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爱你,才逼你学中文

儿子来加拿大前,已经会背几十首唐诗了。  当时我在床头放了唐诗三百首,早晨他一醒,就给他来一段。他饶有兴趣地跟着我念,不是太关心到底啥意思,反正他能背出一首来,我就亲他的小脸一下。想是因为他陶醉于妈妈的吻,背唐诗是他儿时的乐趣。 来加以后,我怕他英语跟不上,就没有继续他的中文教育,直到有一天,母亲在电话里把他当大孩子聊天,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和放下电话后… (阅读全文)

每逢佳节倍思他

又是一年中秋,上周去华人超市买来迷你豆沙小月饼,给儿子做早饭。儿子连吃两天,第三天,就给我原封不动地剩在了桌上,问他,答曰:“太甜了,妈咪。” 呵呵,现在的孩子。 记得我小时候,一盼过年,有饺子吃,二盼端午,有粽子吃,三盼中秋,有月饼吃。 那年中秋,长期和叔叔住一块儿的爷爷,被父母接来我们家。爷爷解放前在银庄工作,本来收入不错,谁知日本人来搅了一棍子,… (阅读全文)

快乐的儿子

母亲夸儿子,夸起来就像神话一般。 儿子最让我吃惊的是他还未满月那会,就懂得看大人脸色了,在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从来不哭闹。 两个月的时候,我帮他洗完澡换小褂子时,他突然咧开小嘴笑咪咪地发了一声“阿呀,妈。”那一声呼唤把我彻底甜倒,抱着他又亲又啃了许久。 两岁时去爷爷家接他,惊异的发现不是爷爷搀着他,是他搀着爷爷,问他,他答:“我眼睛比爷爷的好!” 还是… (阅读全文)

G牌折磨,全面告终

谈起学车和考车牌,那曾经是我最头疼的事。 笔试容易,100分,但是脚一跟油门沾上,就是零分。可是,一来不想大冬天的在雪地里等车,二来好的雇主都要看你有没有车牌。加拿大,就是个大。看一眼,啊!一望无际的美,走一走,天!没完没了的远。不开车,很不方便。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学开车。跟着全科班上一位老大姐选了教练,练车是从不过40公里,半年后,老大姐去考,没过… (阅读全文)

快乐是一种选择

儿子刚出生不久, 我们带他去妇幼保健所打预防针. 我们到的时候前面已排了好几个小宝宝, 只要护士手中的银针一闪, 就会有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 那一刻真觉得给婴儿打针是件最残忍的事. 轮到排在儿子前面的小宝宝了. 那孩子显然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任大人撩开衣服, 看着护士的手, 仿佛还在思考什么, 护士就那么一针到底地扎了下去, 天哪, 我赶紧挡住儿子的视线. 只见那小宝宝… (阅读全文)

糊涂主妇一事无成

近日回国, 本想只陪陪父母, 躲着不见啥人. 谁知半路遇上那个鬼, 在不吃饭就甭想回国的威胁利诱下, 只好大伙聚聚. 唉, 说实话俺真怕谈自己. 说起旅加的年头, 那是一只手不够数, 再说起自己有啥成就, 哈哈, 不用数, 直接就是功不成, 名不就, 一个大大的没有. 刚来加的时候曾想过, 读个好专业MASTER, 找个大公司弄一TOP位置坐着. 这并不能算做神话, 许多人实现了. 但对于我一拖家… (阅读全文)

糊涂主妇周末菜谱

主妇们每天眼一睁就想得头大的是什么问题呢? 哎呀, 今天吃什么. 为什么吃什么总是女人要操心呢? 嘿嘿, 小家伙要成长, 革命老战友要在外面打拼, 挣银子, 为偶们的爱巢添砖加瓦. 所以要化过了一千天的爱情为力量, 头疼也要想想周末咱吃点啥. 周五是人体最亏空的日子, 谁让偶从周一到周四冰箱里有点啥就糊点啥, 再加上他们一个上班辛苦, 一个上学不易, 周五了, 给他们好好补补. … (阅读全文)

面对诱惑

有人做了个实验, 让三个小男孩关在一个小屋子里, 面前的小桌子上放一块他们最爱吃的巧克力, 然后对他们说, 巧克力不能吃, 吃了会受到惩罚, 老师要离开半小时, 这半个小时你们要管住自己啊. 老师走出教室. 躲在后门观察, 只见其中一名小胖子立即拿起一块糖, 问旁边的同学, “如果我吃了, 他们会怎样惩罚我?” 他左边的同学说:”会让你罚站, 会告诉你爸爸.” 右边的男生接着说:”罚站… (阅读全文)

黄脸婆与资深美女

上中学时, 每天路过一个卖烤山芋的摊子. 摊子后面是个小杂货店. 店主和摊主是一家三口人. 有一天, 这一家三口突然变成了一家四口, 原来, 是娶了一房媳妇. 那小媳妇生得真是水灵, 唇红齿白大眼睛, 一笑还有俩酒窝, 甜死个人.碎布花的短褂, 乌黑的大辫子, 那背影让人想起雨巷中那个叫做丁香的女孩.  从她进了这个门, 考山芋的摊子就由她打理, 于是烤山芋的香味里就添了几分浪漫… (阅读全文)

我爱我家

今日有雨, 今日无约, 今日是一家三口的FAMILY TIME. 随着儿子拉响洗手间的风扇, 老公发出了今天的第一声叹息:”哎呀, 这小子周末总是早起呀!” 接着又企图翻身睡去, 这可不行, 老公是卧龙, 他这一翻身, 可能让太阳从东边散步到头顶. 于是我与儿子的第一项合作开始, 儿子扒眼皮, 我去哈脚心, 哈哈, 我们不是一般的残忍. 老公终于大骂着”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起了床. 儿子大笑着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