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论监督网

做人民喉舌,用证据报道!

最高法直属媒体袒护枉法副院长

字体 -

最高法直属媒体袒护枉法副院长

     是曝光江西高法法官的文章失实 还是儿与他人纠纷父亲胳膊内拐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特约记者 夏 云 胡 砝

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人民法院报》和“中国法院网”同天刊登了记者张景义采写的《依法执行为何被严重歪曲》一文。《人民法院报》大篇幅的刊登后,后者在当日将该报道处理成了头条新闻。同日,新华网的法制频道对张景义一文也作了转载。而引起这一法坛强震的是记者徐祥和裘实所撰写的《江西高法副院长枉法办案玩惨亿万富豪》,昨天,针对《人民法院报》等御用媒体将自己的调查报道定为失实报道,裘实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直属媒体此举实在有老子调查处理儿子与他人的纠纷,难免有不护短之嫌。另徐祥等人还认为,自己所写的文章其实不只是针对江西高法副院长枉法执行,更多的是曝露其利用自己的特权而利用让垄断企业给其断电断水,甚至变相的不让江西银行贷款给身价数亿的富豪而让其捉襟见肘、陷入困境、生不如死。

 

高法两大媒体

为下属法院“伸冤”背后

 

被“中国法院网”定为321日头条和《人民法院报》同日发表的《依法执行为何被严重歪曲》,可以看出作者也就是人民法院报的记者张景义,是在35日前后赶到的南昌,再经过长达半个月的运筹帷幄而突然推出该文的。虽然张文洋洋近万言,不过也充分显示出一个系统内的报纸为地方法院个别领导(尤其是江西省高法副院长郭兵)袒护藏短。

“最让读者感觉到玄乎的是,从法院报张记者的文章中竟然从来都没有提到过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郭兵的名字,而其他人的名字全是真名实姓。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保护郭兵?还是另有难言之隐?”中国法律界著名人士许志永说。

而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十几天里,法院尤其是江西高法做了很多“重要”的工作。他们先是“谢绝”了蜂拥而至的各路记者的采访,其中不但有南方某著名媒体,还有江西省内的各大媒体的记者。而徐祥裘实的文章刊登后不久,江西高法在自己的网站上就登出了一个目前中国司法界最让人笑话也最短命的公告。该公告把作者徐祥和发表该文章网站的站长李新德不经过其他执法机关认定,更没有经过其他没有干系的法院判决,就认定曝光自己法官的一干人等为“拒不执行法院的裁定并诽谤诬陷法官”而成为“犯罪嫌疑人”。该公告还特别要求“徐祥和李新德二人在39日前赶到江西高法接受调查”。随后有关人士采写的《中国两记者曝光法官突成犯罪嫌疑人》一文世界各大媒体转载。接着,江西高法发出所谓公告的20个小时后终于被悄悄的撤下,而徐李二人不但没在指定日期前往江西高法而且还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将以名誉侵权而将江西高法告上法庭。

面对这戏剧性的一切,最早采访过江西高法的江西某报社首席记者金晓明采访过焦点双方后,写出了一篇比较中立和公正的调查报道。没想到,在快要上版前被有关部门叫停。于是,金晓明将自己的作品贴到了自己的博客里。不过,两天后不知道什么原因,金晓明又将《江西高法要告网文作者》的文章自行删除了。有知情者说,那是因为金记者受到了来自高法的压力。

也许正因为如此,江西高法知道外面的记者不保靠,于是他们才一概不接受行业外媒体记者的所有采访。并将所有的宝都押到了《人民法院报》和“中国法院网”身上。

法院直属的媒体对该条新闻的重视还体现在“中国法院网”当天对该新闻的处理手法上:当天这条为江西高法副院长喊冤的新闻被注水后放到了网站的头条位置上。

中国产经新闻报江西记者站雄姓记者,3月中旬也曾赶到江西高法和井冈山法院要求采访,虽然法院是好酒好菜招待,采访的事件却是一概不谈。甚至在熊记者前脚刚走,有关人士的电话已经打到了记者站。

江西高法的一番苦心,也终于在和自己同一个系统媒体的独家采访下而没有白费,一篇近万字的长篇调查报道为此“出笼”。而本来作为一地方法院发生的小新闻,尤其是没有经过最后定论的事件,不管原来那文章是否失实,那条由《人民法院报》张记者写的稿件完全没有分量可以做头条,而第二天(22日)该站的头条《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全文),倒还有点头条的味道并且也十分符合法院系统媒体的风格。

同样值得玩味的还有,在高法直属两媒体近一段时间以来,不断的有江西高法的正面新闻。直到323日,从“中国法院网”上还可以看到有关江西高法院长先生亲自上街发法制宣传传单而构建“和谐”的新闻。

另外,高法直属两家媒体对江西高法副院长的护短还表现在其制作的标题上——《依法执行为何被严重歪曲》,而新华网法制频道在转载时,不得不改成了相对中立的《江西高院被指执行案件“枉法” 记者调查真相》。

 

断章取义张记者

妄说他人文章“失实”

    昨天,《江西高法副院长枉法办案玩惨亿万富豪》的作者之一裘实则为此表示:“作为老子媒体来写儿子和他人的纠纷甚至矛盾,还有什么公正、公开和公道可言?”

