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论监督网

做人民喉舌,用证据报道!

关于

字体 -

这是一个页面范例,您可以编辑本页面并增加您或者网站的信息,您可以创建任意多的页面或者子页面,并在后台进行管理。

分享博文至:

    15 条评论

  1. 1
    光明剑 - 2007年2月18日 19:18

    湖北省监利县法警“失手” 弄瞎老汉一只眼

    法院本是老百姓说理的地方,是公正、文明的象征。然而,湖北省监利县老百姓却对此产生质疑:该县法院在执行强制拆迁过程中,将一无辜老汉打伤,导致该老汉右眼球被摘除,还患上精神分裂症。

    被打致残的老汉叫胡志贤,今年51岁,是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七根檀子村人。提起自己无辜的遭遇,胡志贤仍心有余悸。

    据胡志贤称,2006年6月15日,湖北监利县投资咨询公司荆南大道建设项目经监利县房产局,县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批准,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在房屋拆迁补偿按照协商未果的情况下,监利县法院以(2006)监行执公字第406号发布公告,公告载明:本院责令被执行人胡枝贤在2006年12月17日前自行拆除其位于本县容城镇七根檀子村,监利容城荆南大道红线范围内的房屋。到期仍拒不履行的,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2007年元月9日中午,他来到胡枝贤家串门,被告知法院准备对胡枝贤家实行强制拆迁。中午1时30分左右,法院的执法人员强制划分警戒线,所有人员都退出了警戒线外。2时左右,胡敬能(被执行人胡枝贤的侄儿)看见法院雇请的人在搬其叔父家的东西。便上前说道:“你们不忙搬,等户主来后,再开始不迟。”遭到多名穿警服的殴打,被强制拖到法院门口的警车上带上手铐。胡志贤和胡敬能的母亲赶到法院门口给法院的人说了不少好话,两名穿警服的人过来,将胡志贤按在地上,用脚踢。随后,一个大个子穿警服的又把他推上一辆“依维柯”警用车内继续殴打。并用电棒猛击他的鼻梁,右眼,后颈等处,而且边打边说:“你们认为老子不打人,今天老子就要打,打死你们!”在送看守所时,因伤情严重,看守所拒绝接受,随之被送到医院。

    据胡志贤的一位主治医生介绍,胡被送来时,多处软组织损伤,右眼球破裂。医院方立即对他实施眼球摘除手术。现在患者鼻骨骨折,由于受到惊吓,患上精神分裂症,晚上睡不着觉。

    据一胡姓村民讲,当时,他正好经过法院门口,看见一群穿警服的人拼命用脚踢,用警棍击打胡志贤。围观的群众要求打人者住手。车上一名打人者说“不打?老子打的就是你们!”

    “法院的人行为令人发指!其影响极端恶劣!光天化日之下将好端端的一个人眼打瞎了。”一位村民气愤地说。据记者了解,监利县法院多名法警在强制执行拆迁过程中,在警戒线外将围观人胡志贤拖至法院大门前公然进行殴打,导致胡右眼球被摘除,身上多处受到伤害。许多知情的村民愤愤不平,纷纷联名请求有关部门能严肃处理执法犯法的法警,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为此,监利县委、县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由县政法委组成的调查组。调查组初步调查结果认定:法警打人的事实客观存在,属“意外”事件。

    湖北松之盛律师事务所赵莉律师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人民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有违法行为的应当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监利县法院法警在执行公务时,如果存在故意伤人,属故意伤害,应承担刑事责任。如果属于过失伤人,那应该追究渎职责任。

    监利县委,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应该给当地老百姓一个说法

  2. 2
    我们想回迁 - 2007年2月21日 02:12

    我们是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的动迁居民: 我们的动迁新楼于2001年月14日开始配户,由于我们曾举报和抵制房屋开发商的违法行为,受到他们的报复,不依法安置我们回迁。一直拖到2002年8月27日,他们把全楼住房分光卖净之后才通知我们回迁安置住房,然而此时安置我们回迁的住房的周围早已建满了违章广告、牌匾和违章建筑,严重破坏了我们的生活环境。我们依法要求在配户之前将这些违章广告、牌匾和违章建筑彻底拆除,然后依法结算安置我们回迁,但是房屋开发商说:“房子交给房产局了,要拆除这些违章广告、牌匾和违章建筑,你们去找房产就局。”而市房产局以没有执行权为由,连年多次向综合执法局发出公函,要求依法彻底拆除我们安置回迁住房周围超出原设计的一切违章建筑和违章广告、牌匾,但是七年多过去了,这些违章建筑和广告牌匾依旧还在。我们为此多次到市政府、省委省政府上访,省委省政府将问题转回房产局。市里领导多次批示,指定解决。 我们反映的问题事实清楚,法规明确,诉求合理,有理有据。然而八年过去了我们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我们反映的问题上过报纸内参,抚顺市监察局长也支持我们,并做出了批示。但是我们的问题还是迟迟没有解决。 孟凌斌常务市长两次为我们的问题作出批示,省委省政府也多次发过公函。但是我们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常务市长指定专人解决我们的问题,但是距市长批示18个月过去了,我们的问题依然如旧,没有进展。 现在我们手中有省市信访办,省委批示,市长批示,我们可以求助的部门都已经去过了,八年了,我们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我们有如下要求,希望可以得到解决。 1、在配户之前依法彻底清除我们回迁安置住房周围的全部违章建筑及违章广告、牌匾,使其恢复原貌。 2、让房屋开发商和有关责任方依法赔偿其对我们违法侵害,不履行责任和义务及耽误我们回迁而造成的一切损失。 3、依法纠正和处理房屋开发商对我们的违法侵害行为,尽快依法安置我们回迁。

