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8日 的存档信息

乡情—被记住,是幸福

回到从小长大的故乡,尽管整个城市早已经改变了模样,大街小巷只有仔细捉摸,才能找到一些昔日的影子,但走在童年走过千万遍的小路上,常常还会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 那天,发小要我去她那里玩,走到她家大院门口,就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她是一位六十来岁的女性,一见到我就问,“小叶,你还记得我么?” 她是我在幼儿园时的老师,确切地说,她是我们幼儿园管总务的老师,偶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