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在多伦多南部的日子

字体 -

落地多伦多的时候,我们全家住在芬治附近的一家移民接待站中,在那里与许多陌生人一起共用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生活非常不方便。

有室友介绍我们看看星岛日报尽快找到栖身之所,我们发现,报纸上可以租住的房子非常多,就用刚刚办好的手机打电话,我们找的房东都是华人。

在雪伯、芬治和世调大道上,有非常多的房子出租,我们天天都有预约,却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住房。 不是太小太拥挤,就是价钱贵得没道理。 当时正好大批华人涌入多伦多,这就让某些房东把租金哄抬了上去。 一周了,没有找到合适的独厨独厕的两居室,不熟悉多伦多的我们,最后被命运安排去了南部。

房东是位十分NICE的香港人,确切地说,他是60年代偷渡到香港的大陆人。 所以对大陆人颇有几分感情,对我们一家照顾得挺好,从搬家到简单家具,他都给予了安排,而且他自己不住在那间房子中,因此我们和楼上的租客非常自由,从来没有人来教训我们什么时候要关灯,暖气也打得很足。

那个小区非常秀丽,是个成熟的西人区,孩子去上幼儿园,那里只有一个华人孩子,他会说国语,老师要求他照顾着点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几天后,就和其他族裔的孩子打成了一片。都是因为有位特别善良的白人孩子,帮助他很快学会了简单口语。

每次去接孩子,都特别开心,很大的几大块球场就在小学校的后面,绿茵茵的草坪,还有秋千,和平鸽,小松鼠,板凳狗,在儿童活动的小公园里,有小滑梯,小单杠,有些白人女孩子,五、六岁的样子,把秋千荡得此起彼伏,初到多伦多的我们感觉非常陶醉。

我们家对面住的是一位年迈的西班牙老人,他有一群子女,只在周末来看他。他很喜欢小孩子,常常要他的孙子们带着我的孩子一起玩。他家的前院种了许多花草,非常整齐灿烂,特别是郁金香,品种非常繁多,他竟然把纷繁的品种种出了个圆形的图案,我最喜欢那种镶着白边的淡紫色郁金香。 有时候,他在前院打理花园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他和他的太太一开心,就采两枝玫瑰给我。我那时候连花瓶也没有买,就把他送的玫瑰插在喝空的饮料瓶子里,放在小饭桌上有一缕阳光的地方,我们的日子一下子就浪漫起来了。

西班牙老人的后园,种了许多黄瓜和雪豆,开花的时候,橙黄的大花,细碎的小紫花,互相辉映出了居家小田园的风情。南部许多房子都没有围栏,但是那个小区在那个时候,却没有人家的院子里会遗失什么东西,我们天天看着那些黄瓜和豆子一点点长大,待到收获时节,西班牙老人用小篮子和小盆装了许多给我们,我们客气,他便说,那是他自己院里种的,绝对天然新鲜,多给小孩子吃。

我们开始不知道那里附近也有华人超市,西人食品有点吃不来,与他的闲聊中无意抱怨了两句,他马上就开车带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华人超市,我们第一次买到青菜、白菜、萝卜和豆腐。

在南部的4个月里,有这位慈祥的西班牙老人的关爱,我们度过了初到多伦多最艰难的日子。后来我们在北部找到了工作,不得不搬家,走那天,老人从家里抱出了好大一只玩具熊,要送给我的孩子,孩子正好和他的同学在那里依依不舍,抱着老人的大熊,就哭出声了。

每年我都要去南部一次,去看两家人,一家是当年的西班牙老人,一家是孩子最初交的那位白人同学,那位白人小男孩,在我孩子一句英语都不会说的情况下,把他带入了加拿大式的童年。

分享博文至:

    15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10月4日 11:45

    我们是自费留学过来的,一落地就到学校, 少了一些生活上的挣扎。不过当时留学生不能校外打工,说起来新移民还是比较幸运的。辛苦只有回首看看时才会体验出来。

  2. 2. 七成新 - 2014年10月4日 12:45

    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当然这里面有苦有乐。

  3. 3. Simon ZZ - 2014年10月4日 13:45

    按树妹的说法我应该算是久居南部的市民,喜欢城里的多元和能量。

  4. 4. olive tree - 2014年10月4日 18:08

    鸽子:留学过来,移民过来的,各有各的酸甜苦辣,那段日子,谁都不会忘记的。

    三成旧: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各有各的辛酸,各有各的精彩。。

    平兄:能坚持在那里住挺好,那里给人多伦多老区的感觉,似乎多城的文化,也更多地沉淀在了那里。

  5. 5. 姗姗而来 - 2014年10月4日 18:47

    初来步到,遇上好邻居确实是件幸事,小树也很懂感恩,每年都去探访老邻居。

  6. 6. olive tree - 2014年10月4日 19:54

    姗姗:两个小孩很想见面,开始两三年并没有都去看两位老人,环境好了,看到小孩卧室里那只玩具熊,无法忘记那位西班牙老人。

  7. 7. 呱呱 - 2014年10月5日 00:09

    回想过去,有非常相似的经历。我们最初住Queen & Pape

  8. 8. 冬凝 - 2014年10月5日 01:16

    我来多时曾在greenwood附近租住,房东是一位独居的80高龄的老阿姆,台山人,长得很富态端庄,我们相处十分融洽。我曾跪在地上一寸一寸的帮她清洗地面,她告诉我已经有10年没有清洗了,她腿痛时几乎不能动,我和先生一起为她按摩,托人从国内买药,老阿姆对我们也非常好,每天儿子下午放学回来,上楼还没放下书包,老人就站在楼梯口喊他,不是一块她做的广式奌心就是一个水果,儿子已经是16了,有时一奌不想吃但听我的话还是高高兴兴的下楼收下,看到老人欣慰的眼神我知道老人太孤独了,30多岁守寡,靠打工守住了这栋大房子,女儿每个周末来一次带她买菜,买回来从不在家停留。那年圣诞节阿姆高兴地喊我下楼,原来阿姆早己穿戴整齐坐在门厅,她高兴地像小孩子一样告诉我:她女儿一会要带她去歺馆吃饭,最让我不能忘记的是很晚她回来后,又把我叫下楼,送给我一大堆她们没吃完带回来的打包,我不忍伤老人的心,假装高兴提上楼后全扔进垃圾桶了。当我们买了房子要搬走时,阿姆拉着我的手哭了四,五次,我也很舍不得她,我们之间因为方言的问题,沟通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彼此的心都懂。搬走后我回去看她好几次,总是房子空无一人,最后一次去时,老外工人在装修,原来房子已经卖了.我想老阿姆可能去老人院了也可能⋯。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也许阿姆在天堂里,祝她快乐!

  9. 9. 加国无为 - 2014年10月5日 08:44

    住北边的时候,喜欢去南方买菜,现在住南边了,喜欢去北边买菜:)

  10. 10. olive tree - 2014年10月5日 09:19

    呱呱:那里是DOWNTOWN,我原来住的是南部偏东一点,在丹佛士交坚尼,还记得有个二十路车。

    无为:这样就多了个游车河的机会,人要是活动区就在家门口,非郁闷惨了不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