    我们的问题很简单,但是没想到解决起来却证明难。八年了,我们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动迁问题不在法院和仲裁的范围内,我们只有信访这一条路。然而,我们经过证明多年反反复复、辛辛苦苦、曲曲折折的上访,换来了厚厚的批示和公函,而问题还在。难道只有无休止的等待下去吗??????????希望大家可以帮帮忙,出出主意也好

  3. 3
    chunyu - 2007年2月22日 21:47

    Saturday, February 10th, 2007 5:02 am

    官司胜诉难执行 上访被送劳教营

    安徽宿州市是一个经常在焦点访谈、今日说法被频频暴光的省辖市,近几年来暴光“疫苗事件”“挖眼事件”、“征地事件”使宿州市成了“明星城市”。由于贪污腐败较为严重,群众冤假错案频频发生,在通过正常程序不能解决的情况下,群众经常省上访,刘淑银的案子就是最典型的一个。

    现重点反映一上访群众刘淑银被劳教的问题。

    宿州市对刘书银的劳教决定书

    砀山法院的判决书

    刘淑银因自家的承包地被修路占用没得到一点补偿的情况下,起诉到法院,案件胜诉后,但自己的承包地仍然别无偿占用,问题没得到解决。刘淑银自己将被占用的土地挖回来,被修路的一方打伤。但是公安机关一直不给解决。刘淑银到县委反映情况,砀山县委书记张祥根以影响招商引资、扰乱办公秩序为由指示砀山县公安局对刘淑银进行拘留10天。刘淑银出来后到安徽省为信访,刚到安徽省信访局门口,就被长期在省信访局门口拦截上访群众的宿州市信访局的官员截住。随后,他们以回去解决问题为由将刘淑银带回砀山。第二天,再次对留书银拘留10天。期满后,砀山县委书记张祥跟指示县公安局对刘淑银劳教1年半。

    刘淑银不服提起行政诉讼后,宿州市市委书记唐成沛和砀山县委书记张祥根又指示、干扰、阻挠法院判决,指使法官不敢审理判决。

    宿州市委书记唐成沛和砀山县委书记张祥根面对群众的冤假错案和各种问题不是解决,而是对上访到省、中央上访的群众一律扣上扰乱国家机关办公秩序的帽子而进行拘留、劳教。其中上访群众最多的砀山县就有多名群众被劳教、拘留。

    目前,被宿州市市委书记唐成沛和砀山县委书记张祥根关押、拘留、劳教的信访群众很多。恳请新闻媒体和舆论监督者深入调查处理,为民平冤!

    联系人:安徽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宋辉。电话:13063403202。

    附:行政诉讼状

    原告:刘淑银、女、汉族、64岁、文盲、安徽省砀山县人、农民、住砀山县城关镇白庄村。

    被告:宿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高莉。

    诉讼请求: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撤消对原告的劳动教养决定。

    事实与理由:

    一、被告认定原告刘淑银扰乱机关单位秩序的违法行为与事实不符,也就是说原告的违法事实不存在。

    1、原告是正常的信访行为,没有扰乱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的办公秩序。原告刘淑银因要求执行乡政府裁决、要求公安机关处理自己被他人打伤的问题到县委反映,这两个案件是在2005年砀山县政府和市公安局大接访期间接待并批示由砀山县公安局和砀城镇政府处理的案件。由于这两个案件拖延了一年之多,原告多次要求砀山县公安局和陇海乡政府(现划归砀城镇)处理未果,才于2006年6月30日去砀山县政府要求解决问题的,砀山县公安局即不给原告落实解决问题,又不给原告做疏导工作,反而以原告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将原告拘留十天。2006年7月11日原告找到砀山县公安局局长晁友福要求解决问题,但仍不予答复。没有办法,原告才于2006年7月21日到安徽省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信访并要求解决问题。因为当日是星期五,没能解决。2006年7月24日又到安徽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询问信访结果。原告的这一行为是正常的信访行为,没有扰乱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的办公秩序。

    砀山县公安局得知原告到省上访,派人以处理问题为由将原告接到砀山,第二天又以原告在省政府大吵大闹为由再次拘留原告10天,并出具了拘留决定书,期间是2006年7月25日到8月4日。2006年8月4日,砀山县公安局在原告拘留期满之日,又以同一事实、同一理由对原告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原告有冤案得不到解决,通过合法的途径到县政府、省政府并要求解决,虽然说话声音高但没有故意扰乱县政府、省信访办的办公秩序。现原告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被砀山县公安局两次拘留,进而又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

