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论监督网

做人民喉舌,用证据报道!

王承志和他迟到的《撤销案件通知书》

字体 -

前言:中国舆论监督网2006913日发表《靠山吃山:徐州市公安局云龙分局的“生财之道”》一文,讲述了南通商人王承志的不幸遭遇,翔实的证据和令人震撼的事实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文章一时间在网络上被纷纷转载,就在文章发表半年多的时间里,传来了徐州市公安局云龙分局撤案的消息,这个迟来的消息,并没有给 王承志先生带来太多的欢喜,因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心头都被一种恐惧所笼罩,想起在云龙公安局的那些日日夜夜,他心中不禁一阵的颤栗,下面是王承志发给本站的来信,对徐州市公安局云龙分局的行径进行了无情的鞭挞……

  

“撤案通知书”

200742上午10点多,我接到来自江苏省南通华通大酒店培训中心的的电话(号码0513-85107294),一个自称是公安厅姓王的在电话里说:“你不是给梁保华省长去邮件反映你案子情况了吗?现在我们想和你见见面。”我说:“以前我来过公安厅,也有个姓王的在电话里025-83526234让我还是找徐州公安局,他还嘲笑我说‘你的思维混乱’。我怕他对待我也象其他上访者一样抓起来当成精神病灌药,从此不敢再去找公安厅。”接着他问我想要什么样的结果,我反问他:“明明是黑帮敲诈我,徐州公安局云龙分局却警匪勾结反办我诈骗,应该是什么结果?黑警与敲诈分子要不要抓起来?”他说:“你的案子立案有据,程序合法,我们不认为有什么不妥!”我说:“你就这样轻描淡写,什么叫立案有据,都有什么证据啊?”他说:“你来徐州后我们再告诉你…反正你有诈骗嫌疑!”我问他疑罪是有罪还是无罪……就这样争执起来。最后他说:“你不是要结果吗?现在我就在电话里告诉你结果,你的案子已经撤销了你知道吗?!”我说没人告诉过我。他说是因为找不到我。我说:“我的手机号码在网上都公布了,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我没有家吗?怎么会找不到我?!”他说:“那我现在告诉你也一样!” 我说:“怎么就凭你嘴里这样说说就算?”他说:“那就叫他们就寄给你吧。”

下午5点多,姓王的又用南通市公安局纪检的电话(号码0513-83560387)打给我,无非还是“立案有据,程序合法”之类的话,还教训我说:“我们了解到你是教师出身,现在还在做生意,你在这个事情的处理上欠考虑!”

 我很激动:“你这是站在什么立场啊?!警匪勾结迫害了我却反来教训我!怪不得他们这样胡作非为!难道这事情就这样轻描淡写吗?!我差点被刑讯逼供弄死在监狱里你知道吗?!”他说:“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刑讯逼供有什么证据?” 我说:“证据不是都交给你们了吗?我的证人耿静差点被打死你知道吗?!”他说:“你写的东西我们都看了!什么叫‘想’把他置于死地啊?!‘想’是什么意思啊?!”我说:“难道你们认为这还不够吗?几十个社会流氓用刀棍把他打得浑身是血还不够吗?!凶手已经放了知道吗?!而且是市刑侦队指使办的取保候审,周福海就在市刑侦二大队做副大队长知道吗?!”徐州市刑侦队指使铜山检察院让夹河派出所将绑架、抢劫、毒打接受记者采访过的证人、正直保安耿静的极端恶劣的报复案件以“非法拘禁”名义上报,然后再以“非法拘禁不成立”名义将凶手李祥玉取保候审放掉,对另一同案凶手的通缉自此夭折。以上都有铁证。他却还是轻描淡写地说:“周福海在刑侦队的情况我们知道!”我非常气愤:“你还在轻描淡写!调查我案子的其中一个记者被杀了你知道吗?!”他却说没有证据证明与我的案子有关。接着他让我把相关刑讯逼供的证据给他传真到0513-85020510。我正让我们工作人员把监视居住时的两段录音和耿静被打的自述经过传给他们,他听见后,让我把更多的证据给他,我没答应,说:“我们的证据有几十万字,都给你到天亮都传不完!” 

