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你是否还在等待我

标签:

沸腾的时光真的走了 握着老树落下的情书 飞去了 埋在大地心中的家乡 寂静的深秋真的走了 穿着初雪制作的白纱 飘逸着 是要去做谁的新嫁娘 初雪融尽的早晨 只因为多看了一眼 窗外的萧瑟 便收到了 秋天留下的最后一笺短信 。。你是否还在等待我。。 那些 红了一季的芬芳 绿了一季的飞扬 醉了一季的心香 在那个飘雪的日子 曾经艰难地回眸 却留不住最后一抹晚霞 旅行中的白云 仙境… (阅读全文)

我认识的一位女扮男装的白人女性

那年夏天,我工作的公司,生意特别红火,老板说,要再招几个人。 那几天,天天有人排着队来。那是一家纯西人公司,要招的人,主要是出外勤的,所以大多是身高体壮的男性。 有天吃午饭的时候,老板跟为数不多的办公室人员商量,有个很特殊的人来应聘,他说这人剔了个光头,男性打扮,但是,简历表上填的是女性,看起来像个LESBIAN。 当时的我,并不懂GAY或者LESBIAN是什么意思… (阅读全文)

粗茶淡饭暖冬寒(2)

标签:

活在冬天里的人,不要忘记尽可能的为自己、为家人做点什么。 家里如果有鱼和豆腐两样食材,你一定会把这两样东西合起来去做一道滋味美美、营养丰富的好汤。鱼头豆腐汤,鲫鱼豆腐汤,是儿时的饭桌上经常出现的美味。用来炖豆腐的鱼头,可以是胖胖的鲢鱼头,也可以是略显清瘦的青鱼头,前者鱼肉很丰富,光喝汤吃肉,就够一个人吃饱肚子。 后者鱼肉少点,肉质却更加细嫩,也没有… (阅读全文)

人生如戏,你希望自己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你喜欢看电影吗,当你沉浸在一部好戏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的人生,就如同这样一出舞台剧?起伏跌宕,思绪万千。你喜欢什么样的角色,你希望如果你也在戏中,你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童年的我们,爱看那些充满童趣又有正义感的动画片,比如蓝精灵,比如花仙子,比如聪明的一休,简单纯真的我们,多么希望善良正直的蓝精灵,能天天斗败可恨歹毒的格格巫;多么希望纯洁美丽的… (阅读全文)

两次婚姻都失败的女人(25)

人们常说,不历经风雨,哪里能见到彩虹,而实际上,历经了风雨,却并不能次次见到彩虹。 比芳失业的消息,让孟远已经无心再作什么糖醋排骨,把外面收拾好,为比芳倒了杯热水,扶着比芳在床上坐好,比芳还未说话,又先落泪:“小远,我跟管工大吵了一架,他们太欺负人了。。。!” 原来,比芳在单位里受了大委屈。她本来做得好好的,将近一年的时间,一直勤勤恳恳,上个月,对她… (阅读全文)

粗茶淡饭暖冬寒

标签:

才十一月中旬,天就这么冷了,秋到深时便是冬,当温度降到冰点以下,即使人们很希望冬天从十二月份才开始, 却也不能不承认,在多伦多的我们,已经活在了冬天。 一直想在雪天里为家人做个药膳鸡汤,冬天里,鸡汤会让人想到有妈妈的家,可惜就是没有买到非常好的一只具有童年味道的鸡。 鹌鹑, 听起来很朴素的一种家禽,其实营养并不输给老母鸡,而且还不太油腻,味道也十分鲜… (阅读全文)

两次婚姻都失败的女人(24)

人在心情好的时候,看什么都顺眼,人在自己的路走得顺利的时候,有点可能性都想做好事,以此焕发一下内心里那已经被世俗弄得缺氧的善良。 孟远在电梯里碰到一白人老太太,平时他也常常碰到她,老太太很爱说话,见到任何一个陌生人都会主动去打招呼,只要您回应了她,她立即打开话匣子,和你聊个没完,孟远以前和她说点话,都是想练练英文,今天却不同了。 孟远一见老太太就主…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精酱鸭件

标签:

鸭子,虽不能算作山珍海味,它的肉却能给人与众肉不同的口感和味觉享受。 儿时,要吃一次鸭子并不容易,那时候,吃肉要凭票,市场上几乎看不到活鸡活鸭活鱼卖,要吃这些鲜货,都是乡下有亲戚上来的时候,他们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让家里的日子马上就冒出点火热的气氛。 那时候,并没有盐水鸭卖,卤菜店的兴起,大约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满街都是卤菜店的时候,菜… (阅读全文)

留住温暖,把爱深藏

标签:

一场初雪的试探 将如梦的秋华 消融在灰色的天空 多情的春天 灼热的盛夏 丰硕的秋日 被岁月悄悄安好了 飞旋的马达 短暂于 人们流连忘返的视野 那些 从幼年就种下的理想 凝固在了 季节的三岔路旁 等待 是永恒不变的乐章 会呼吸的痛 许诺着一份善良 就让雪 再一次 纯净这个世界 让恼人的忧烦 僵死在它 堕落的躯壳 只要 心依然能呼吸到一丝温情 只要 阳光把爱的壁炉 装进你的心房… (阅读全文)

冬天,暖气打到多少度最舒适

我在来加之前,听已经移民这里的亲戚说,这边室内一年四季都温暖平和如春,基本最常穿的衣服,就是短袖和棉袄,那些夹衣夹裤都没有太多机会穿,毛衣毛裤就更不需要了。 结果,我们登陆的那天,已经是四月中下旬,天空仍然飘着小雪,我们住进的那家移民接待站里,却并没有打暖气。我们深夜到达那里,穿着小棉袄,冻得浑身发抖,直到太阳出来,接待站的主人把我们招到小厅堂的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