    2、被告的《决定书》认定原告的主要违法事实是原告在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闹访,扰乱了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的办公秩序,并以此对原告作出劳动教养处罚,但是这一事实是不存在的。

    如果原告真的扰乱了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的接待秩序,为什么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没有报警?为什么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处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为被告作证的?为什么被告所举证的证人证言都是砀山和宿州市住省的上访劝退工作人员?相反,省委、省政府的工作人员还热情接待了原告,并安排接待日期和处理措施,从没有被扰乱一说。

    二、被告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一事不再罚的基本原则。

    2006年7月21日到2006年7月24日原告在省政府信访接待处上访,砀山县公安局得知原告到省政府上访后,派人以处理问题为由将原告接到砀山。第二天,砀山县公安局不但不给解决问题,反而以原告在省政府大吵大闹为由再次拘留10天,并出具了拘留决定书,拘留日期是2006年7月25日到8月4日。但是在原告拘留十天的期限届满之日,被告又以同一事实、同一理由再次对原告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对当事人同一违法行为,给以两次处罚,这明显的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基本原则。

    三、被告违反《安徽省劳动教养实施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九条、第十一条的规定。

    《安徽省劳动教养实施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下列人员不予收容劳动教养:(一)又聋又哑的人、盲人、呆傻人;(二)严重疾病患者;(三)精神病患者,但是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四)怀孕或哺乳自己未满一周岁婴儿的妇女;(五)其他丧失劳动能力的人。 《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十条规定了十种能劳动教养的情况,原告均不符合劳动教养十种情形的任何一种。《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对精神病人、呆傻人员不得决定劳动教养。对盲、聋、哑人,严重病患者,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婴儿的妇女,以及年满六十周岁又有疾病等丧失劳动能力者,一般不决定劳动教养;确有必要劳动教养的,可以同时决定劳动教养所外执行。

    原告现年已64岁,身患高血压(高压190,低压170)、冠心病、身体浮肿,腿部做过大手术,行走困难,早已丧失劳动能力了。根据这些法律规定,即使原告真有扰乱机关办公秩序的事实,也不应当采取劳动教养的方法对待处罚原告,更何况原告的行为只是通过合法途径的信访行为。所以说被告违反《安徽省劳动教养实施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九条、第十一条的规定,依法应予撤消。

    四、被告的劳动教养决定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0条的规定,应依法撤消。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0条的规定: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人民政府具有行政管辖权的行政机关管辖。如果说原告真的扰乱了省委、省政府信访的办公秩序,也应当由省信访办报案,由违法行为地合肥市公安机关处理。被告和砀山县公安局无权对原告进行治安处罚或劳动教养。

    总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对原告的劳动教养处罚与事实不符、严重违反法律的规定,原告不符合被劳动教养人员的范围,被告对原告的劳动教养处罚应依法撤消!据此,原告特依据《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具状向你院起诉,恳请贵院能不畏强权依法裁决,维护原告的合法权利。

    此致

    墉桥区人民政府。

    原告: 刘淑银

    2006年11月8日

    (本文未发表于首页, 已被阅读83次) ——————————————————————————–

    本文通告引用(Trackback)链接: /wp-trackback.php?p=9323 《官司胜诉难执行 上访被送劳教营》共5件评论 季雨的评论 February 10th, 2007 at 6:12 am 一些地方官员为了不使自己的违法行经被暴光和被反映到上级政府,不惜动用非法手段,对上访群众进行关押、拘留!这是一个什么社会?还有法制和民主吗?是谁给这些人践踏法律和人权的权利?这难道是我们所说的和谐社会吗?百姓有冤不能伸、有苦不能诉?就是和谐社会吗?让事实说话吧!看看这些地方官员的行经吧?在他们眼离那还有一丝法律的尊严!

    417850875的评论 February 10th, 2007 at 9:35 am 强行征收农民的土地,将农民从土地上赶走,这就是砀山县委书记张祥银的为官作风,你告他,他就说你扰乱社会治安,将你拘留,再着将你劳教,谁叫他有权有势!看看共产党的官员,又几个是为民作主的,除了中央以外。据我所知,因上访被劳教的海有其他一些人。有谁说中国是法制社会,那时弥天大谎。法院不敢审理,这叫什么法制?唐成佩你身为市委书记干涉司法公正,你的行为是在贯彻总理提出的和谐社会吗?你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吗?

    286954431的评论 February 10th, 2007 at 9:57 am 在中国要从专制到民主,不废除这些人的特权,老百姓就别指望有和谐的日子过,老百姓也就不要指望过民主的日子!我们的人大制定了那吗多的为民维权法律,又哪一个不在现实中在这些人的干预下夭折了。法院是法律所说的最后权利保障着,我看是狗屁不如他们还不是在权利面前丢尽了脸面,使法律的尊严丧失殆尽。

    422849548的评论 February 11th, 2007 at 9:02 am 共产党的好形象都是叫这帮置党纪、国法的家伙败坏到透顶了!宿州市已经被判刑的组织部副部长杨哲信利用职权卖官爵130多人,市委书记唐成沛难道没有失察之责吗?用杨哲信的话讲,“过年过节市委哪个领导不收很多礼物!”唐成沛滥用职权干涉司法公正,在他眼里哪里还有法律,哪里还有人权,老百姓还能到哪里伸冤!

