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论监督网

做人民喉舌,用证据报道!

江西盗伐原始森林数百亩无人管 官员参与其中

字体 -

作者:熊运频  转贴自:中国民生网   

江西省吉安市吉安县盗伐森林罪犯在职能部门和司法部门的袒护下,至今仍逍遥自在;400余名农民诉求补种赔偿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支持,几年来在维权路上被漠视的现象何时才能结束?行政、司法部门何时才能给农民一个满意的结果?这个县国土面积的森林覆盖率达到70%以上,多么让人欣慰的数字。然而就是在这个县,却发生了一起让人瞠目结舌的盗砍滥伐几百亩森林的大案。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起盗砍滥伐大案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历时达10个月之久!其间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却迟迟得不到回音。从2004年到2006年,时间横跨了三个年头,终于有一个盗伐者被司法机关提起公诉,但是在这起特大盗砍滥伐案中倒卖采伐证者、玩忽职守者、监管不力者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村支书私签森林资源转让合同引发盗伐大案

2004年10月13日,吉安县永和镇龙山村委会支部书记周道辉和该村住仁山村民小组长周梅福、周春山,在没有征得群众同意的情况下,私自与永和镇个体老板赖金苟签订了一份合作造林协议书,将近千亩的山场承包给赖某经营30年,协议书中规定:山场原存在的山场上的所有立木,折价为11万元由赖某一次性支付给住仁山村民小组。与此同时周某等人又以村民小组的名义协助赖某从县林业局办理了244立方米的木材采伐许可证,一起森林浩劫由此拉开序幕。

村民连连告状,支书却获先进荣誉称号

住仁山村民周道生告诉记者:“被村支书私下卖掉的香炉山、石门介山,自古以来就受到村民的保护,多少年来,村民们为了护林,不仅付出了汗水,而且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周道生还告诉记者:“现任村支书周某不仅私下非法转让森林资源,很可能他就是盗砍滥伐者的合伙人,广大群众对周某的所作所为非常气愤,但是群众越告状,他的荣誉却越多,在村民的一片非议声中,周某不仅没有受到处罚,反而被政府授予‘先进共产党员’称号。”

记者注意到,该盗砍滥伐的地点距吉安县城约8公里,距永和镇约3公里,距村委会仅1公里,在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如此大规模的砍伐并非偷偷摸摸的行为,为什么政府没有人出面干预?林管站的工作人员又到哪里去了?村委会为什么对盗砍滥伐者不闻不问,村支书周某为什么还能够评选上“先进共产党员”?而且至今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呢?

两份差异巨大的鉴定书,孰是孰非?

住仁山的村民代表告诉记者,他们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要求相关部门到实地调查取证,但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执法部门都没有人支持群众的意见,在无奈的情况下,老百姓只好自掏腰包1.3万元,吉安县林业局指派3名“工程师”前往“石门介”、“香炉山”进行活立木蓄积和已采伐的马尾松面积和蓄积的评估。

2005年10月29日,吉安县林业局森林资源评估领导小组的评估结果显示:被非法转让的森林资源总蓄积为5239M3,其中被采伐的蓄积为788 M3,被非法转让的山场总面积为771亩,其中被采伐的面积265亩。这一结果引起村民的一片哗然,村民不服吉安县林业局的评估结果,于是又自掏腰包2.5万元,重新委托江西林业司法鉴定中心对上述山场进行司法鉴定。

2006年4月15日,江西省林业厅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结束,在这份长达11页的鉴定书中表明:被非法转让的森林资源总蓄积为5532 M3(和吉安县林业局的评估结果接近,相差293 M3);其中被采伐的蓄积为1689 M3(和吉安县林业局的评估结果相差901 M3);被非法转让的山场总面积为922亩(和吉安县林业局的评估结果相差151亩);被采伐的面积301亩。

超百万元的资源11万元转让说明什么?

根据吉安县林业局和省林业司法鉴定中心的评估结果,龙山村委书记周道辉与周梅福、周春山私自转让给赖金苟的山场中,仅马尾松的蓄积就超过了4000 M3(吉安县林业局的评估结果4256 M3,省林业司法鉴定中心的评估结果4035 M3),如果按照目前马尾松的市场价格每立方米430元计算的话,总价值在170-18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将近300亩可以采脂的湿地松。这样巨大数额价值的原始蓄积木森林,仅以11万元转让,难怪老百姓要“誓以山场共存亡”!据村民反映:“当地林管站的副站长李某,早已是腰缠百万的富豪了。因为在他辖区内,不管是谁采伐林木,都要向他‘进贡’,少则几百元几千元,多则几万元或者入股分红,这也正是采伐林木批少伐多成为当地一种普遍情况的根源所在,如果林管干部忠于职守,政府官员清廉自律,象这样明目张胆历时10个月的盗砍滥伐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为什么倒卖《采伐许可证》的人却是案外人?

