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回国杂记 —— 亿万富翁就在身边

前两年回国的时候,就听朋友说,现在中国真的有亿万富翁哦,我们就认识了一位,住在哪个哪个城市,我们都在一桌子吃过饭的。言下之意,亿万富翁虽然有,不过离我还挺遥远的,如果能一桌子吃顿饭,似乎有三生有幸的感觉。那时候我还想像过,如果和亿万富翁吃饭,那一桌子宴席,是不是要比宫廷盛宴还要铺张呢? 这次回去,照例和朋友去吃饭,说是这次要见几位新朋友。等了一小会…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 —— 吃在故乡

这些都是我日思夜想的家乡菜,如今想吃一次,要做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确切地说,从多伦多的家出发,到中国的家,连飞机带火车要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所以这些看似平凡的家乡菜,对于我来说,每一口都弥足珍贵! 头几天倒时差,看着好菜也不能多吃,就拍了照片,永远记录下来,看到图片,那些滋味依然还在舌尖缠绕,我相信舌头有自己的记忆功能,要不,为何过了那么多年,她就是忘…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大学毕业当保姆

我刚来多伦多两三年的时候,就听说国内大学毕业生工作十分难找,必须要托人找门子,报上和网上都有传言,说国内大学毕业生毕业了去应聘 五星级宾馆的洗手间,面试就好几个人竞争。 我想起自己辞职来加的时候,多少领导、同事、亲友都来劝我不要离开,说是我那个位置,多少人魂牵梦萦想了好几年,早就想要挤进来,可我那时候就那么意绝决,没有给自己留下半条后路,我离开后,… (阅读全文)

他为何做了十七岁的小爸爸

皮皮是儿子小学的同学,比儿子要高几年。 儿子在学校非常善于交际,除了本班有很多朋友,比他高几年级里,也有他的朋友。 有次学校搞活动,我们晚饭后带他去参加,一进校门,就有好几个高年级小孩跟他到招呼,走到楼上,又遇一年近半百之人,见了儿子,非常哥们地与他招呼、拥抱,也跟我们握握手,说:“你的儿子是个很优秀的学生。”我问儿子那是谁啊,儿子说,校长啊,我哥们… (阅读全文)

父母老了,很可怜

又到了回国探亲的日子了。 平时想家,想父母,总要化作实际行动。去年秋天回去吃到很多螃蟹,今年春天回去,会吃到很多春天的野蔬吧。要好好准备行装,回去再陪父母小住一阵。 每个周末与父母通话,了解到父母的生活,觉得人老了真是很可怜。 他们年轻的时候,作为家中长兄、长姐,为了帮父母养大弟妹,自己吃了很多辛苦,光是还债就还了很多年。又要面临整个动乱时期,又要养… (阅读全文)

活在中国—底层百姓的小日子(上)

在加拿大的时候,一直听说中国通货膨胀得很厉害,钱根本不值钱了。我的家人生活在高校或者机关的圈子里,从他们那里听来的,好像最一般的干部、教师的月收入都在五千人民币以上,否则,根本是无法生活下去的。 这不,一回去,亲友拿钱给我们花,都是以万记的,我本来想衣锦还乡,让亲友们羡慕一下我的洋插队生活,结果,人家穿得戴的都比我要强,一出手那叫一个大方。我一想,… (阅读全文)

乡情—开着宝马去吃民间早餐

回到故乡,因为倒时差的关系,清晨总是很早起来,起来就很饥饿,早餐常常是一天中最丰盛的一顿。 亲友知道了,于是经常一早开着宝马来,一开半个多小时,去吃家乡最美味的早餐。这些年,亲友们的生活都有了很大改善,很有意思的是,越是挣钱多的,越是时间自由,我们回去,就可以在最合适的时间带我们去吃遍民间的小美食。看了照片,你就会相信,真正令人感怀的美味,并不在那… (阅读全文)

活在中国—底层百姓的小日子(下)

无论在哪一个国家,活在底层的老百姓永远是占大多数的。小老百姓活在怎样的心态和状态中,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社会的和谐度。 在我二十岁左右时,一位法学院的师长这样对我说过:“活得比较快乐的人群,都是那些刚刚达到温饱的人,因为他们每天活在盼望中,盼一碗红烧肉、盼一条红烧鱼、盼一锅香辣蟹。而从摩天大楼上跳下去自杀的,一般有两种人,一是心太贪,投机失败的人… (阅读全文)

黄金阁里粽子香

又到了端午节,心中关于粽子的滋味和往事,不可避免地占据着生活的空间。 周末与家人常去黄金阁饮茶,有道很特别的茶点,叫做天姥炸粽子(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吃很多回了,回回想着要把这怪怪的名字记住,就是记不清啊。 粽子的外面有一层酥皮,粽子里面是火腿和蛋黄,他们把味道调的特别好,超市火灶上那些粗作的粽子是无法与它相比的。 外面的酥皮沾糖吃,每次一碟白糖是不… (阅读全文)

活在中国—有钱了,想长命

回国某日,老爸突然看着报纸告诉我,中国现在净资产超过一亿人民币的,有七千多人,净资产超过一百万美金的,有上百万人。我不知道这个数字统计得准确不准确,据我的亲友介绍,七八年前,她女儿上外国语学校的时候,他的资产已经超过千万,但是,跟外国语学校的那些家长比,他们是穷人。 不管这个数据是否准确,现在的中国人确实富有了许多。我上小学时,家人说有位邻居婶婶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