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闲话生活 的存档信息

回国杂记–为了面子开宝马

中国是个拥有十五亿人口的国家,十几亿是个什么概念? 比起加拿大三千万的人口,中国的人口是加拿大的五十倍啊。但,可居住和生存的土地,却并不比加拿大多多少。这么庞大的人口大国,交通自然是个令人头痛的大问题。 公平地说,中国政府在大城市交通方面,是用了心去改革的。现在公交车非常方便,任何一个小区附近,都有通向城市不同方向与角落的公车,而且车票相对于人们的…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飞机上的十四个小时

这次回国,坐的是加航。确切的说,除了第一次落地,每一次回去坐的都是加航。 起初,中国到多伦多需要在温哥华转机,因为行李太多,转机很辛苦,而且在时间上也比现在长四五个小时,算起来,大约是十九个小时,但是因为分散开了,在飞机上并不觉得难熬。 这趟从多伦多到中国上海的飞机,历时十四个小时,如果不懂坐飞机的艺术,非常熬人。如果你通常坐头等舱,那我这篇文章对…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倒时差,很要命

从小到大,睡眠从来不是问题,不怕睡不着,就怕不够睡。当时有从海外归来探望的亲友,经常抱怨倒时差的痛苦,自己还颇有几分想不通。 来加拿大刚落地头几天,可能因为旅途过于劳顿,当时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肚子饿得慌,只要全家饱食一餐,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呼一个好觉,所以还没有感觉到倒时差的痛苦,就把三十年的生理记忆给改变了。 到了第一次回国看父母的的时候,恰巧自己… (阅读全文)

要回国了–美食、礼品、父母亲

这个秋天,要回去陪父母小住一阵了。 秋季,家乡的气候很好,不冷不热也不多雨,还是虾肥蟹厚的季节。 难忘家乡阳澄湖的大闸蟹,她的肉质鲜甜,膏黄饱满,想一想都流口水,流了口水买这里的海蟹解解馋,鲜味相似,余味不同,总是更腥了一点。老爸说,你回来我让你吃螃蟹吃个够,嘿嘿,螃蟹我来了。 国内的东西,现在都贵了很多倍,就这螃蟹吧,一百五十元一只,要吃个痛快,得… (阅读全文)

人活一世,烦恼多多

周末电话里,母亲的声音有点抑郁,父亲说,你妈妈很要好的老姐妹,前两天和丈夫来玩了,两个老姐妹很多年没有见面,一见面就回忆着她们的一辈子,心中无限感慨。 妈妈的这个老姐妹出身在解放前的战乱时期,很小就跟着家人四处逃难,解放后,刚幸福地上了几年学,她的父母又在大跃进时出事了,以后她和兄弟姐妹就跟着母亲单过,日子十分清苦。因为是老小,运气还算好,最后上了… (阅读全文)

网络游戏带给人们的喜和忧

自从网络世界进入到千家万户的生活以来,网络不仅给人们提供了信息交流的方便,也给人们的生活增加了很多新鲜的活力和乐趣。其中网络游戏,带给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幸福感,虽然虚幻,却令很多人过于沉腻其中,真是让人又喜又忧。 几年前,曾听说过一个小故事,是关于一位大陆人玩网络游戏过于上瘾的趣闻。他玩的那种游戏也是种花种菜的游戏,游戏商将每一种菜蔬或者花草都标上了… (阅读全文)

闷热与凉爽的对话

闷热和凉爽是一对好朋友,但朋友归朋友,因为他们不同的属性,决定了他们经常各奔东西。 今年闷热去了中国,只在七月初的时候来多伦多看了一眼凉爽就迅速地回到了中国。这几天,凉爽在多伦多呆得挺舒服,悠闲之时,通过微信和他的兄弟闷热联系上了,闷热正在中国各大城市游览大好河山,凉爽问:“兄弟,多伦多的夏天就要结束了,你也不来看看我,这里人都怪我不够热情,想到海… (阅读全文)

我们的心,都因为爱而受过伤

有人说,婴儿的第一声啼哭,是因为他(她)在拥有生命的第一瞬间就爱上了这个世界。 爱, 是一份情,也是一份欲。 因为欲,我们为了爱而战争,因为情,我们为了爱而哭泣。 当欲超过了情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在满是泥浆的地狱里挣扎,当情超过了欲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又在深深的忏悔中,自责惆怅。 爱,让我们陷入矛盾的深渊。因为欲而痛苦纠结,因为情而不能自拔。如果没有欲,不… (阅读全文)

冰激凌,夏季的小幸福

  夏天,如果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生气了,买一个小冰激凌给她,她一定会立即破涕为笑。冰激凌,是这个季节特有的小幸福。 这些年,这个甜甜的小幸福,一直在不断变革,从儿时的小冰砖,小纸杯,变成了现在色彩和口味多样化、艺术化,营养化的美食,价格也从1角几分变成了几十元甚至几百元一份。生活进步了,小幸福的单价也进步了,不过,如果你只想要一份简单而平常的小幸… (阅读全文)

夏日裙装

  夏天到了,朋友的孩子放暑假了。这小姑娘是个九零后的女孩子,年轻的她,由内而外焕发出挡不住的青春活力,很有意思的她,可以叫我阿姨了,偏坚持喊我姐姐,姐姐就姐姐吧,无论什么称呼,都改变不了人真实的年龄。 她很喜欢上网,我们都没有空闲和她闲聊的时候,她就在网上自得其乐。那天我正做着饭,她就惊叫起来,“姐,今年淘宝的裙装好漂亮哦!”我拧小了炉火,奔向她的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