老百姓说“十几年前,赖金苟还穷得叮当响,而十几年后的今天他已是一个千万富翁了,他既不开工厂也不经营百货,就是靠吃林业迅速暴富的,靠偷税漏税发家的”。吉安县原林业局长李梅芳,去年就因受贿被判刑,而为住仁山村民做鉴定的吉安县林业局工程师蔡玉轩也在李某之后因受贿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个事实好象为老百姓的说法做了个注脚。

赖金苟在周梅福等人的协助下,非常顺利地从吉安县林业局拿到了244 M3的林木采伐许可证。可是一转身,赖金苟就把这份许可证以10万元的价格倒卖给了陈瑞深,这样一本万利的生意,怪不得赖某十几年前就从一个窑工变成千万富翁。(村民们认为陈和赖其实是合伙人关系。)正是这位陈瑞深近乎疯狂的盗砍滥伐,致使1689 M3(吉安县林业局评估为788 M3)的原始林木遭到了彻底毁灭。

陈瑞深2006年3月8日被吉安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于2006年8月10日被吉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让人心存疑惑的是始作俑者周道辉等人以及倒卖采伐许可证的赖金苟、玩忽职守的林业管理人员等却好象完全与此案无关。记者在电话中采访吉安县林业局的领导时曾问过这个问题,他们说:“赖金苟是以合同的形式转给陈瑞深的。因此,一切责任都是陈瑞深的,与赖金苟无关,林管站李某的问题我们也正在调查之中。而村委会书记就不是我们林业部门能管得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四十二条明确规定:买卖林木采伐许可证、木材运输证件的,由林业主管部门没收违法买卖的证件、文件和违法所得,并处违法买卖证件,文件的价款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正是赖金苟的倒卖行为,才导致一千几百立方米林木被盗砍,他难道不应受到法律的追究吗?

赔偿、造林、村民难圆的心愿

周道辉等人一手炮制的非法转让原始森林资源案,终于受到了处罚,吉安县林业局于2005年2月28日作出《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住仁山村与赖金苟签订的转让合同无效。山权终于又回到了村民的手中,然而青山再也难于恢复往日的神韵!

2006年4月13日,在永和镇政府和吉安县林业局的协调下,赖金苟在扣除已付转让款20万元的基础上,另外一次性补偿住仁山村人民币4.5万元。到目前为止,这就是赖金苟在涉及这起盗砍滥伐大案中的唯一“惩罚”。当住仁山的村民强烈要求赖金苟还必须补种树木、赔偿时,赖金苟说:“补种树木的事与我无关”。而林业局的主要领导也对记者说:“造山的合同已被解除,补偿款也已付清,种不种树这的确是住仁山村民的事情,再要人家(赖金苟)种树就过份了”。记者查阅了《森林法》,看到其中第三十九条是这样规定的: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除依法赔偿损失外,由林业主管部门责令其补种盗伐株数10倍的树木,没收盗伐的林木或者变卖所得,并处盗伐林木价值3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从法律规定来看,村民要求赖金苟等人补种树木的要求是完全合法的。但是住仁山村民向吉安县人民法院的诉讼请求却得不到法律的维护,“驳回原告吉安县永和镇龙山村委会住仁山第六村小组、第七村小组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000元仍由村民承担。”如此判决结果,让农民心灰意冷,司法部门即不严惩盗伐森林的犯罪,也不责令罪犯补种山林,如此枉法判决让罪犯逍遥法外,司法如何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得以实施?

如果按照省林业司法鉴定中心的评估结果,住仁山村民的直接损失为:72.6万元(1689 M3×430元/M3),如果按照吉安县林业局的评估结果村民的直接损失应为:34万元(788 M3×430元/ M3),根据法律规定,村民有要求得到赔偿的权力,也有要求其补种树木的权力。村民们还告诉记者:“为了保护国家原始森林和他们的合法利益,请林业部门做鉴定我们花了4万多元钱,请律师也花了差不多2万元,赖金苟补偿4.5万元就完了吗?如今是犯法的逍遥自在,受害者却苦不堪言”。他们纷纷表示,倾家当产也要讨回一个公道,他们相信共产党是一个为民的执政党。从农民兄弟口中说出此言,作为记者的我为他们流下了欣慰的眼泪。

农民的损失能否得到赔偿?补种树木的要求能否实现?如果没有执法部门的严格执法和政府的大力支持,这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本站将继续对此案的进展予以关注。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傲雪冰霜 - 2007年3月27日 05:28

    我们福建省三明市清流县也一样,从1999年延续到2004年太山村被盗林木超万立方米,涉及16个林小班.清流县森林公安一句—立案侦查就将案件拖到今,盗划林木者依然在当地森林公安鼻子底下横行林中.举报者遭到暴力报复,举家至今流落他乡,有苦无处申.这个世道就是这个样吧,党中央远在北京,胡主席,温总理那么忙,完全不可能关注到发生在林区的这些事.看开些吧,想开些吧,只有靠老天爷去收拾那些吃老百姓血汗的畜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