    季雨的评论 February 11th, 2007 at 10:03 pm 在司法制度形同虚设、沦为专制的卑女的社会里,那里是讲理的地方???

    ——————————————————————————–

  4. 4
    尤健将 - 2007年2月22日 22:48

    请求抗诉书 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检察院: 本人名叫尤健将,是陈轩雇凶报复一案的受害人。在2006年9月4日收到亭湖区人民法院[2006]亭刑初字第178号《刑事判决书》后,本人对该院作出的主犯无罪、从犯有罪的荒唐判决当然不能接受,特请求亭湖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理由如下: 一、事实不清: 1、陈轩原为盐城工商行政管理局亭湖分局消费者权益保护科副科长,现住盐城市大庆中路78号(该局宿舍楼404室),而该判决书中却称是“盐城市亭湖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消防保卫科副科长,现住盐城市亭湖区双元南村9幢501室”。法官竟然连被告人最简单明了的工作单位、住所都没审查清楚,难怪法官在判决书中不惜用大量篇幅对陈轩及其辩护人的狡辩意见进行累赘点评的同时,却漏掉了关于对朱万明辩护意见的点评(或许是故意的);难怪法官会对陈轩等人的犯罪事实稀里糊涂、主次不分、断章取义、歪曲事实、胡乱裁判…… 2、不能忽略的事实:被告人陈轩曾先后于2005年3月11日(即樊国忠被刑拘之日)和2005年10月1日(即其取保候审之后),通过我们工商局领导要求和我调解,只是因为前一次陈轩仍抱有侥幸、不够真诚;而后一次是因为我们工商领导认为其悔悟太晚、不值得袒护。虽然两次调解均作罢,但陈对其雇凶报复的行为却是追悔不已的。其间,朱万明等人也多次托人求情打招呼妄图私了,均被拒绝;之后,朱才拿出6条中华烟和6瓶五粮液,想借“解铃还需系铃人”的方法,通过陈轩找我私了,以共度难关;后得知烟酒被陈私吞,朱找其索要,陈才无奈地给了7000元(其实烟酒价值不值这么多)。所有这些,都是公开的不争事实,怎么到了亭湖法院就全变了呢?为什么多名被告人交代一致的案情,到了法院庭审时又出现翻供呢? 3、至于判决书第8页所述的“被告人陈轩在被解除监视居住后,即向检察机关书面控告公安办案人员对其诱供、逼供……”,决不是事实。因为在2005年10月11日前,陈轩几乎天天找我要求和解,我当时也没有完全回绝,所以陈一直是抱有很大的希望,根本没有心思去控告谁。只是后来,在公安机关将案卷移送检察院后,在私了无望的情况下,经政法系统个别“高人”的指点,陈才狗急跳墙进行翻供和诬陷,目的是妄想混水摸鱼、混淆视听、逃避罪责。不然,为何只报送控告材料给检察院、法院放入卷宗中,而不敢理直气壮地要求追究刑讯逼供人的法律责任呢? 二、程序违法: 1、在未作任何调查核实的情况下,该判决书反复引用被告人陈轩污蔑公安机关刑讯逼供的言论,误导公众确信公安机关存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陷害被告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而否定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包括影视资料),从而达到判定指控陈轩犯罪的证据不足之目的。或许法官和陈轩及其辩护人的“小动作”不谋而合,殊不知公安机关有无刑讯逼供等违法犯罪行为,不是光凭你被告人一份诬告材料就能认定的,必须进行调查核实,否则不仅你被告人的翻供无效,同时还要追究你诽谤的法律责任。这个常识有谁不知?亭湖法院岂能信口开河? 2、亭湖检察院是2006年3月底正式起诉的,按照程序,亭湖法院应当在45天内作出公正的判决;就算延期30天,6月15日也应是最后的期限了,然而该院并未按期宣判。还有,本人9月4日收到的判决书上的签发日期却是7月15日,这又是为什么?是效率问题?还是亭湖法院就不受法定程序制约?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三、认定错误: 1、该判决书先在第6页查明:“2004年7月底,被告人朱万明从被告人陈轩口中获悉……”;而在第7页反认为:“被告人朱万明授意……”;最后在第9页却又称:“经查,本案犯意虽由朱万明等人提起,……,但不宜划分主从犯……”,这种自扇耳光、自相矛盾的认定,实在是让人雾里看花、无法理解。难道七、八个犯罪同伙的罪责全都一样?真的没有主从之分? 2、该判决书第8页清楚地表述:“2005年9月30日该三名被告人均一致交代:朱万明与樊国忠一起到工商局陈轩的办公室……,但在庭审中……,樊国忠则交代是其本人和朱万明一起去的……”,可为什么紧接着却偏偏认定供述不一致、不能相互印证呢?