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回国杂记–好人很多,坏人不少(上)

这次回国,父亲委托在上海定居的表哥和表嫂全程接送。 表哥已经是一家海外驻华公司的CEO,繁忙是肯定的,如果不是为了我的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表妹,说什么他也不会亲自去机场候机接人。 表哥接到我,在机场就大大拥抱了一下,搞得同飞机的人还以为我是来会情人的,一起侧目而视,幸好,表嫂即时出现,也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身边那伙人才表情释然地离去,为什么这样就会释… (阅读全文)

让人不忍下筷的可爱便当

自从在网上看到这几款可爱的便当以后,我就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的母亲是白当了,从来,就没有给孩子做出过如此诱人的食物,还整日责怪孩子不把饭吃掉,甚至偷偷藏起来,因为他怕我骂他,真是委屈了孩子了。痛定思痛,决定要好好学学怎么样做出一盒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便当,既为了现在的孩子,也为了将来的孙子辈们,嘿嘿,这样,俺到了那一把年纪,还有让人崇拜的地方,那该多好。… (阅读全文)

微笑,微笑,微笑。。。

  微笑,当你想起这个词,说起这个词的时候,无论你当时的心情怎么样,你的心里都会流淌过一阵暖流,这就是微笑的魅力。 有没有注意过,在我们成长的过程和人生路上,一直都有机会和微笑相遇。 比如妈妈抱着你的时候,父亲将你扛过肩头的时候,小伙伴在身后呼唤你的时候,老师在你的作业上画满五角星的时候,他们的脸上,一定洒满了微笑。 微笑是最美丽和温暖的表情。 在中国…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大闸蟹,我来了

十月中旬回国,确实是个好时节。不仅庭园街巷里处处可闻桂花的甜香,气候冷暖宜人,对于爱吃虾蟹的人来说,更是选了个最佳的时机。 虾子,加拿大很多,大龙虾是平常人家饭桌上的家常菜,可在中国,可是高档食品了,所以,朋友请吃饭,我都事先说好,龙虾就不吃了,大闸蟹一定要有啊。 家乡的大闸蟹大约来自三个地方,阳澄湖,洪泽湖,固城河,以阳澄湖的最高贵,机场里有卖,… (阅读全文)

女人,弱者?

是谁说过,“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圣经里说,女人,是用男人的一根肋骨所造。这听起来,女人竟弱小的如此不堪一击。 女人,你究竟是不是弱者? 其实,女人本来不是弱者,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了男人,女人才很难变得强大。这是男人女人的天性所决定的。 大多数女人生来都是美丽的,所以大多数女人都是深爱自己的,每一女人都渴望自己在别人眼中完美无缺。但,女人的天性决定了… (阅读全文)

吃的三重境界

  我的父母在年轻的时候,国家很穷,在最饥饿的时候,他们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尽管工资不低,可是世面上买不到大鱼大肉。那个时候,母亲一米63的个子只剩下八十斤,父亲一米75的个子,只有九十多斤,他们的结婚照看起来,绝对有现代的骨干美。只是那种骨感不是减肥减来的,是饥饿和贫血导致的。那时候,他们经常用炒面充饥,买不到精面粉,就买黑面炒,煮粥,也常常煮小米粥… (阅读全文)

天使的眼泪–博友是交过心的朋友

我一直以为,博友是一种淡淡交往的朋友,读一篇她的文,吟一段她的诗,赏一首她的歌,留一份她的足迹就可以了。不一定需要知道她是谁,不一定需要认识她,不一定要关心她真实的生活,不一定要和她有私下交往。我一直以为,这样交来的朋友只限于文字交流和娱乐,只要记住那个给你带来快乐的名字,然后再把快乐带给她就可以了。不用太上心,不用太关心彼此,就这么萍水相逢般擦…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好人多磨难(下)

小时候的萝萝,是个大眼睛,长圆脸的女孩子。我上小学二三年级后,如果父母都不能准时下班,父母会给我点饭菜票去食堂买大肉包子吃。只是我们放学时,食堂里所有窗口都没有开。也没有打饭的人。这时候经常有个小女孩在两根粗柱子间栓着皮筋跳来跳去。这个女孩子就是萝萝。萝萝很喜欢我和她一起玩皮筋,我在小学时,是玩皮筋的先锋。我教会了她很多新花样,她对我颇有几分崇拜…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好人多磨难(上)

每次回国,我一定要去看一个人。她是我幼儿园时的老师,吴阿姨。 吴阿姨是主官幼儿园食堂的老师。她并没有给我们上过课,只在吃午饭和下午茶的时候经常出现。还会在中午睡觉的时候,来帮我们掖被子。 我们幼儿园里,有教师的孩子,也有校机关的孩子。老师们对这两拨孩子经常不太一样。幼时的我,并没有感觉出来,但父母在安排食宿上经常有些看法,有看法也只是叹息,并没有为…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美龄宫中香魂依旧

在家乡的东郊风景区,早就坐落着一个神秘的建筑。此建筑外表看起来,古色古香,内在结构却接近当今社会的现代豪宅。这两年,经过翻修,用新法做旧的手法,再现了80年前,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与蒋介石生活与工作的居所。在这个居所里,依然可见这位传奇女子的生活轨迹。 这就是美龄宫的外观 一进门的接待室,想和第一夫人见面和通话,就要经过接待人员的允许 美龄宫中很多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