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一位果农的悲剧

那是一座贫穷的小村庄。 在吃大锅饭的期间,小村庄里的人,年年挨饿。 文革结束以后,村里实行了包产到户,每家都能分到一块地。 老张家,是村里最老实巴交的一户人,村里分田地了,有关系的人家,比较会挑会选的人家,坚决不肯吃亏的人家,儿子多敢于斗狠的人家,都抢先分到了村里最好的田地。 老张家就两个女儿,老张与老婆一向胆小怕事,为人懦弱,村里的好地被人强光了,… (阅读全文)

感恩父母,感恩生活

中国人有句古话说:“父母在,不远行!” 当初出国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脑子里就想着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翅膀硬了,能飞多远就飞多远。 出来的时候,父母身体也确实硬朗得很,我出国多年父亲仍然坚持工作,今年初,还出版了或许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部专业著作。 为了工作,也因为他们在国内有很好的生活和医疗条件,他们并不愿意移民到加拿大来。他们很高兴我… (阅读全文)

一碗鸡汤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表姐身上。 我的表姐是个很不容易的人,大学毕业后,因为没有门路被分配到了非常偏远的地方。几经周折,她用尽了办法,才调回了大城市。在偏远城市的生活,劳心劳力,造成她身体严重虚弱,她看起来是真正的林黛玉。 表姐调回大城市后不久,就与表姐夫结了婚,幸运又不幸的是,表姐夫,很快就办成了去美国留学的签证,表姐很快又成了形单影只。等待去美国… (阅读全文)

时尚记忆—白皮鞋

每个爱美的人,都有过一双白皮鞋吧。 在自己还不懂得爱美的时候,父母给买的鞋子都是五颜六色的,大概是他们认为,小孩子就该穿得花俏一点,比如红色的鞋子,绿色的鞋子,蓝色的鞋子,紫色的鞋子就买了一大堆。白色的鞋子,在学生时代,只有上体育课的时候才穿,大家把它叫做小白鞋。小白鞋其实很像护士鞋,女生穿的尤其很像,和方口布鞋的样式差不多,就是颜色是白的。男生那… (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回忆—那把水灵灵的鸡毛菜

鸡鱼鸭肉在我们的生活里,一直是饭桌上的主角,没有人太在意过,那廉价,普通,却不可或缺的小菜秧儿(也有人叫他鸡毛菜)。其实,每年的夏秋之际,走进集贸市场,谁的目光都会被那一篮排列整齐的鸡毛菜所吸引。水灵灵的绿色,始终静静安抚着生活里那些喧嚣的角落。 读中学的时候,发小已经很会帮助父母打理家事,她的父母因此给了她一些零用钱,让她放学之时,记得给家里带些… (阅读全文)

女人这辈子耽误不起

以前看过一个电视剧,男主人公在女人公十八九岁时就开始追求她,女人公一直犹犹豫豫,她的妈妈又特别看不上这个男孩子,整日从中作梗,结果,十年以后,这个女孩三十岁了,仍然没有嫁人。 某日,女孩的妈妈见到那个男孩子的时候,马上放下威严说,你是不是还在继续追我们家小女,你要追就好好追,你们都该成个家了。 男孩子狡猾地一笑,什么,你现在同意我追她了,你当年那么… (阅读全文)

夏日炎炎热,秋雨丝丝凉

我长大的那座城市,被人们称为火炉,因此,大人们很惧怕夏季的来临。不过,对女孩子来说,夏天是与许多快乐联系在一起的季节,我们可以穿花裙子,可以穿透明的高跟凉鞋,可以天天吃一款冰激淋,可以象鱼儿一样在水中嬉戏,可以拥有无数个与大海、小贝壳、蓝海星有关的梦想,甚至,期盼着一个暴风雨中的奇遇,那个他伟岸、仗义、又多情。(嘿嘿,人到中年,觉得女孩子的这些梦… (阅读全文)

人这辈子,都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最近,父亲早年的一位学生又来拜访他。 他一直生活在美国,已经是做爷爷年龄的人了。 听父亲说,这位学生当年对我们家有恩,因为我刚出生不久,作为臭老九的父母亲双双被安排去农场劳动。父母只能将我交给一位亲戚带,那是个小脚老太太,我的姨表奶奶,她胆子很小,也没有见过多少世面,当时,我们那个大院里的人,几乎都是下乡的下乡,停职审查的停职审查,白天大院里空荡荡… (阅读全文)

昙花。。昙花再现了

标签:

那年夏末,也是个多雨时节。我在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去看一个朋友。她正在家门口修剪她那盆巨大的昙花。 以前我去看她时,就见过这盆养护精良的昙花。她说都是她先生伺弄的。说起来你不信,出国了,我才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昙花,当时尽管她没有开花,那绿油油,亮光光,肥厚厚的叶子,也令我好奇了很久。 朋友见我看着她修剪昙花,一脸羡慕,就告诉我晚来了一周,要不就能看到… (阅读全文)

是喜剧还是悲剧?

母亲有位老同学,老姐妹,是个地道的北京妞。 从学校毕业后,很幸运地分回了北京。 她和她的丈夫都在北京的大机关工作,生有三个儿子,日子过得挺不错。 北京妞的父母是当时北京郊县的农民,靠种地卖菜维持生计,北京妞有几位兄嫂也在郊县扎了根,北京妞当时是兄弟姐妹中经济状况最好的,而且是在城里吃商品粮,所以北京妞常常接济家里。 其实,那个时候,所谓经济状况好一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