这岂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其实,是谁去辩认的并不重要,一致供认是陈轩带着人去指认的才是关键,这一点不容否认! 四、隐瞒证据: 1、该判决书对陈轩和朱万明第一次见面约谈雇凶报复的重要情节故意隐晦,只是在判决书第6页匆匆一笔带过:“2004年7月底,被告人朱万明从被告人陈轩口中获悉陈与被害人尤健将有矛盾,遂意图找人教训尤”。这个关系到罪与非罪的重要环节,法官为何轻描淡写?大量的证据都证明:是陈轩主动约见朱万明,并且明确指使朱实施报复的,法官又为何视而不见? 2、不仅如此,判决书中两次提出没有证据证明陈轩的犯罪事实,其中第7页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轩参与共同犯罪的证据仅是言词证据及一份通话清单……”;第8页还确认“在无其他证据的情况下……”。法官为何要人为地隐藏大量真实、合法、有效的证据?难道几十人次的证言证词和录像资料已全被法官销毁了不成? 五、逻辑混乱: 1、判决书第8页有这样的推理:“被告人陈轩庭前供述反复,庭审中又翻供,且同案犯的供述不稳定,亦不可采信被告人陈轩的庭前有罪供述”。这是什么逻辑呀?不顾受害人的原始指控、同案犯的共同指认、被告人的认罪交代、侦查机关的录像资料、工商机关工作人员的证人证言等足以推翻被告人翻供的事实,昧心地采信被告人翻案的供词,主审法官的道德和良知何在?倘若这样,将来还有人学着陈轩那样雇凶报复到你法官头上时,你岂不也要自认倒霉了? 2、其实,全国工商系统80万的干部职工都知道,陈轩是因为一起案件说情不成,又被局领导诫勉谈话而恼羞成怒,进而实施报复的。因当时我是我局公平交易办公室主任,参与了一起伪造钢结构工程资质证书大案的查处,最终当事人除了被罚款10万元外,还被依法追究了刑事责任。这就是陈轩雇凶报复的动机,亭湖法院怎能回避这个因果关系呢?你们也知道:本人与朱万明、樊国忠、成正荣、别恒法等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他们没有作案的动机,若没有陈轩的指使,决不会报复于我。 六、手法卑劣: 1、该判决书没有客观、公正地叙述事实经过.而是大玩文字把戏,刻意通过口中获悉等不同的言词进行修饰,避重就轻、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无非就是想转移人们视线,采取丢卒保车的雕虫小技,妄想使主犯陈轩逃脱法律制裁。我倒不是同情别恒法、成正荣等凶手,但我坚信找一、两个替罪羊来了结此案的阴谋注定不会得逞。 2、早在两个月前,被告人陈轩就放出话来:“亭湖法院周洪江院长表过态了,要么让检察院撤回起诉,要么法院就判我陈轩无罪……”,就此情况,本人曾于今年7月份向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纪委、市政法委、市中院、市检察院等部门领导进行了实名反映。原以为只是陈轩的狂妄之言,现在居然真的验证了。为什么被告人的预言如此灵验?为什么受害人的询问催促却屡遭搪塞?难道清正廉明、刚正不阿的法官也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耍起两面派?成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总之,这起雇凶报复的案件,虽然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但案情并不复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动机明确,链条完整、严密。有陈轩认罪伏法的口供和录像,有朱万明、樊国忠、成正荣、别恒法、邵云进、刘志月、陈军等七人的指认,有陈轩两次拜托我们工商领导动员我放弃追究其刑事责任的事实,有陈轩为案件说情不成而实施报复的动机,有公安机关缜密侦查的材料和检察机关两次复查的补充,还有全国政法机关打恶除霸的高压态势,我就不信亭湖法院的法官能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就不信公正廉明的中国司法机关会助纣为虐!就不信陈轩的“关系网”能一手遮天!更不信雇凶报复的主谋能最终逃脱法律制裁! 为伸张正义,还我公道,维护法律尊严和司法公正,我恳请检察机关依法抗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只有一个愿望: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为此,我将不断地呐喊!不惜代价!决不妥协!决不畏惧!

