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IN THE BLOOD(血浓于水)

When I was a little dude, my mom was the assistant vice president for nursing at a local hospital. People at the hospital treated Mon with a lot of respect. 当我还是个小公子哥的时候,我母亲已是一家当地医院的助理护士长了。在医院的人群中母亲倍受敬重。 I never thought much about it when I came to her office. Whether she was there or not, I knew to l… (阅读全文)

CLIPPING WINGS(修剪过的翅膀)

I have lots of birds. My parakeets are as big as mice with wings, and our parrot is as big as a cat(with wings). 我有许多只小鸟儿. 我的长尾鹦鹉大得象只带翅膀的老鼠, 而那只会说话的鹦鹉呢, 尤如会飞的猫一样大呀. One of my job is to clip their wings every months. I don’t actually cut their wings off. I just trim the long flight feathers so they can’t… (阅读全文)

妈妈,为何一定要送我留学(二)

  在我们家,爸妈几乎每周都要围绕着我的前途争论一次,只有十四,五岁的我真是倍感压力,奇怪的是,亲爱的老爸老妈的意见从来就不一样,弄得我也不知该听谁的,总有一天,我要自己拿主意。可是眼前,我还是得听老妈的,我虽贪玩,可我也知道他们是把我当命才为我争论的,我必须争取考上外国语学校,这样一来,老妈不会再逼我出国了,老爸的一颗爱女之心就可以暂时放回肚里了… (阅读全文)

非常家常之水晶肴蹄

在我的童年,只有飘雪的季节,父母才做这道菜。 又是一年冬季,打电话问母亲,今年的年饭会有这一道冷盘吗,母亲答:“除非你们回来,我和你爸,吃不了那么些荤腥了。”我心酸无语,母亲立即觉出味来,“嗨,你试试做给我的小外孙吃嘛,你们自己也解解馋了。” 心动不如行动,就在这个飘雪的早晨。 原料很简单,一只蹄膀,四只猪脚,这样的搭配,正好。 洗干净他们很重要,先泡后… (阅读全文)

小鸟只是想依人—后记

无言的结局 曾经是对你说过这是个无言的结局 随着那岁月淡淡而去 我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 脸上不会有泪滴 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想你 我怎么能够怎么能够埋藏一切回忆 啊让我再看看你让我再说爱你 别将你背影离去 分手时候说分手请不要说难忘记 就让那回忆淡淡地随风去 也许我会忘记也许会更想你 也许已没有也许 亲爱的朋友们: “小鸟只是想依人”到这里写完了。… (阅读全文)

小鸟只是想依人(16)

懂得用理智去思考激情的人是聪明人却并不多见。因为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凡克努力想使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当事情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时,男人也总是比女人先冷静下来。 凡克松开女人,抓起身边的薄毯,将女人从头到脚包裹起来,揽进怀里,尤如呵护婴儿般地轻拍着她的脊梁,“人的一辈子哪里会一直顺利,特别是在感情上。除非你已经麻木了。不要太自责,这不是什么天大的罪过。上… (阅读全文)

故乡的云

标签: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它不停地向我呼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别再四处漂泊 踏着沉重的脚步 归乡路是那么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哟 我已厌倦漂泊 我已是满怀疲惫 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那故乡的云 为我抹去创痕 我曾经豪情万丈 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 (阅读全文)

妈妈,为何一定要送我留学(一)

时代变了,人们的思想也变了。 曾几何时,小资情调,理通外国,是那么的令国人不耻,现在呢? 妈妈说:“如果你考不上外国语学校,我们省吃俭用,也要筹钱让你留学加拿大,学好英文,再拿个文凭回来,你爸爸再帮你找门路。有个好工作,不愁没饭吃。看看我们单位的大毛,儿子出国镀了镀金回来,很快在大型外资企业找着了一份工,年薪12万,还常常带女朋友逛五星级饭店,全套西式… (阅读全文)

已保护:小鸟只是想依人(15)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要查看评论请输入密码

已保护:小鸟只是想依人(14)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要查看评论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