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三十年(十七)

字体 -
标签:

这是个雾雪朦朦的傍晚,兰一家三口和大周一家三口相约在小城北边颇具名气的酒楼里,兰到的时候,大周一家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大周的大儿子一看到父亲喊他们,就热情地迎了过来。

大周有两个儿子,都已经工作了,过年前拿了假回来看父亲,这次回来就想为父亲解决好生活上的事情。开始他们并不赞成父亲的决定,是因为觉得兰的家庭状况太复杂了,父亲几乎图不到任何实惠的东西,还要帮他照顾家里孩子和大人,可以说,他们原来觉得父亲是做了个可怕的决定,兄弟俩软抵抗了好久,也给父亲介绍过其他人,谁知人到中年的父亲就是一根筋地喜欢这位兰阿姨,兄弟俩想到自己都工作学习在外地,父亲的生活没有人照顾不行,既然父亲心里只有兰阿姨,两个孝顺的孩子让步了。

兰面对大周一家人,有些不知所措,其实就算是大家心里都打开了那个结,有些话还是不能在面上说,这顿饭就是为了让大家互相认识认识,兰稳了稳心,和大周的两个孩子寒喧了一翻,她可以感觉到,两个孩子为了自己父亲,非常尊敬自己,对她的孩子也十分友好,还拉着琴坐在兰和大周中间,琴躲闪到哥哥身后,兰为免尴尬就让琴去柜台多拿些干净的纸巾。琴知道母亲为自己解围,答应了刚要离开,身后又来了一群人,琴转头一看,竟是方子一家人。

方子就是琴的同学,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半大小子,因为上次给琴送去毛线和苹果,兰也认识了他。方子看见琴就乐颠颠过来和琴打招呼,自从上次的事件,琴也不讨厌方子了,在班上方子还是自动地充当她的保护神,时间长了,琴心里对方子多少有几分特别的感觉。方子来打招呼, 琴就向哥哥和母亲介绍, 兰伸出手和善地拍拍方子的肩膀,方子妈突然不客气地冲过来,拉了方子就走,兰一家人顿时有说不出的难堪,大周斜了方子妈一眼,赶紧招呼兰坐下,大周的大儿子看出了端倪,和弟弟交换了眼神叹了口气。琴敏感地看到了他们的叹息,说了句我去拿纸巾就逃了开去。

走到柜台边发现方子一家就坐边上,还好方子和他妈妈都背对着自己,琴刚想问服务员要纸巾就听见方子妈怨声怨气的声音:“你跟那个丫头走那么近干什么,那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家庭,自己家里一个丈夫, 外面又搞一个,还公开来吃饭,我们家人清清白白的,你可别给我惹麻烦,看那小妮子也不是什么好货,小小年纪妖精模样的。。。” 。 琴不能再听下去,转身跑去母亲那桌,兰看她神色不对,问她纸巾呢,琴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拿。

琴诺诺地答着:“我忘了,我再去。” 转身又离开,庞看着妹妹的背影觉察出了什么,却也不能点破。

琴快速地走着,对自己说千万千万别让妈妈和周围人看出来,可是刚才方子妈的那席话仍然污浊着酒楼里的空气,琴觉得窒息,就奔进洗手间,一看镜子里的自己,早已经泪眼婆挲,琴慌忙打开冷水,一遍遍浇到眼睛上,却浇不灭心里的委屈,琴捂住嘴让失控的哽咽压抑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

许久,许久。。。琴觉得可以正常喘息了,才离开洗手间,可是她还是忘了拿纸巾,没有人再问她,庞看见她乖巧地坐在了兰和大周伯伯中间,大周的二儿子默默站起来去拿了纸巾,分配给每个人,到琴面前时多分了些,“琴,你喜欢吃什么,我们给你点吧!” 琴没有抬头,向母亲那边移了移,庞心里一阵担心,他了解琴,琴不说话,心里就是有什么事。