    请求人:尤健将 二00六年九月五日

  5. 5
    尤健将 - 2007年2月22日 22:48

    秉公抗诉令人佩 突然变脸让人疑 ——强烈请求中央、省、市领导督查工商人员雇黑报复抗诉案 尊敬的中央、省、市领导: 您好!我是一起震惊全国工商系统的内部人员雇黑报复案件的受害人——尤健将,10月1日《现代快报》和新浪、搜狐、网易、CCTV等各大门户网站同时刊登了“江苏盐城工商局干部涉嫌雇凶打伤同事被判无罪”的记者调查文章(可用“尤健将”上网搜索查看)。 今天我要反映并举报盐城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徐晓阳不顾案情事实、凌驾于检委会之上、包庇纵容犯罪、私自撤回抗诉的情况: 自9月4日收到亭湖区法院主犯无罪、从犯判刑的不公判决后,9月5日即向亭湖区检察院递交了《请求抗诉书》,经该院检委会慎重研究审查,认为一审判决确有错误,决定提出抗诉并于9月5日书面送达了《抗诉请求答复书》。 就在本人耐心地等待市检察院审查卷宗并出庭抗诉期间,意想不到的怪事发生了:分管公诉的徐晓阳副检察长突然于10月19日下午主动到我们市工商局进行“协调”:要求我们工商领导在内部对主犯陈轩作行政层面上的处分,并口头通知打算要撤回抗诉。 对徐检察长的这种反常的举动,本人不能理解。为此,本人先后于10月20日和24日两次找到这位还是全国人大代表的副检察长,但均遭训斥:我已同市中院的某院长商定过了,我决定撤回抗诉;我们市院公诉处十多天前研究的抗诉意见没用,我一直压住没批抗诉,我作为分管检察长有这个权力、能做这个主,不需要通过什么检委会来研究决定;你想告就告,我是全国人大代表,我不怕…… 我很奇怪:难道检察机关的检委会只是个空架子?亭湖检察院的《抗诉请求答复书》和公诉处的抗诉报告岂是废纸一张?抗与不抗真的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难道全国人大代表的光环竟成了他徇私枉法的挡箭牌、保护伞? 我不明白:徐检察长为何突然变脸?为何在此时如此死心塌地、不遗余力地帮助主犯?为何全然不顾亭湖检察院检委会和市院公诉处一致的抗诉意见公然出卖公正和正义?难道是被收买了?难怪陈轩公开叫嚷:老子现在又花了几十万,只要不判刑,老子不在乎花钱……徐检察长敢说没有出席主犯同父异母的大哥——市中行行长陈明为答谢而操办的宴席吗?一个胆大妄为、贪赃枉法、没有正义感的人还配做全国人大代表吗? 我要反问:为什么在亭湖检察院起诉过程中,曾两次书面请示市检察院,都是你检察长签发的批示:认为证据充分;而这次抗诉时,你检察长怎么又扇起自己的耳光:认为证据不足了呢?同一个案件、同一个案卷、同样的证据材料、同样的办案机构和人员、同样的刑法,到了你检察长手里怎么就让罪与非罪混为一谈了呢?莫非,徐检察长所说的构建和谐社会就是要放纵犯罪?一直压住不批抗诉的目的就是要实施所谓的综合治理——亲自出马要求工商内部处理? 这起雇凶报复的案件,虽然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但案情并不复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动机明确,链条完整、严密。有主犯陈轩认罪伏法的口供和录像,有朱万明、樊国忠、成正荣、别恒法、邵云进、刘志月、陈军等七人的指认,有陈轩两次拜托我们工商领导动员我放弃追究其刑事责任的事实,有陈轩为案件说情不成而实施报复的动机,有公安机关缜密侦查的材料和检察机关两次复查的补充,还有全国政法机关打恶除霸的高压态势,我就不信个别司法腐败人员能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就不信公正廉明的中国司法机关会助纣为虐!更不信雇凶报复的主谋能最终逃脱法律制裁! 为伸张正义,还我公道,维护法律尊严和司法公正,我恳请省、市领导能够依法督办此案,彻底纠正徐晓阳副检察长企图用丢卒保车的卑鄙手段来让主犯逍遥法外的徇私舞弊行为,依法支持抗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只有一个愿望: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此致

    敬礼

    受害人:尤健将 二00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工作单位:盐城工商局亭湖分局 联系地址:盐城市大庆中路78号 联系电话:(0)13016512315 (0515)8181315

  6. 6
    尤健将 - 2007年2月22日 22:50

    亭湖法院还有正义和公正可言吗? ——强烈请求督查亭湖法院依法公正审判雇凶报复的主谋 尊敬的市委、市政府领导: 您好!我是盐城工商局亭湖分局的一名公务员,名叫尤健将,曾多次写信给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等有关领导,反映本人因办案而遭受工商内奸——陈轩雇黑报复的情况,并对个别检察官妄图袒护包庇主犯的情况进行了实名举报。这次之所以再次冒昧给您写信,是因为亭湖法院至今对雇黑报复公务人员一案久拖不决,且该法院主要领导人准备亲自出马“想方设法”让主犯——陈轩逍遥法外。 虽然几经曲折,亭湖检察院最终于今年3月31日将五名犯罪嫌疑人正式向亭湖法院提起公诉。然而,在本人甚感欣慰之余,却惊愕地发现:在亭湖法院4月24日的庭审中,这起雇凶报复的主谋——陈轩竟然被列为最后一个被告人,即第五被告人。为何直接指使、雇凶的“教唆犯”摇身一变成了“胁从犯”?是检察官的巧妙安排?还是法官的精心照顾?我是不得而知,但深感仍有只“黑手”在幕后暗暗地操纵着此案的审判…… 果然不出所料,45天的审判期限并没有等到公正的判决;就算延期30天,6月15日也应是最后的期限了,然而亭湖法院不知何故并未按期依法作出宣判。难道这种故意拖延是在等着什么?在配合着什么? 事实上,陈轩早就放出风来:我大哥陈明安排我包销房地产公司的商品房,一年赚个百十万是小意思,在这个案子上再花个二、三十万也无所谓,我最终肯定不会有事的……;正如所言,其同父异母的大哥——市中行行长陈明确实在竭力不断地利用其社会影响和各种关系渠道四处活动,妄图在审判环节上作最后的孤注一掷…… 我承认,作为一名普通的公务员,我的经济财力当然不比陈轩“洗来”的上百万;作为一个南通的外乡人,我的社会关系自然不如陈明“构筑”的大而全。但在当前全国各级政法机关打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我就不信金钱是万能的;就不信陈轩所谓的“关系网”能一手遮天!就不信这帮黑恶势力最终能逃脱法律制裁!为此,我决不妥协…… 但愿这不是真的:周洪江院长不顾合议庭意见,亲自同上级法院、检察院协调,并明确指示:要么让检察院撤回起诉;要么就判陈轩无罪…… 为伸张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体现司法的公正,不让罪恶的阴谋得逞,我恳请有关领导能够依法督查此案,彻底纠正目前“丢卒保车”的枉法行为,依法监督亭湖法院公正审判这起雇黑报复的涉黑案件。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罪与非罪岂是儿戏?我只有一个愿望:决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请求人:尤健将 二00六年七月二十一日 工作单位:盐城工商局亭湖分局 联系地址:盐城市大庆中路78号 联系电话:(0)13016512315 0515—8181315

