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三十年(46)

字体 -
标签:

祺祺迅速褪了鞋子奔过去,“ 小姨, 是我的,是家里打来的,我上去接!”

祺祺顾不得看任何人的表情就迅速奔了上去,邱章满头雾水地看着她, 那么匆忙、急迫、慌张, 哪里象接家里的电话?

小姨他们累了, 抱着在车上已经熟睡的孩子们,就对邱章打了招呼, 让他回去开车小心点,自己就忙去了,厅里就只剩下了忐忑不安的邱章。这种不安让他不想就这么离去, 看着楼上, 他矛盾着是否要上去, 十分钟, 二十分钟,半个小时,邱章很想等祺祺接完电话再和她说说话,爱情这种东西, 越是若即若离,越令人痴狂, 可是,这么长时间,祺祺还不下来。

邱章烦躁起来, 竟不自觉地上了楼,在祺祺屋外偷听一下,一听才发觉祺祺那嗯嗯呀呀的声音显然不是在和家人说话,渐渐地,那种情意绵绵越来越浓, 邱章的心痉挛起来,那种耻辱感让他瞬间疯狂。他想推门进去,又恐惊了小姨一家,只好强压着怒气, 飞奔下楼,躲进车里,点着了车子,打开音乐,正好是那首“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歌声响起,邱章猛踩油门, 车子迅猛地飞跃而出,在寂静的夜里,狂奔, 发泄。。。

第二日,说好了邱章要来吃午饭,时间到了,却不见人影,小姨电话过去,很久很久才有人接,是邱章那迷迷糊糊的声音,小姨骂他怎么还懒觉,谁知他竟把电话挂了。大家闷闷地吃完了饭,小姨希望去看看,因为还要商量出去旅游的事啊。祺祺不得不又跟了去。

邱章有一间自己的公寓,一室一厅,他原本想等着祺祺和他完婚后就去买个独立屋。这会子,他一个人埋在沙发里,觉得自己的打算真是可笑,迷糊中,听到门铃响, 他真不想去开,这种时候他只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但是听着小姨左一声右一声的呼喊,实在不忍心,于是开了门, 却无法装出笑容来。

小姨一进屋里,被满屋的酒气熏得差点晕过去,再看邱章这个人,好象那一夜尽忙着长胡子了。祺祺低下了头,她以为是自己昨晚跳舞时漏出了破绽,看着邱章这样心里也不安,她不敢走近他,远远地问:“ 你怎么了?” 邱章没有看她转过身去,玻璃橱上,模糊地印出他的脸,那脸上分明有泪痕点点。

小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笑了笑,“ 哎呀, 这出去玩的事怎么说啊!”

很长时间没有人言语,小姨尴尬得一边收拾屋子, 一边没话找话说点什么,邱章愣了一会, 有点冷漠地说:“ 小姨, 我不去了。”

祺祺一听便松了口气, 邱章回头,看见祺祺那马上释然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有多么得恨,祺祺被他那种眼神吓了一跳,想和小姨先回去,小姨刚刚答应了,邱章看着转身而去的两个人突然冰冷而坚定地说:“ 姨, 你先走,祺祺留一下,我们有必要单独谈一谈!”

祺祺心一沉,果然,该来的就会来,祺祺看着邱章那布满血丝的眼睛, 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

祺祺的留下,让邱章多少恢复了点理智。他想着给她倒个什么饮品,知道她喜欢苹果汁,就自然而然地为她倒了满满一杯,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份关切依然没有因为恨而改变的时候,心立即为之一颤,端过去时,悄然红了眼圈。

“ 告诉我,他是谁,” 邱章看着祺祺那张令他着迷的脸,直接了当地问。

“ 对不起。。。” 祺祺看懂了邱章眼里的东西,她知道她将要告诉他的这个故事,是他难以接受的。

“ 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我想我的二十万值你的一份诚实吧?!” 邱章的脸有一些扭曲。

祺祺低下了头,把自己为何要出国的原因和关于庞的事情都交待了一遍,当她说到以后她和庞会挣了钱还给他那二十万的时候,邱章腾地站了起来,“ 住口,还给我二十万?!你们简直无耻,就算你多少年后能还给我二十万,那我的脸,我的面子,我的尊严谁还给我, 还有。。。还有我付出的感情,直到现在还在付出的感情呢,你拿什么还给我?!”

