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论监督网

做人民喉舌,用证据报道!

不诉不退不撤案 嫌疑人称摆平检察院

字体 -

作者:李新德  来源:中国舆论监督网

——河北省晋州市生产销售假冒农药嫌犯至今逍遥法外

 这是一起罕见的制造假冒农药的团伙,在被河南、山东省等地的工商机关查获以后移交给了河北省晋州市公安局,这起人赃俱获的案件证据完整,连嫌犯都不否认,可是晋州市公安局移交晋州市检察院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检察机关抱着葫芦就是不开瓢,没有退补,没有起诉,也不撤案,致使多名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继续造假。难怪嫌疑人冯占斌有持无恐的说:“检察院被我摆平了!”

鲁豫两省工商打假动真格

作为世界领先的农业科技公司,先正达公司知名产品“克无踪”除草剂在在国际市场上和中国市场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也就成为众多假冒伪劣产品的侵权对象。其中以冯占斌为首的造假团伙自2004年起,大肆生产销售假冒“克无踪”产品。

图一西平县工商局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情况.jpg

( 图 一)河南省西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

2004年7月初,先正达公司在河南省西平县发现大量假冒先正达公司“克无踪”除草剂,经当地工商部门调查发现,该批假“克无踪”共160箱,货值金额52800元人民币。西平县工商局经济检查大队的张队长告诉记者说,经过他们调查证实,这批假“克无踪”是西平人王建生通过河南省驻马店人汪彦斌、河北省晋州市总十庄镇人颜春从晋州市总十庄镇“晋州市春英农药经销站”冯占斌处购买的。经工商部门调查,认定王建生不知道是假货,纯属上当受骗。经鉴定,该假货为不合格的假冒伪劣产品。由于害怕受到处罚,2004年7月10日,汪彦斌主动找到先正达公司人员,说出了假货的来源:造假者是冯占斌所经营的“晋州市总十庄镇春英农资店”。

( 图 二 )西平县工商局查获的假“克无踪”.JPG
( 图 二 )西平县工商局查获的假“克无踪”

2004年7月中旬,先正达公司在山东省济阳县发现大量假“克无踪”,经调查发现该假货来自于晋州市总十庄镇冯占斌处。

(图三)济南市工商局济阳分局的立案审批表.JPG
(图三)济南市工商局济阳分局的立案审批表

7月22日,先正达公司工作人员跟踪从冯占斌处出来的一辆桑塔纳轿车到济阳县城关魏某农药经销店,随即向工商部门报案,现场查获30箱假“克无踪”,扣押送假货的桑塔纳轿车(车号:冀A G3298)和送假者冯力钦,其他三名送假者当场逃跑。

 (图四)当场被查获的送假货的桑塔纳轿车2000.JPG

(图四)当场被查获的送假货的桑塔纳2000型轿车  

工商部门顺藤摸瓜查明:2004年4月份以来,经河北省志城化工厂业务员彭俊中(晋州市总十庄镇东台村人)介绍,冯占斌等人共向济阳县魏某(经工商部门调查,认定魏某不知道是假货)销售假货90箱,价值30000元,参与送假货的车辆有白色福田面包车和桑塔纳轿车,参与送货的有晋州市总十庄镇人的冯力钦、王桂滨等人。

晋州检察院抱着葫芦不开瓢

晋州市公安局接到投诉十分重视,经过秘密调查,于2005年7月17日对冯占斌的造假窝点采取了行动,当场查获假冒“克无踪”60箱,送假货车一部和大量假冒包装箱、造假原料。随后晋州市公安局又在山东省利津县、河北省深州市等地查获了冯占斌等人已售出的假冒“克无踪”,涉案总金额已超过二十万元。就在犯罪嫌疑人冯占斌等人闻讯后逃跑之后不久,晋州市公安局便下发了通缉令通缉冯占斌。

( 图 五 )2005年7月晋州市公安局现场查处运假冒商标的汽车.JPG

( 图 五)2005年7月晋州市公安局现场查处运假冒商标的汽车

( 图 六 )2005年7月11日,晋州市公安局对假冒商标进行立案.JPG

( 图 六)2005年7月11日,晋州市公安局对假冒商标进行立案

2005年9月19日,犯罪嫌疑人冯占斌到晋州市公安局投案,随后取保候审。
2006年3月,晋州市公安局将冯占斌移送晋州市检察院审查公诉。
当受害人和先正达公司都在期盼着案件公审而焦急等待的时候,公安局移送晋州市检察院审查公诉的冯占斌案件既未退回补充侦查,也未移送法院审判,而是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 图 七 ) 造假现场综合图片.jpg
( 图 七 )晋州市公安局查获造假现场综合图片

2006年8月下旬,嫌犯冯占斌和他在晋州市法院执行庭工作的一个姓王的亲戚等三人找到先正达公司的法务人员,并送来壹万元人民币,要求先正达不要追究冯占斌,并说他们已经搞定晋州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只要先正达公司不追究,检察机关肯定不会起诉冯占斌。

因为晋州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已经被他们摆平了。

先正达公司的答复是:如果配合执法机关抓获同案犯彭俊中,积极赔偿受害的河南省西平县农药经销商王建生的损失和先正达公司的经济损失,可以建议司法机关对冯占斌从轻处理。先正达公司派专人不停地跟进此案,但毫无进展。至今,冯占斌案件没有公诉至法院,而是已在公诉阶段被束之高阁。

据记者调查:从2005年7月冯占斌造假窝点被查处后,先正达公司就向办案机关递交了有关案件侦查取证沟通意见,请求办案人员追查冯占斌的同伙,深挖犯罪,扩大战果,如参与造假售假的同案犯、假冒包材供应商和假冒原料供应商。但是冯占斌极为狡猾,在投案后仍拒不交待同伙。经过先正达公司的沟通和跟进,晋州市公安局经过侦查,认定其同伙彭俊中构成犯罪,于2006年4月4日对彭俊中立案侦查并采取上网通缉措施,2006年10月初,摄于法律的威力,彭俊中到晋州市公安局投案,随后被取保候审。彭俊中投案后,是否如实交待了犯罪事实,尚不得而知。彭俊中案件是否又会出现冯占斌案件这种束之高阁、停滞不前的情况?

