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禽流感与回国

早在今年二月中的时候,我就定好了回国的机票。计划中,这次回国要陪母亲回她的老家看一看。父母都已经年老体弱了,特别是妈妈,前几年摔了一跤,等我过几个月回去时才发现她被小医院的医生误诊为扭伤,结果没有注意治疗,母亲那么优雅的一个女人,背就驼了。这导致她走路渐渐变得很慢,所以没有我在,只依靠父亲,她不能长途远行。 母亲早就说她很想她的亲兄弟姐妹们,也想给… (阅读全文)

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下)

有一些爱情,是一种写满沧桑和辛酸的故事,虽然是故事,却比现实生活要迷人。 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而我,是那个唯一碰巧撞见她心事的人。 之前,在我们的闲聊中,我知道她有家有孩子,爱人长期在国内工作。以前她经常在说笑中告诉我,他爱人给她发很多趣味灌水,她还让我看她爱人发来的那些图文并茂的趣闻。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她就没有再跟我提过她爱人的E。 直觉告诉… (阅读全文)

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上)

  她,是我在加国认识的同学。 走进加国课堂前,我以为,我会坐在一群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中间。报考的时候,就发现来的人,都是和我一样的华人。 果然,我们班上,除了几个印度和中东人外,大多都是黑眼睛、黄皮肤。 她,本来坐在我的斜后方,我们很少有机会交流。 她是个看起来和我完全不一样的女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后来会做朋友。 她的英文不是太好,每天都听到她和邻座… (阅读全文)

一双好鞋走天下

鞋子,是踩在脚下的东西,时尚而并不富裕的人们,做了流行的头发,买了精致的时装,低头一看脚,哎呀,要省钱,就在这个踩在脚下的鞋子上省省吧。 其实,过去的人,穷得没有办法在乎一双鞋子。父亲读书时,四年,就一双破布鞋,连双袜子都没有。雨雪天,鞋子破了,脚泡在冰水里,扎骨得疼。工作了,他把钱都给了他的父母和弟妹,还是不舍得给自己买双好鞋。和母亲恋爱了,给母… (阅读全文)

人生中最快的二十年

我记得自己的二十岁的生日,盼了好久才过到。 按风俗,我的二十岁生日是在十九岁那年过的,过了二十岁生日,就可以象大人一样拥有很多自由。 从十三四岁起我就拔着手指数自己什么时候长大,什么时候可以象成熟的女子一样,不用处处受父母的约束,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打扮自己,和自己喜欢的朋友交往,看让自己心醉的言情小说,模仿当时最流行的歌曲和最火的歌手。 那时候,我并… (阅读全文)

人与宠物

  去老友家吃饭,老友家添了一位新成员,叫做松鼠犬,松软棕色的长毛下,有一张孩子般俏皮的脸。看见我们进门,异常兴奋,朋友说,他就跟孩子一样,喜欢家里有人来玩。 他对着我们一家寻视一阵,最后友好地扑向儿子,然后就粘在他屁股后面,儿子去哪儿,他跟哪儿,儿子往沙发上一坐,他立即也跳上去,趴在他边上,时不时吐个舌头,儿子显然也开始喜欢他,于是对他扮了个鬼脸,… (阅读全文)

今天,你吃早饭了没有?

早饭是人一天最主要的营养来源,不吃早饭,影响健康,影响寿命,影响心情,影响生活。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从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到开始上班,我们每天为学习,工作,爱情,家庭而忙忙碌碌,忙碌中,虽没有饿着自己,也有机会品尝各种美食,却没有注意到,我们最容易忽视的,就是早餐。 读书的时候,我是那么地爱睡懒觉,妈妈喊起来,迷迷糊糊,那热呼呼的稀饭,根本是来… (阅读全文)

幸福快餐–甜品的魅力

十二岁那年的生日, 小姨来看我, 带来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生日蛋糕。 那以前,我吃过两种普通的蛋糕,一种是油纸包着的小圆蛋糕,味道浓厚。一种是淡黄色梅花状的蛋糕,口感清淡,带着蜜糖的味道。我以为这就是世间最美味的甜品了。 看到小姨带来的生日蛋糕,才知道,甜品不仅仅是甜的,更应该是色彩斑斓的,如果再加上燃起的十二根蜡烛,甜品还包括了小女孩的梦想。小姨的这个… (阅读全文)

雪天,更要保养好你的车子

今年冬天来临前,先生说他的车要换胎了,我仔细一看,两个前胎都几乎磨得看不出皱纹了。这家伙现在才讲,也太疏忽了。 换了胎,做了四点平衡后,我说换了刹车片吧,他偏说开高速对刹皮损耗少,就没有去换。 今年冬天起初没有什么雪,他天天开着车去上班自觉安全得很。我也就不操那份心了。 前段日子,突然下了大暴雪,他开着自己心爱的坐骑历经了两个星期的风霜雪雨后,那坐骑… (阅读全文)

幸福快餐–茶香阵阵

很欣赏加拿大的长周末,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个,如果连休三天,很利于小家庭聚会和出游。 我们来加拿大的第一个家庭日,朋友说要请我们喝茶,带我们去的是世纪皇宫,我本来纳闷,大中午的喝什么茶呀,我们还没有吃中饭呢。到了那里才发现自己太内地了,居然不知道广东人和香港人说的喝茶,是可以吃饱肚子的绝佳享受,那一碟碟的美食,小巧精致,品种丰富,口味好,价钱也非常公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