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乡情—被记住,是幸福

回到从小长大的故乡,尽管整个城市早已经改变了模样,大街小巷只有仔细捉摸,才能找到一些昔日的影子,但走在童年走过千万遍的小路上,常常还会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 那天,发小要我去她那里玩,走到她家大院门口,就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她是一位六十来岁的女性,一见到我就问,“小叶,你还记得我么?” 她是我在幼儿园时的老师,确切地说,她是我们幼儿园管总务的老师,偶尔… (阅读全文)

乡情—时令蔬菜与二道贩子

时令蔬菜,对于长在乡村的孩子来说,是垂手可得的幸福,而从小长在大城市的我,时令蔬菜一直是一种奢侈品。 小时候,父母为了不在吃饭上多花时间,常常一周做一次大量的荤菜,放在冰箱里或是储存在冬日的窗台上,每天吃点,其实经常一周不到就吃完了。蔬菜,都是骑车下班的父亲带些回来。男人嘛,对生活都有些粗枝大叶的,他平时傍晚下班买回来的,都是老青菜棒子,老白菜帮子… (阅读全文)

乡情—别具一格的浦东机场

我回国,都要经过上海浦东机场,以前,总是踩着点子上飞机,匆匆忙忙,从来没有细看过机场的摸样。这次去早了很久,没有兴趣买那些贵得离谱的东西,就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登机口坐下来。当时,登机口空无一人,有几位机场服务小姐非常匆忙的赶来,对着喇叭喊了起来。原来,有一架飞去新西兰的飞机,还有十五分钟要起飞,但是还有三个人没有登机。几位机场服务小姐对着话筒不断重… (阅读全文)

做饭时间总比吃饭时间长

偶尔,孩子忘记带中饭,我很担心,电话他,他说不用担心,我去朋友家吃点什么就可以了。 下午回家,我问他吃了点什么做午餐,答曰:“没有吃午餐,就吃点零食,人家西人啊,中午都不吃饭,弄点零食充饥就可以了,他们不愿意花时间去做,他们看到你给我带的午餐,都羡慕透顶了,认为我天天吃中国人的自助餐。” 中国人,对吃是非常在意的,一餐家人齐全的饭菜,通常要做个几小时… (阅读全文)

房贷降了,谁在哭,谁在笑?

很长一段时间,所有媒体和平常百姓之间,都在讨论,房贷利息什么时候要涨,因为房价的确涨得有些太离谱了。而房贷利息,前段时间已经是这十年来的最低点了。种种迹象表明,房贷利息似乎真的要涨了,前段时间,我还劝想换房的朋友,不要轻举妄动,等利息涨了,房价跌了再说。 朋友很相信我,他们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指点江山型”,因为我一贯糊里糊涂,好像在睡大觉似的,眼一睁… (阅读全文)

强权,换不来真心与尊严

标签:

周末与父母通话,父亲告诉我,他的一位旧同事,刚刚从位子上退下来,马上就感觉到空前绝后的世态炎凉,让他最痛心的是,他平时以为对他最忠心的下属,竟是第一个提出要把他的桌子搬走的人。 父亲的这位旧同事为官二十几年了,人并不坏,但是人在江湖,他不得不玩弄点权术,有时候,为了利益,他也不得不动用强权。所谓强权,就是我说对就对,没有什么理可以讲,你服也得服,不… (阅读全文)

冬天,不能再停电了!

标签:

去年,我们很幸运,多伦多很多人家停电好几天,甚至一周,弄得最后要去住政府的避难所,当时,觉得很可怜,好在因我所住地区,只发生了三分钟的暂时跳闸,就没有体会到多伦多地区停电数天的真正疾苦,只是听人说得很可怕,幸好自己没有住在那些地方。 结果,想不到的是,今年,这种事情,也落到了我的头上,豪无防备的我们,这下子,可被折腾惨了。 三月三号的晚上,我们正看…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赤豆元宵,桂花糕

标签:

出生在南方城市,长大在南方城市的母亲,非常嗜爱甜品,她的这一喜好,给我带来了无限口福,特别,是在每年的元宵佳节。 童年的小院,坐落在城市最繁华的小街巷里,小巷的中间,就是一家很大的菜场。菜场边上,住着来自安徽的一家人。他们从家乡来到大城市,依靠着一项手艺过活。他们的手艺,就是冲米粉。 母亲在年前,为了做元宵和桂花糕,就会买好各种要冲成粉的米,大米,…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生煎包子、锅贴饺子

标签:

冬天,最爱睡懒觉,儿时的我,大人连哄带骗好几遍,都一直往被窝里缩,特别是周末,常常睡到日上三竿。父母亲叫了几遍,见不管用,大约也是心疼我平时上学早起的辛苦,就暂时放弃,忙自己的去了。每到这时,我就能猜到,今天大概又会有特别好吃的早餐了。是生煎包子,还是锅贴饺子呢? 父亲在上海读过几年研究生,对上海的生煎包子有一种特殊的爱好。父亲读书时,家境极端没落… (阅读全文)

年味里的幸福—元宝鱼、鸡蛋饺

标签:

过年的时候,老人们都爱说一句吉祥的祝福,就是年年有余。为了这句吉祥话,老家的父老乡亲在过年的时候,就自然形成了一个风俗,那就是年饭的桌子上,必然会做一道红烧鱼。 每家做鱼的方法都不太相同,但是大多数人家选购的鱼,都是鲜活的鲢子鱼或鲫鱼,这两种鱼都不贵,鱼头胖胖的,也有人把他们叫做胖头鲢,鲫鱼肉质细嫩,胖头鲢的鱼头,其实比鱼肉要好吃很多倍呢。 过年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