服务员们开始上菜了,大周一家显然东道主似地忙着给大家夹菜,其实经过刚才那一幕, 谁都没有好胃口,大概是为了给对方面子,大家都装出轻松的摸样,大周给琴夹了块红烧牛肉,问琴是否喜欢,琴就只管点头,然后往嘴里塞,大周看她吃了,就又给她夹了块,琴又放进嘴里,咀嚼着,咀嚼着。。。,庞发现不管谁夹菜给她,她就那样放进嘴里,可是分明,她无法下咽,庞的心痛了起来,大周的大儿子坐在庞的边上,很主动地和他说着话,好象是说些什么将来大周和兰怎么住的问题,又说了会给他们些钱送父亲去疗养,那意思是要给母亲和大周一个自己的家。见庞一直不语,大周的大儿子有点急切地推了庞一下,“我们边上说会话去!” 庞不放心地看了妹妹和母亲一眼,只好离座。

走到外面大厅, 大周的儿子摊牌了:“ 兄弟,我不为别的,就为了我父亲,我知道他们两情相悦,” 说到这里他打量了一下庞那张稚气未脱的脸:“ 你爱你妈妈吧,我相信我父亲能给你母亲带来快乐,这些年, 我也和你母亲接触过,是个好女人,难怪父亲。。。唉, 我不图你们家任何东西,父亲会负担你的学费和你父亲的住院费,你知道吧,我们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只要你们点个头,我们就开始行动了!” 庞皱着眉答:“我的学费不用你父亲,我家有! “你家有?!” 大周儿子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了:“你第一年的钱就是我父亲给的,你不知道?!” 庞听言觉得脑子一下僵住了,血慢慢涌上头顶,顿时觉得自己矮了半截,头也不想抬,他不希望母亲为了这个而接受大周,更不想为了钱让自己的灵魂和家庭蒙羞,庞有些站不住了,“你让我想想。。。”。 便转身回去。

饭桌上,大周正拍着琴的脑袋问:“ 琴,告诉周伯伯, 还要吃什么?!” 琴摇了摇头,大周看着母亲笑了下,拿起脚边的小包,从里面拿出一件融毛的小大衣:“我给琴买的,以后你缺什么就跟大周伯伯说好了!” 琴嘴里依旧塞满了东西,摇了摇头,兰对女儿说:“谢谢你大周伯伯啊!” 琴微微抬起头,眼睛下意识地看向方子那边,目光正好和方子妈鄙异的眼神相遇,琴“哇”地一口吐出了嘴里的东西,匆忙一句:“我什么东西都不缺。” 就迅速逃离座位,连外套都没有拿就飞奔而去。庞也象剑一样弹了出去,张灯结彩的小街尽头,琴粉红色的小身影一闪,便淹没在了人流中。

分享博文至:

    26 条评论

  1. 1. globe - 2012年1月18日 14:09

    小树好勤奋!这一家子真难啊,我一直替他们着急着呢。

  2. 2. olive tree - 2012年1月18日 17:09

    问候GLOBE,路只要能走下去,风雨过后也会现彩虹!

  3. 3. 百艺 - 2012年1月18日 17:25

    一家有一家难念的经 。。。这句话被树儿的小说发挥到极致

  4. 4. 石竹苑 - 2012年1月18日 21:06

    是啊,世俗的目光,人言可畏。 小树真是勤奋,要向你学习啊,

  5. 5. olive tree - 2012年1月18日 21:42

    百艺,平常人的日子里总有许多无奈,可也还要生活下去呀~

    石竹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呗,那是最高境界啊~

  6. 6. 蒙茶茶的午夜茶 - 2012年1月18日 21:53

    人家的阳光是很难担当的,尤其是那些自以为什么都知道,做正义的卫道士的人。写得细腻,辛苦了!

  7. 7. 千万里之外 - 2012年1月18日 22:39

    生活呀生活。

  8. 8. 苏而 - 2012年1月18日 23:59

    这琴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婚姻啊? 不要被家事连累了心。。

  9. 9. 加国无为 - 2012年1月19日 01:21

    我角得他们是在错误的时间和正确的人一起吃饭。。。现在就一起吃饭,似乎时机还不成熟…

  10. 10. olive tree - 2012年1月19日 08:47

    茶茶, 是这么回事, 现实中就是这样的,钱要自己挣的才用得舒服。。。

    千万里,我没有导致你心事重重吧?

    苏而,你就最明白,琴是有段很坎坷的情路~~

    无为, 所以好多事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且要等时机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