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年味里的幸福—云片糕、橘子糖

标签:

又是一个异国他乡的中国年,华人超市里,许多带着记忆芬芳的特色小年货等着想家的人去选购。好像什么都有了,就差我小时候常常吃的云片糕和桔子糖。 云片糕,是家乡各家必备的过年小茶食,特别是有小孩子的人家,一定会买云片糕,那不仅仅是因为这种小茶食甜滋滋的好味道,还因为她的名字里的那个糕字,给了小孩子们一个好彩头,就是过了年快快长高的意思。 云片糕有很多品种… (阅读全文)

红颜不薄命,谁薄命?

高中时,我们班转来了一个女生,非常漂亮,她的那种秀美,比一些电影演员还要令人心动。 她肌肤雪白,瓜子脸,下巴娇俏,眼睛很大,眼珠儿黑黑,透着一般人没有的灵气。她鼻梁挺巧,嘴唇饱满娇小,且天然红润。她剪了个童花头,发质很纯,整齐乌黑,闪动着自然的光泽。她的个子大约一米六六、一米六七的样子,不胖也不瘦,身材匀称,腿特别修长,无论穿裙子还是穿裤子,都给人…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金华火腿

我的家乡,有一种非常美味的腌渍食品,被称作金华火腿。 这是一种用传统工艺制作的美食。在我的幼年,吃肉还要凭票的计划经济中,人们想的不是他健康不健康,而是他能给一道菜增添的那种特别的好滋味。 他看起来,有点像自家腌渍的咸肉,却要比普通的咸肉要美味很多。 金华火腿十分昂贵,我记得幼时跟着父亲去南北货商店,只要看到有火腿到货,父亲都要买一点。不同的部位要不… (阅读全文)

我喜欢的事物都倍受人们青睐

上幼儿园大班那会儿,教室后面有个小书架,上面放了很多图画书,那些书基本上没有多少文字,主要是些插图,有些故事老师上课给我们讲过,有些故事,老师没有讲过。 自由活动的时候,老师常让我们自己到书架上去取自己爱看的小画书。不要看都是五六岁的小孩子,人之初就有些自私的,老师话音一落,大家马上一窝蜂地冲过去抢自己最喜欢的小画书。男生们爱抢打仗的那种,女生们喜… (阅读全文)

我们为何能轻易吃定对自己最好的人

标签:

她,从小由外婆带大,她一直是外婆的心肝宝贝。外婆从她一出生起带着她长到18岁。 18岁的她,高考没有考到她最喜欢的大学,一气之下,她决定要来加拿大留学。外婆舍不得她,但是,想到她的前途,外婆宁愿偷偷抹眼泪,也要劝她的父母拿出钱来供她出国留学。 她走的那一天,和外婆外公抱在一起哭了好久,还是外婆先擦干了眼泪说:“好好去读个文凭,然后一定要回来!”她发着誓答… (阅读全文)

假日聚会,带什么礼物浪漫又实惠?

每逢假日,都是朋友聚会的好时机,到亲朋好友家去串门,谈天说地,笑侃人生,是岁尾中的一大乐事。 每次被朋友约了去吃饭,她们都认真而诚意地说,不要带礼物啊,带点菜就可以了。我自己也是这么交代朋友的,带两三样拿手好菜就很好,可以省了主人不少事情,对客人的要求也不高,大家开心。我自己会非常心满意足。 话虽然这么说,其实在这加拿大,一家人去亲友家吃饭,也有点… (阅读全文)

平淡人生小花絮(新)

A。那天早晨很可怜 那晚,为了。。为了什么先不讲,没有吃饭,只喝了一碗菜汤。 一大早,肚子自然很饿了,于是乎,我就决定早上吃个蛋炒饭。打两个鸡蛋,切一根小葱,加少少的盐,蛋炒饭炒得是倍儿香啊。端上桌以后,尝了一口,心花怒放,突然觉得缺了点什么,想了下,哦,是一小碟酱小菜。于是去冰箱里找了出来,是自己平时最爱的小酱瓜,小酱瓜我来了。。。我兴奋地准备打开… (阅读全文)

在加拿大长白头发未必是衰老的标志

有位挺熟悉的朋友,三五年未见了,再见她时,她又生了老二。 她比我小许多岁,也就三十三四岁吧,头发却花白得如同中国五六十岁的女性,她的母亲正站在一旁,六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只比她灰白多一点点,就是很好的证明。 我们说着话,她的面色细润泛红,正是她这个年纪应当的皮肤,这和她的头发无法协调起来。那白头发好像不属于她身体里应当散发出的东西,而是被人硬生生地安… (阅读全文)

选择战争,还是选择和平?

小的时候,父亲曾带我到附近的闹市口,看过一场斗鸡比赛。 那是两只毛色非常靓丽的大公鸡,长的样子颇有几分威武,他们听到主人一声令下,马上就彼此开战,你戳我一下,我戳你一下,他们越战越勇,把个围观者看得异常兴奋,享受之极,他们自己却只落得个遍体鳞伤,漂亮的羽毛也七零八落,斑斑驳驳。 两只公鸡停下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只得到了主人的一把小米。 公鸡… (阅读全文)

那些为了生存而付出的尊严

人,为了生存,是需要付出的,付出体力,付出脑力,付出汗水,付出泪水,付出智慧,付出尊严。 所有的付出,似乎体力与脑力的付出是最简单的,你只需要把一件具体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不需理会其他乱七八槽的事情,付出体力和脑力,也可能同时要付出汗水和泪水,不过那些眼泪和汗水就是些简单的疲惫,是睡一觉就可以忘却的肉体上的委屈。 但其实,生存从来没有那么简单,也许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