养虎遗患放纵罪犯谁之责

2007年3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晋州市总十庄镇,在这个被称为“全国百强镇”的总十庄镇的大街上,记者寻觅个遍,已经找不到“晋州市春英农药经销站”的牌子。

为了了解冯占斌的情况,记者以自己的亲戚曾经和晋州市春英农药经销站”有过业务往来为由四处打听冯占斌等人的下落,一位深知内情的女商户对记者说:“你的亲戚肯定是上当受骗了吧?这个冯占斌不是个好东西,和他打交道可得小心啊。”

当记者问起冯占斌现在何处时,她说:现在你就是到他家里也很难找到他,他的门市已经关闭两年了,因为制造销售假农药被厂家发现了,人家告上了,冯占斌被抓以后就被取保候审了,这个家伙别看他个头不高,但人很精明,小眼珠子一眨就是一个鬼点子,就是不走正道。他做生意没有几年,但人被他坑了不少,他四处欠债,我们都了解他,所以他到我这里拿货的话必须给我现钱。

当聊起冯占斌的能耐,这位女商户告诉记者说:冯占斌别的不行,但搞关系非常有路子,他犯了这么大的事情,愣是没有进去,他曾经和我们炫耀说,他把检察机关都摆平了。怎么摆平的?那还不是用钱吗?

另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在一旁插话说,“好狗也改不了吃屎”!冯占斌自从被放回来以后,虽然很少在市面上露脸了,但他仍然在继续干着造假农药的勾当。他倒腾假农药虽然栽了,但却因此和公检法的人混熟了,都成了他的哥们了,现在造假农药也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了,他“因祸得福”了,可是我们总十庄镇和晋州市的名声都被他败坏了,长此以往,谁还敢来我们这里做生意? 

3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晋州市公安局采访,该局负责信访接待的老同志请示了政治处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要接受采访必须要石家庄市公安局批准。几经周折,记者拨通了经侦大队吴大队长的手机,他告诉记者他人在石家庄,当记者问冯占斌等人涉案一事是什么时间移交给检察院的,吴大队长说记不清了,记者又问“检察机关是否做过退回补充侦查的决定”,吴大队长说,记不清了,需要查一下。之后,吴大队长告诉记者,如果要他接受采访,需要石家庄市公安局批准。

当记者再次给吴大队长打电话询问关于冯占斌一案的嫌疑人彭俊中被取保以后,目前是否已经移交起诉?吴回答说:你别问我任何问题,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你如果把手续都办完了,我们局里会安排人接待你。

记者随即来到了晋州市检察院采访,记者向起诉科负责接待的李同志简单的介绍了案件的经过,希望检察院解释一下案件为何至今不起诉、不退补、不撤诉的原因是什么,这位李同志请示了科长以后告诉记者:负责办案的人员现在石家庄,今天你见不到他了,他可能会很晚才能赶回来。记者留下了联系方式,并告诉李同志明天上午10点以前务必和给一个消息,李同志爽快的答应了。

可是只到发稿时,记者也没有接到晋州市检察院的任何回音。

编后语:

早在2000年10月,国务院就已下令“打击假冒伪劣、整顿市场经济秩序”。 2001年,国务院两次召开全国打假电视电话会议,重申打假制劣的政策和决心。2004年8月,国务院部署开展全国范围的知识产权保护专项行动,2004年12月,公安部部署开展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山鹰”行动,2006年4月,公安部部署开展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山鹰二期”行动。同时,自2000年起,公安部、高检院、最高法院、农业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质监总局等九部委每年都联合下文,开展农资打假专项治理行动,将农资打假列为全国三项重点打假领域,要求严厉打击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行为,依法追究有关制售假冒伪劣农资者的刑事责任,可是作为国家的公诉机关的河北省晋州市检察院,却在起诉冯占斌造假农药案件中“抱着葫芦不开瓢”,这与嫌犯冯占斌称被“摆平”一说相互印证。记者采访时也推三阻四不予回答,晋州市检察院的这种行为,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国家公诉机关的公正立场。

责任编辑 弘毅

作者介绍

中国舆论监督网由李新德创办于2003年10月,2004年首发“下跪副市长丑行录”一文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民间反腐网站46天扳倒下跪副市长》(城市快报)、《他们最害怕光》(中国青年报)、《中国网络自由飞翔的雄鹰》(路透社)、《互联网改变中国政治版图》(纽约时报)。
近期报道了辽宁阜新“退休高官”王亚忱案件、河北国投公司董事长梁云才双规致死案件、河北省中国银行石家庄市裕东支行常焕敏被检察机关非法拘禁致死案件、天津塘沽区政府“腐败楼”事件、“两头通吃”的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湖南省)、辽宁省纪委书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等文章,导致多名厅级以上高官落马,创造了网站舆论监督的先例。

更多的文章请在网络搜索“李新德”或“中国舆论监督网。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