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不怎么会赚钱

读书的时候, 有一回和同学们去公园,迎面碰到了一位算命先生,抓着我的手说,“你呀, 你在三十岁的时候会发大财的啊。。。” 啊, 是真的吗?! 一个月后再次去那个公园玩, 又碰到一个算命的人,又抓着我的手说:“呀,你一生不缺衣食,但也不会发大财。”啊?!哪一个是真的呢。 不知道,人家说算命人说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但我知道自己是不太会赚钱的,毕业后找的工作一… (阅读全文)

“念念”你到哪里去了

儿时的家, 是一个四合院, 几间青瓦灰墙的平房里, 住着三户人家. 我是唯一的小孩子. 如果放了学, 不带同学回来, 不去邻院找小朋友, 就只能自己玩皮筋, 自己踢毽子, 自己写做业, 自己听广播了. 曾经央求父亲给养只小猫眯, 却被父亲那一句, “人都养不好, 还养猫?!”给顶了回去.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有一天邻居伯伯抱回了一只很小的花猫, 才有大人手掌那么大, 肥肥的脑袋, 肉肉的小… (阅读全文)

念念

儿时的家, 是一个四合院, 几间青瓦灰墙的平房里, 住着三户人家. 我是唯一的小孩子. 如果放了学, 不带同学回来, 不去邻院找小朋友, 就只能自己玩皮筋, 自己踢毽子, 自己写做业, 自己听广播了. 曾经央求父亲给养只小猫眯, 却被父亲那一句, “人都养不好, 还养猫?!”给顶了回去.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有一天邻居伯伯抱回了一只很小的花猫, 才有大人手掌那么大, 肥肥的脑袋, 肉肉的小… (阅读全文)

母亲的手

和母亲生活了几十年了,似乎从来没有注意过母亲的那双手,一直以来总是习惯地享受着母亲那双平凡的手为我创造的一切。 去年回国时,母亲发现我爱吃白果,于是买来了许多,每天剥上七八个放在一个小碗里,烤熟了让我享用,我总是三分钟就吃完了,母亲笑着说:“好吃吧,再好吃也只能吃几颗啊,明天妈妈再剥!” 我是那么理所当然地品尝着母爱,一个月里,母亲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一直到… (阅读全文)

漫谈农场

快乐问我是否还在种地,俺现在何止是种,俺简直是待在地里不出来了!所以最近串门少了,以后补回来。 从当初的一朵玫瑰和一只白萝卜到现在一箩筐一箩筐地收获椰子、樱桃、猕猴桃、柠檬等等,我已经爱上作一个花农、菜农和果农了。 爱做花农不难理解,谁不爱那娇美动人的花呢, 可是做菜农和果农有啥好的?哎,你别说,那萝卜种起来也有意思,心急的人每两个小时就可以看到它成… (阅读全文)

婶娘

在中国,从阳历年开始,家家户户都开始走亲访友。只要不离得太远,都要走到。 父亲那边有四个叔叔两个姑姑,母亲那里是三个姨娘和三个舅舅,所谓七大姑八大姨可真不是句空话。 从买年货那天起,父母就计划开了。住在同一城市的亲戚先去,外地太远的,隔几年才跑一趟。麻烦的是有位叔叔和婶娘住郊县,叔叔是父亲最疼爱的弟弟,每年父亲都要去看他,可是一带上我,我一定发着高… (阅读全文)

已保护:《蜗居》—都是房子惹的祸?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要查看评论请输入密码

活在网络信息时代

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既有过老槐树下,摇着蒲扇,听邻家阿叔的天南海北和邻家阿婶的家长里短的恬淡日子,也能活在如今一网在手,读遍天下信息的网络革命时代。 网络带给了我们生活极大的方便,让人无法不在乎它,因为它已经是当今社会信息工具的主角。 没有网络,不知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拿我们移民来说,没有网络,发一百份简历,就要寄一百封信,贴一百张邮票。与国内亲… (阅读全文)

《蜗居》—建立在利益上的“爱情”

     电视剧《蜗居》中宋思民与海藻的一段情引起许多争议,不少人认为他们之间的这段情是真爱,我在这里也谈谈自己的想法。      我以为他们之间是有几分情谊的,但这份情完全不能叫做真爱。无论是宋思明还是海藻,他们当时一位有家庭,一位有同居男友,他们在这种处境下,根本无权再奢求一份额外的爱情。然而,宋思明为了得到从太太那里再也得不到的情欲刺激,而开始向年轻貌… (阅读全文)

一句话的魅力

周末与朋友聚会,吃饱喝足,玩笑话说尽,才尽兴离去。走出朋友家好几米远了,朋友先生突然披上外衣追出来,喘息着对先生说:“老兄,DRIVE SAFELY!”看我们一路点头,才放心离去。 坐进车,心里一直为他这句普通而真挚的关怀而感动,好普通的一句话,却温馨了我们一家人的心,这就是朋友。 其实一句话看不见也摸不着,似乎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然而一句话却可以瞬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