  7. 7
    尤健将 - 2007年2月22日 22:50

    呼唤正义 祈盼公正 ——强烈请求市检察院依法严惩雇凶报复的主谋 尊敬的市检察院领导: 您好!在您百忙中打扰,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正义在亭湖检察院得不到伸张,公正在王国宝检察官那儿得不到体现;而涉黑的违法犯罪人员的气焰却很嚣张,大有逍遥法外之势。 我是盐城工商局亭湖分局一名执法办案人员,名叫尤健将,2003年初至2004年底任该局公平交易办公室主任,担负全局执法办案的组织、指导、协调工作。两年来,在各级领导大力支持和全体办案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共查处各类经济违法案件近800起,罚没入库1060余万元,较好地履行了工商经济卫士的职责。然而在从事一线执法办案过程中,我们工商执法人员的人身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2004年8月初,我和分管办案的副局长严诚同志多次遭到跟踪;2004年8月9日晚,就在我局与公安机关协调案件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遭到五、六个“小流氓”的围攻殴打,经法医鉴定:右耳外伤性鼓膜穿孔,构成轻伤。 本以为遭此“黑手”,一定是有关行政案件当事人所为,没曾想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这起雇凶报复的“幕后真凶”却锁定住我们工商内部人员,他-——就是盐城工商局亭湖分局原消保科副科长陈轩(现已取保候审)。为什么陈轩竟然对朝夕相处的同事下如此毒手呢?原来他为一起案件说情不成,又被领导诫勉谈话而恼羞成怒,进而实施报复的。事件是这样的:2004年5月初,我局城北工商所查处了一起伪造资质证书案,被查单位——江苏苏亚机电制造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苏亚的哥哥陈苏俊与陈轩是同学,陈轩于是带着当事人到城北所说情、打招呼,结果城北所所长仇宏林以及副所长刘田、姜亚等人未能满足其要求,最终不欢而散。因此案涉嫌犯罪,我局依法将该案移交公安机关,最终除了该公司被处罚10万元外,陈苏俊还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作为公平交易办公室主任的我,参与了这起案件的全过程,所以陈轩认定是我从中作梗,便怀恨在心,最终导演策划这起令人发指的雇凶报复事件。 这起雇凶报复执法人员的刑事案件,经亭湖公安局历时一年的周密侦查,现已告破:直接行凶者——别恒法已被亭湖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批准逮捕,而以陈轩为首的其他几名共犯也于2005年10月10日报请检察机关直诉。然而不知何故,亭湖检察院公诉科承办人王国宝检察官在收到公安机关的案卷后,不但未按规定履行告知义务——受害人应享有的民事赔偿权利,反而迟迟拖延不办,致使该案无法及时进入下一个诉讼程序,在两次审查期限届满时,两次将案卷退还给公安机关重查;尤其让人疑惑的是:在亭湖公安局于2006年2月初第三次报送案卷时,王检察官竟然以公安机关报送材料太早、太快为由,不同意签收当天收卷日期,执意签下2月底的收卷日期,这是为什么?难道是这位检察官收了陈轩的什么好处而故意在配合其拖延时间? 需要说明的是,在此期间,本已无任何侥幸的陈轩在一些“高人”(其中市中行陈行长系其同父异母的大哥、市检察院公诉处某副处长系其原60军战友)的指点下,多次请人出面妄图找我“私了”;王检察官也曾多次“好心”建议我最好同陈轩进行协调;我们亭湖工商局领导先后于2005年3月11日和10月1日下午两次受陈轩拜托,希望我能放弃追究其刑事责任。可是我们全国、全省、全市、全区工商系统的广大干部职工在从“中国红盾论坛”、“江苏红盾论坛”、“亭湖工商论坛”等网站上了解事实真相后,人人义愤填膺,个个对陈轩的卑劣行径震惊不已,纷纷对我表示声援和支持,强烈请求司法机关严惩雇凶报复的主谋,坚决要求将工商败类清除出工商队伍,面对全国广大工商干部万众一心、同仇敌忾的气势,本人当然不能妥协、退却。 本以为陈轩此时的嚣张气焰应当有所收敛,然而就在亭湖检察院作出第一次退查决定的当晚——也就是2005年11月12日凌晨2:15—2:30左右,陈轩竟然突然打了五十多个恐吓电话对我及家人进行威胁,并且在本人拔打110报案后十多分钟,即大约凌晨2:40左右,陈轩居然又闯上门来进行漫骂、恐吓,并声称当晚是和公检法多名干警喝酒、洗澡、宵夜后前来示威、炫耀的,其嚣张程度令人不敢相信。这一“巧合”说明了什么?难道真的是亭湖检察院的退查助长了其进一步的嚣张和狂妄?真的有公检法的干警在为其撑腰、壮胆? 我很呐闷:这起雇凶报复的案件,虽然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但案情并不复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动机明确,链条完整、严密,可为什么到了亭湖检察院公诉科王检察官手里就一波三折、五个多月迟迟不能结案?为什么在王检察官审查后,陈轩就突然反常地反咬一口,污蔑公安人员进行了刑讯逼供?是有人在幕后唆使陈轩吗?五个多月来,本人一直不停地奔波于公安、检察两机关,不断地向各级党委、政府、人大、政法委等领导进行投诉,而王检察官每次汇报此案时,始终不能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地反映案情,总是遮遮掩掩,明明五个帮凶共同指认陈轩为主谋,可到了他的嘴里就成了:陈轩和朱万明是“一对一”的关系,没有其他印证材料;而亭湖检察院的有关领导也是仅听这位检察官一人口头汇报,从未审阅过案卷、观看过录像,这岂不让人觉得荒唐?当然王检察官能在口头汇报时刻意避重就轻、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有什么理由不敢在案卷中抽取、隐藏重要的证据材料呢?我想问:谁赋予了此人拥有违反程序、信口雌黄、为所欲为、不受监督的特权? 有陈轩认罪伏法的口供和录像,有朱万明、樊国忠、成正荣、邵云进、别恒法等五人的指认,有陈轩两次拜托我们工商领导动员我放弃追究其刑事责任的事实,有陈轩为案件说情不成而实施报复的动机,有公安机关周密侦查的材料和两次复查的补充,还有政法机关打恶除霸的高压态势,我就不信王检察官能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就不信公正廉明的中国检察机关会助纣为虐!就不信陈轩的“关系网”能一手遮天!更不信这帮黑恶势力能最终逃脱法律制裁! 为伸张正义,还我公道,维护法律尊严和司法公正,我恳请市检察院领导能够彻底查清事实真相,撤换徇私舞弊的承办人员并依法督办此案,严惩雇凶报复的主谋。为此,我将不断地呐喊!不惜代价!决不妥协!决不畏惧!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只有一个愿望: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反映人:尤健将 二00六年三月九日