文章的作者之一,某中央级媒体的记者徐祥则为此表示,本来在方方面面的压力下,他开办的“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网站已经被有关部门屏蔽,另外他也准备三缄其口不再发表任何意见,更不想再参与江西高法郭兵枉法事件,但作为高法的两大媒体指鹿为马地说自己的文章“失实”。那么被逼到死胡同的自己只好站出来解释一二并对有关媒体进行质疑。

“从张某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当时南昌百货投入的只是6亩多地,和先期工程的投入600多万元,两项相加也就1000多万,那么现在要执行南昌百货的8000多万从何而来?难道,案外人亿万富豪章主恩盖房子的钱是偷来的,材料是骗来的抑或大风刮来的?原来南昌百货和那么多合作单位之间的欠债甚至银行的贷款,究竟花到了哪里?为什么没人查?”徐祥说,“另外南昌百货被免掉的数千万元有无此事,为什么不对当事银行进行调查?难道只凭当事人经理的一句话就打发了?既然真如某经理所说,那么有关人士手上的审计报告又是从何而来?”

徐祥还为此表示:“《江西高法副院长枉法办案玩惨亿万富豪》总共总结了副院长郭兵数大问题,譬如利用手中的权力变相的不让有关银行贷款给章主恩,而导致5亿资产的章没有一个银行敢和他谈贷款的业务。至于一个准五星级宾馆不断的被指偷电偷水而被江西诸多媒体曝光,江西又是怎么去体现保护企业尤其是保护私营企业政策的?章究竟得罪了哪路神仙和‘大人物’?”

对于,银行不敢给亿万富豪章主恩贷款,江西某银行中层张道(化名)先生解释说:“虽然没有人来明说不要给章主恩贷款,但是款刚一贷过去钱一到账就被高法郭院长带人封了,谁还敢和章主恩发生业务关系?”

文章的作者之一裘实则表示,那法院报的张大记者怎么不说说,上到中央吴官正,最高法院肖扬以及江西省各级领导对此案的批示。至于0层的问题,江西省人大曾经给井冈山检察院发函要求纠正井冈山法院的错误认定,这早已经说明了一切。另外,江西高法等法院因为国恩宾馆的事而被《人民日报》内参曝光,最后该机密内参被郭兵在公开场合宣读,张大记者怎么又不去调查。所以说,张不但带着法院御用记者的先入为主而且还四处断章取义避重就轻。

江西国恩大酒店总经理章主恩昨天也为此发表了如上相同意见。章主恩还表示,那个记者来的时候,他历数了郭兵等人的种种枉法行为包括向其出示了诸多的书证,没想到那记者利用他说另外一件事是某某人告诉的,而将郭兵一切都演变成了道听途说似的,真是无耻之极! 

“更滑稽和小儿科的是,那法院报的张记者还说高法的法官“不吃当事人一顿饭、没抽一根烟”,这样的话要是放到30年甚至20年之前,绝对还有人信。为此,这还让人想到某些人刚学写新闻时,常如此写到‘他拿到了失而复得的某某元人民币,连忙抽出某某元赠送给对方(一般都是警察)而被对方婉言谢绝’,不吃饭不抽烟和谢绝赠送,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徐祥最后笑了笑说。

先期转发揭露江西高法郭兵的文章,随后被江西高法定为犯罪嫌疑人,后来不得不加入到反击江西高法葫芦法官的李新德昨天同样为此感觉到滑稽异常:“法院报的张记者说发表该文章的网站是一个人网站,其实作为一个用46天扳倒下跪副市长的“中国舆论监督网”,从来就没有讳言说自己不是个人网站。套用一大家的说法,世界级的媒体你说假话没人信等于没说,个人级的只要说的是真话,一样振聋发聩一样轰动全世界。”

(转载文章请注明来源:中国舆论监督网)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八问 - 2007年3月23日 18:18

    **** 00:29:24 八问中国名记: 1。夏 云 胡 砝到底是谁? 2。你不是攻击中国投诉网是个人网站,不可以有记者吗?,而你以中国舆论监督网特约记者自居,难道中国舆论监督网不是个人网站了,就可以有记者了? 3。张景义是合法媒体人民法院报的正规记者,徐祥污蔑人家是御用记者,是何居心? 4。徐祥自称为此事在南昌调查15天,能否把自己住在那里,花费多少的票据公开出来? 5。徐祥吹嘘自己在某中央级媒体做记者,能否公开一下是哪个媒体,记者证编号多少? 6。徐祥在南昌调查期间究竟是以什么名义进行的? 7。明明徐祥是和一个不明身份者同去南昌的,为何非要牵扯上李新德? 8。明明是徐祥自己拉的屎,为何非要在群里诬赖该文章是李新德一手策划?

  2. 2
    由来已久 - 2007年3月23日 18:25

    徐祥找垫背的甚至翻脸无情,三番五次暗算、利用媒体朋友已经不是稀奇事,很多吃过他亏的朋友都耻于为伍。这个事件中李新德也被拉下水,建议站出来做出澄清!

  3. 3
    plenty of fish dating site - 2019年11月12日 00:45

    If you wish for to improve your familiarity simply keep visiting this website and be updated with the most up-to-date gossip posted he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