警匪勾结疯狂迫害带给我心灵无穷无尽的伤害。

我个头1.77M,平时都160多斤.可刚出来的时候,我只有120多斤!整整瘦了40多斤,浑身是伤是脓,身上除了骨头就是松松的皮!我经受了怎样的折磨?!直到如今,因迫害时每天被拷得肿胀发麻,我的双手手腕再也提不起重物。脖子也曾多次被掐(其中有在狱中被杀人犯掐晕死过去),至今一直吃药,而且喉管竟然可以左右摇摆,心脏也因长期气愤郁闷而引发偶发性早搏。我现在经常感觉脖子肿胀,好象一直被掐着,成天忍受着煎熬。还有我的屁眼,因为经常被抠,至今一直感到难受。我爱人因我被迫害时恐惧、焦急、绝望等压力过大,造成无法治愈的内分泌失调。严重时,今年才34岁的她几乎断了月经!日本鬼子怎么迫害中国人我不知道,人民警察周福海勾结敲诈分子对我的侮辱、迫害与折磨让我明白:徐州黑公安的凶残与无耻是任何媒体上都没有描述和报道过的!后来,中国舆论监督网以《靠山吃山:徐州市公安局云龙分局的“生财之道”》为题首次报道此案,我被迫害的惨剧得到国内外正义人士的广泛关注。但紧接踵而至的却是证人被打、凶手被放、暴露身份的记者杨培竹于200724日在敲诈分子李孟义的家乡邢台出车祸不名不白地死亡!杨培竹,原《记者观察》杂志社权益部主任,身前与另一著名深度调查记者前往徐州市对我被迫害及耿静被打的案件进行深入调查,出徐州城时连换了四辆车才甩掉不知道为什么到处盯着我们的警察。当时,经验老到的杨培竹便提出,为了预防万一,必要时我们分头行动,以免证据全“丢失”。造成杨培竹车祸的肇事车到现在还没找到,他的电脑交还给他前妻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却已全被删除。(证据删除得完吗?我们有一大堆个备份!但杨培竹在邢台调查到的证据是什么?难道就永远是个谜吗?!)我向当地110报案他们却说要家属报案才行,而当时杨培竹的身前好友刘某(她因也怀疑杨培竹的死因竟然费尽心思找到了我的QQ号码!!!)很疑惑,问杨培竹的妹妹杨雪玲:“怎么(驾车者)王涛一点都没事,哥(杨培竹)却死了?” 事故科处理此事的马福宝(0319-4560191)也疑惑王涛为什么不去事故科配合他们(而王涛却告诉杨培竹的家人说他去了),马福宝还疑惑,车只擦了一点怎么出这么大事故(而王涛说车撞得一塌糊涂)。传真发到后,南通市公安局纪检的同志想看一下是什么东西这么什么神秘,他们慌忙用双手遮住。当晚,他们一行四人便直扑徐州。410上午,云龙分局(0516-82321300)打来电话说,我的案子已经撤销,通知书将给我寄来。我问他姓名他不说,问他到底准备怎么结束这个假案他也不回答,匆匆就把电话挂了。当天中午,南通开发区中兴派出所干警王永兵到我家里询问我的家里都有些什么人,都在做些什么事,并抄去我们家的车牌号。我爱人得知情况后到居委会追问,他却说是例行公事,每月都要查访七八十户居民的情况。我爱人说:“知道你们是为了我们家王承志的事情。”于是他就直接问我爱人到底是什么事情。我爱人将我被迫害的简单经过告诉了他。其实,他到我家问情况并不是什么例行公事,而是徐州市公安局局长沈文祖(南通海门人)通过私人关系让他们找我。找我干什么?2003年被迫害至今已有四年,为什么才撤销案件?是想给我“封口费”之类的让迫害我的警匪双方继续逍遥自在?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耿静、杨培竹的昨天就是我的明天?411,我家属收到了《撤销案件通知书》,没有落款,只盖了徐州市公安局云龙分局的红印。疯狂野蛮的迫害过后,《撤销案件通知书》中他们竟然还在继续侮辱我为“犯罪嫌疑人”!!! 

回忆让我痛苦。天黑了,天空没有一丝阳光。 

 

 

 

 

受害人:王承志13989413949

 

2007412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yanwuji - 2008年5月5日 21:47

    佩服李先生的勇气,向您致敬! 但觉得奇怪的是,怎么留言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难道这也和我们“伟大”的“荡”领导下的“著名”的“网管”有关? 若是,则只能用“无齿(耻)下流”来形容了。

  2. 2
    南京老姜 - 2008年7月18日 04:34

    支持,祝网站越办越好!!

  3. 3
    南京老姜 - 2008年7月18日 04:39

    照片不显示

  4. 4
    call girls - 2017年11月17日 10:40

    I always spent my half an hour to read this web site’s content everyday along with a cup of coffe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