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 的存档信息

舌尖上的回忆—生煎包子、锅贴饺子

标签:

冬天,最爱睡懒觉,儿时的我,大人连哄带骗好几遍,都一直往被窝里缩,特别是周末,常常睡到日上三竿。父母亲叫了几遍,见不管用,大约也是心疼我平时上学早起的辛苦,就暂时放弃,忙自己的去了。每到这时,我就能猜到,今天大概又会有特别好吃的早餐了。是生煎包子,还是锅贴饺子呢? 父亲在上海读过几年研究生,对上海的生煎包子有一种特殊的爱好。父亲读书时,家境极端没落… (阅读全文)

是什么,柔弱了女人的容颜

标签:

是什么 柔弱了女人的容颜 是吐露芬芳的路上 遇到了坎坷 还是展露风姿的岁月 被谁捆绑了手脚 或是 她孕育的每一朵欢颜 用尽了她所有的坚强 。。。。。。 是什么 柔弱了女人的容颜 是生活千丝万缕的纠结 缠住了她梦中的追求 还是暴风雪的呼啸 强行熄灭了她心中的篝火 或是 她用思念缝制的尊严 全部送给了她深深爱着的男人 。。。。。。 是什么 柔弱了女人的容颜 是贫瘠的土壤 断… (阅读全文)

年味里的幸福—元宝鱼、鸡蛋饺

标签:

过年的时候,老人们都爱说一句吉祥的祝福,就是年年有余。为了这句吉祥话,老家的父老乡亲在过年的时候,就自然形成了一个风俗,那就是年饭的桌子上,必然会做一道红烧鱼。 每家做鱼的方法都不太相同,但是大多数人家选购的鱼,都是鲜活的鲢子鱼或鲫鱼,这两种鱼都不贵,鱼头胖胖的,也有人把他们叫做胖头鲢,鲫鱼肉质细嫩,胖头鲢的鱼头,其实比鱼肉要好吃很多倍呢。 过年的… (阅读全文)

年味里的幸福—云片糕、橘子糖

标签:

又是一个异国他乡的中国年,华人超市里,许多带着记忆芬芳的特色小年货等着想家的人去选购。好像什么都有了,就差我小时候常常吃的云片糕和桔子糖。 云片糕,是家乡各家必备的过年小茶食,特别是有小孩子的人家,一定会买云片糕,那不仅仅是因为这种小茶食甜滋滋的好味道,还因为她的名字里的那个糕字,给了小孩子们一个好彩头,就是过了年快快长高的意思。 云片糕有很多品种… (阅读全文)

八年前的除夕夜

标签:

八年前,也是一个除夕夜,一个非常想家的我,打开了电脑,翻开51,走进那个叫做博客的地方,找寻那让我感觉温馨的文章。 随意转了一圈,看了自己曾经留给博友的一两个脚印,都被那么甜甜地回复着,突然就动了自己也写一篇的念头,于是,几行思念从笔端流出,然后看着草稿,一个字,一个字敲进了电脑。开始了我的博客生涯,写下了我生平第一篇博客。 我的第一篇小文很快就被挂… (阅读全文)

往事随风—情人的眼泪

标签: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情人,情人间的爱,是被关在幸福门外的浪漫。情人,不是爱人,不是恋人,即使,他们真心相爱,即使,他们真是有情人。 恋人,是青春写出的简体诗,是走向红地毯的珍惜,是唱出甜蜜的情歌,是等待圆满的真挚。 爱人,是围在壁炉边的闲聊,是录在卧室中的夜话,是煲在鸡汤里的温情,是走在庭院里的脚印。 情人,是婚姻墙外的风铃,是… (阅读全文)

红颜不薄命,谁薄命?

高中时,我们班转来了一个女生,非常漂亮,她的那种秀美,比一些电影演员还要令人心动。 她肌肤雪白,瓜子脸,下巴娇俏,眼睛很大,眼珠儿黑黑,透着一般人没有的灵气。她鼻梁挺巧,嘴唇饱满娇小,且天然红润。她剪了个童花头,发质很纯,整齐乌黑,闪动着自然的光泽。她的个子大约一米六六、一米六七的样子,不胖也不瘦,身材匀称,腿特别修长,无论穿裙子还是穿裤子,都给人…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金华火腿

我的家乡,有一种非常美味的腌渍食品,被称作金华火腿。 这是一种用传统工艺制作的美食。在我的幼年,吃肉还要凭票的计划经济中,人们想的不是他健康不健康,而是他能给一道菜增添的那种特别的好滋味。 他看起来,有点像自家腌渍的咸肉,却要比普通的咸肉要美味很多。 金华火腿十分昂贵,我记得幼时跟着父亲去南北货商店,只要看到有火腿到货,父亲都要买一点。不同的部位要不… (阅读全文)

想念。。。

标签:

我知道 这飞扬的七彩 不属于这苍凉的冬天 但 我想念 我忍不住 在一片白茫茫的浅淡里 想念你七色的 风采 于是 推开所有的寒冷 默默地寻找 你的方向 你在冬阳里 竟是笑得那么 安详 仿佛知道 我的想念 已经结成了崭新的鸟巢 等着 春燕衔着你的关怀 来到我的屋檐下 将你的七种祝愿 填满我对春天的向往 让冬梦 也变成了 花开的摸样 想念 想念就在心跳里 想念 想念就在气息中 无论狂… (阅读全文)

你是否真正了解自己?

你了解自己么,有没有发现,了解自己其实比了解他人更难? 自卑的人以为自己全是缺点,被人赞美了,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优点,还那么不敢相信。自负的人以为自己全是优点,被人批评了,还觉得是受了委屈。快乐的人,以为只要自己快乐别人就会快乐,不曾想快乐竟然也成了他人的忧伤,忧伤的人,独自哀愁,以为不会影响到任何人,却也可能因此减弱了他人的狂欢。 我们以为做的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