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多伦多遍地是黄金吗

“多伦多遍地是黄金,看你会拣不会拣!” 这是我们刚踏上这块土地时,我们的第一位房东跟我说的多伦多“名言”, 当时的我们将信将疑,不过,有人这么说,总是一种鼓舞,遗憾的是,他没有告诉我我该去哪里拣,怎么个拣法。 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啊! 经过几个月的折腾,疲惫的我真想把他那句名言给改成这样:“多伦多遍地要银子,看你花多还是花少!” 本来就是啊,这里挣钱要交税, 消… (阅读全文)

这些年的情人节

这些年,最容易忘记的一个节日就是情人节。 恋爱时, 还不流行情人节,婚后,想不起来过情人节。许多年,喜欢浪漫的我,在现实中过得是最平凡的小日子。 买房后的第一年,他不知是否因为良心发现了,突然在情人节前夕给我买了一条项链,我刚兴奋了几秒钟就问他:“哪里买的啊,多少钱,打折了没有啊。。。” 我的连珠炮没有问完,他已然去了地下室,上来的时候,他说要去HOME D… (阅读全文)

我的中国年

这是我来加拿大的第八个春节了。 忙忙碌碌的头几年,几乎没有顾上过什么中国年,圣诞节还想多加两天班,挣点加班费。 记得自己的第一个春节,是因为同事带了饺子做中饭才想起来。回家的路上,走进附近的华人超市买了袋速冻饺子、年糕和汤团,因为没有车, 拎回家的时候手已经冻僵了。走进房东家,满身的雪花就那么散落下来,正要发牢骚,房东一句,“你们够幸运了,我刚来那时,… (阅读全文)

辛苦钱,万万年!

这几天常和父母通电话,昨儿竟听到了一个爆炸消息。我以前的旧领导,居然被牵进了个贪污案里,前些日子被判了。据说钱数并不大,年头却不短。老同事都为他惋惜。 我都不敢相信啊,这位上司不是我的直接上司,是拐了好几个弯的上司。以前有些工作接触,年底年欢时要在一起吃饭什么的,那人很爽直幽默,非常有魄力,对人没有什么架子, 整日乐呵呵, 就是有事想不通会跟上级抬个… (阅读全文)

又到辞旧迎新时

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各家各户最忙的时候,忙啥呢,忙着辞旧迎新呗! 俺家也一样,与众不太同的,是家里一定会在这时发生一到两次的小小战争。战争的发起者,老爸;迎战者,老妈。 我干什么呢,行动上跟随老爸,言语上服从老妈,典型的墙头草,两面派。要说这战争的起因还在老妈身上。老妈有个非常传统、非常可爱的坏习惯,就是爱留那些瓶瓶罐罐、包装盒包装袋。这个习惯很多人… (阅读全文)

握在手心里的祝福

当圣诞,有些张扬地点着星星灯火照亮每个家庭的时候,让我更心醉的, 是每日从邮箱里捧回的那些贺卡!有教堂里认识的西人朋友寄的, 有过去一起打过工的华人朋友寄的,有亲友从温哥华、美国寄来的,还有从国内的故友早早发来的。 现在网络发达,很多人已经不写书信,不寄贺卡了,电子邮箱一开,一份E卡也可以传递祝福和思念。 我也喜欢E卡,每次看到朋友节前发的E卡都会对着有… (阅读全文)

没有谁是万能的

  读书的时候,大家讨论上帝是否是万能的。教哲学的老师问:“上帝能造出一块他自己抬不起来的石头吗!?”这个问题不论怎么样去答,上帝都不是万能的,因为他或者造不出那块石头,或者抬不起他造的这块石头。虽然这只是诡辩家卖弄的小聪明,不过也确实反应出了现实。上帝不是万能的, 人更不是万能的。 然而不是万能的人对自己、对他人却是有要求的, 这个要求就是梦!有梦的人… (阅读全文)

评论关闭

难做高人

【高人的标准】 痛到断肠能忍得过;苦到舌根能吃得消;烦到心乱能耐得住;困到绝望能行得通;屈到愤极能受得起;怒到发指能笑得出;急到燃眉能定得住;喜到意满能沉得下;话到嘴边能停得住;色到情迷能站得稳;财到眼前能看得淡。 那日在网上偶然看到所谓高人的标准, 顿时一阵头晕目旋, 本身如此的行为就离高人, 甚远, 甚远……如此这般活着, 眼一睁就得跟自己斗个昏天黑地… (阅读全文)

没有完美

  完美本来是我毕生的追求。 儿时的自己,在那个八平米的闺房里不知有过多少纯粹而美好的梦想。对事业、对爱情、对婚姻、对自己即将面临的人文生存环境, 有着无限的期盼。 后来, 稚气未脱的自己终于用自己的双脚踏入生活的时候,才知道,现实和原来想象的太不一样。 工作了, 才知道在象牙塔里的那些知识几乎用不到工作中,工作中要用的,学校是不可能教的,所以工作了, 首… (阅读全文)

韩国女人和她的乌冬面

她是一家日韩料理的老板娘. 因为我曾在那条街上找了份工,中午被同事拖去了她那家小店. 那是一家以黑红色调装修为主的小店, 许多饭店都喜欢这样装点门庭, 也许是因为红的吉祥,黑的高挡又耐脏吧. 可是我就觉得过于浓重了些. 自己的午餐不舍得点菜, 更何况我也不会点, 经常和朋友出去, 我点的基本都是失败. 同事说, 点个套餐吧, 有饭也有面. 那一天有些冷, 想吃碗热乎的, 就点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