舌尖上的回忆—那把水灵灵的鸡毛菜

字体 -

鸡鱼鸭肉在我们的生活里,一直是饭桌上的主角,没有人太在意过,那廉价,普通,却不可或缺的小菜秧儿(也有人叫他鸡毛菜)。其实,每年的夏秋之际,走进集贸市场,谁的目光都会被那一篮排列整齐的鸡毛菜所吸引。水灵灵的绿色,始终静静安抚着生活里那些喧嚣的角落。

读中学的时候,发小已经很会帮助父母打理家事,她的父母因此给了她一些零用钱,让她放学之时,记得给家里带些简单的菜蔬。每一次我们看到那清清翠的鸡毛菜,都会激动地停留下来。好像只两三角钱,就可以抓一把放袋子里,分量大约只有半斤,发友说,那正好够做一顿了。跟着她,我也学会了买菜,然后跟家里主动提出帮忙,母亲还直夸我懂事。

那时候的菜,有时候已经不是农民自己在卖,许多都是二道贩子。人在生意场,心就会越来越贪,这小小的鸡毛菜,本来买上半斤,回家或清炒,或做汤,加些蘑菇鸡蛋,就是很好的夏日小菜。不曾想,小贩们弄了很多水进去,结果看上去碧如翡翠的鸡毛菜,却成了煮不烂咬不动的东西。又因为化肥可以增产,农民们拿到集市上卖的菜,都因为加了化肥而变得清苦。又硬又苦,简直比旧时代的野菜口感还要差。 我与发小没有经验,不小心就上当,最后,家里只好解了我们的职。

到了周末,随父母上街一同去买,才渐渐识得怎样的鸡毛菜才可以买,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要挑全自然的那种。他们看上去,并没有清翠得出奇,长得也细小,卖菜的农民会赌咒发誓地说,绝对没有加化肥。农民都是很迷信的,他们不敢轻易发誓,所以他们的誓言比较可信。

上大学的时候,天天吃食堂,某日傍晚,发现有一小贩挑着卖剩的鸡毛菜在学校门口叫卖,他剩得不多了,我们仔细一看,好像还是全自然的那种,每颗鸡毛菜的根还在上面,泥土未干的样子。 小贩见一群孩子围过来,急急地说,便宜了,便宜了,我想回家了,天色晚了。那正是个初夏闷热的天气,看着那嫩绿的小菜秧人人胃口大开,于是大家决定全买了下来,回到宿舍,有面条的出面条,有鸡蛋的出鸡蛋,有辣油的出辣油,那天一层楼里,人人都尝到了用电炉子下的一碗小青菜鸡蛋面,由于电炉子只有两个,所以这项活动只能在两间宿舍里进行,这两间宿舍关紧了门,里面塞满了尝鲜的学生们,管楼的阿姨估计还是闻到了香味,她那天就没有往楼上跑,洗菜的时候我们还有专人望风,我们中的大姐大说,昨天刚送了她一包鱼皮花生,她应该正在享用吧。我们一直哄到九点多钟,都不想去图书馆看书了。很幸运,那天的鸡毛菜质量很好,一丢面里就熟了,清透清透,还有一丝淡淡的甜。大家的心里鼓满了快乐,却都不敢大声笑出来。

也许那不能笑出声来得欢乐,成就了这顿简单晚餐的完美,它竟是我们一生记忆中非常难忘的一件事情,那种夏日的清鲜淡甜,在这么大个多伦多,竟是无法温习一回。上海青,奶油白,都无法和那一把水灵灵的小鸡毛菜媲美,人生的一些幸运和美妙滋味,果然是可遇而不可求。

鸡毛菜.jpg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茗泉 - 2014年8月21日 15:26

    人生中的很多时候在回忆的时候都定格了,那时的心情,那时的感受,都变成那时的唯一了 :) 这菜青翠欲滴的样子实着好看!很像小油菜。你知道学名叫什么吗?谢谢分享!!

  2. 2. huanghe18 - 2014年8月21日 17:15

    小菜秧做汤是夏日美味!!

  3. 3. olive tree - 2014年8月21日 17:16

    茗泉:你说得真好,这鸡毛菜,在国内也叫做小白菜的幼苗,或是青菜秧子,和这边的小油菜不是一个品种,也可能是一个品种,在这里种就变异了。

    黄河18 :你也爱吃这一口,好像从来没有人吃厌了它。

  4. 4. 牧童之家 - 2014年8月21日 22:34

    你将回忆端上桌了了,水灵静美:) 好色调,很想吃:)

  5. 5. 农家苦 - 2014年8月21日 23:09

    跟小树逛了一回女大学生宿舍,吃了一顿鸡毛菜,算是礼轻情意重吧。“风一吹,誓言就凌乱”这是我大学同学说的,菜农的话也不能全信。

  6. 6. 加国无为 - 2014年8月22日 07:00

    舌尖上的回忆,清新淡雅,这样淡淡的甜,是不会被甜昏的:)))

  7. 7. olive tree - 2014年8月22日 09:51

    牧童:那些逝去的日子,在今天读来,是那么的温馨,留住温馨!

    农家:农家的话也不能全信,这里的博将们经常说离别不离别,不说离别酒再见,我期待你是前者,嘿嘿~~

    无为:我今天一会儿又要去吃朋友的蛋糕了,不想甜昏也不行了~~~~

  8. 8. 云裳华浓 - 2014年8月23日 17:05

    小小的鸡毛菜,浓浓的相思情。

  9. 9. olive tree - 2014年8月24日 08:30

    云裳华浓:本来吃,就是一种情感的交流,只为活着,打针就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