邱章无法再掩饰自己的恨,痴狂的心被无情地玩弄, 把他从人变成了一只受伤的狼。

祺祺在怯弱中无力地挽救:“ 我们可以多还一点,你要多少都可以,我们慢慢还。。。”

“ 我们。。。我们。。。你怎么还能这样毫无顾忌地在我面前这样说?! 我是人,不是木头,我的心是血肉铸成的,不是玻璃钢做的,祺祺, 你顾及过我的感受吗?!”

邱章越说越疯狂,祺祺见无法劝说失去理智的邱章, 想夺门而逃,却被邱章一步步逼向沙发,祺祺觉得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

“ 我不要你还钱,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我要你心目中的那个人痛苦一辈子。。。” !此时的邱章恨不得毁灭了整个世界。

祺祺不再反抗,是债,她总是要还的,只是没有想到她要还出去的是自己和庞一辈子的幸福。

不再反抗的祺祺让邱章略微平静了一些,看着自己心目中那圣洁的白玫瑰将要被自己捏成碎片,扔进污浊的泥泞中,然后任由命运的车轮践踏,他那颗因为受伤而失去血色的心,竟然在颤抖中痛了起来,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这朵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白玫瑰。。。。。。果真爱过,又何必伤害?!

等待着世界末日的祺祺, 感觉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平静,她不敢睁开眼睛,惊恐中,有两滴温热的泪洒在了她的脸上,祺祺睁开眼,是邱章那爱恨交织中的眼神,那眼神迅速钻入了祺祺粹不及防的心。

邱章扶起了她,低着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送你回去,二十万,你可以不还,但我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分享博文至:

    15 条评论

  1. 1. 百艺 - 2012年5月28日 13:22

    小树真油菜,琼瑶阿姨的故事是不是都是你代笔的啊。。。。 赞美 由衷的

  2. 2. 石竹苑 - 2012年5月28日 13:47

    嗯,邱章应该听这首歌:“~~~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3. 3. 午夜茶-茶水博士 - 2012年5月28日 13:50

    君子对抗小人啊,经典。。。。

  4. 4. olive tree - 2012年5月28日 14:57

    百艺, 哪里能和琼瑶阿姨比, 她是真正的天才, 我曾是她的粉, 但…很感谢你的鼓励~~

    老石, ”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是当代人非常应当思考的问题吧

    茶茶, 不是小人与君子的对抗, 是爱和恨的对抗~~

  5. 5. 行人 - 2012年5月28日 14:58

    匆匆忙忙中驻足读来,能够付出一份真情真好,要有在真情中受伤的准备, 支持情不自禁!

  6. 6. 加国无为 - 2012年5月28日 15:15

    你看,你看,小邱是多么好的人啊,如果是我就会说:“好,给你们一个机会,单挑去吧。。。”

  7. 7. 阿妍生活日志 - 2012年5月28日 15:40

    这个,这个,这个事还有公平竞争的?

  8. 8. olive tree - 2012年5月28日 16:21

    行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 你也是位知情知性的人, 谢谢支持, 深深祝福!

    无为, 我记得你以前同情庞的, 还要他赶快读托福出来的, 邱的确是个不错的人,可是谁更适合祺祺呢?

    阿妍, 这个是邱章为爱找的借口吧, 他不原放手才做了这样的选择~~~

  9. 9. 加国无为 - 2012年5月28日 16:52

    人生大多数时间不过是在逢场作戏,哪来那么多天长地久。所谓的海誓山盟不过是骗子哄傻瓜的游戏罢了,又何必那么认真呢, 那些生命中躲不开、逃不掉的,叫做宿命,再怎么垂死挣扎也无济于事;那些生命中错过的、失去的,叫做回忆,虽然甜蜜美好,也只能很痛并快乐着去忘记。两个人成长在不同的环境,几年后的意识形态都会格格不入,相爱于江湖,相忘也在江湖~~~ :-P

  10. 10. 石竹苑 - 2012年5月28日 18:10

    无为说得咋这么透彻涅,咱得换副眼镜再来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