    工作单位:盐城工商局亭湖分局 联系地址:盐城市大庆中路78号 联系电话:13016512315 8181315

    特想请教王国宝检察官的几个问题: 1、检察官是否可以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履行告知受害人享有民事赔偿权利的义务?受害人是否因此而被剥夺了民事赔偿权利? 2、何谓零口供?避开陈轩交待和录像不谈,难道有朱万明的直接指认,再加上樊国忠、成正荣、邵云进、别恒法等四人的旁证相印证,还不足以认定陈轩为主谋吗? 3、请问朱万明等帮凶行凶的动机是什么?我和他们素不相识,他们凭什么对我行凶? 4、在审查过程中,检察官可否可以主动要求受害人与加害人之间进行和解? 5、根据规定:退查和报送案卷的期限为30日之内,这是否就意味着只能在第30天退查或报送,而不能提前? 6、在会审案件时,你除了口头汇报外,是否让其他参与会审的人员查阅过案卷或观看过录像?(当然是指没有动过手脚的完整案卷) 7、为什么陈轩在你作出第一次退查的当日深夜2:40,胆敢有恃无恐地到受害人家中进行恐吓?是巧合吗? 8、真的是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吗?如果你没有收受陈轩等人的任何好处,为何如此不择手段、千方百计地袒护、包庇这个雇凶报复的主谋呢?你不觉得自己主动回避更好些吗?

  8. 8
    XUGUIPING - 2007年3月14日 02:14

    尊敬的中共中央领导胡锦涛、吴官正书记: 您们好! 我们是山东省威海市强烈请求中央领导亲自能派有关部门及人员来我们村彻查此事——“非法倒卖、转让、越权审批土地”等违法贪 事实。 一、要求挽回我们村集体的巨额财产损失1亿多元,严厉查处村官腐败查处我们村非法倒卖土地的大案要案。我们村人多地少土地已被基本征完,村民没有生活来源60%的人都闲着,指望用卖地来创业养家,但现在我们坐吃山空,生活困难,该怎么办? 二、村民代表曾多次要求村书记、副书记将他们卖地的协议拿出来看,但他们不给。2005年10月份,村民多次到上级办事处、威海市政府反映,也给山东省省长写过信,还曾寄过中央纪委信访办的挂号信,到国土资源部也去过,但至今仍没有结果。2006年7月份,村民戚其华亲自到北京上访,但现在一直没有结果。难道真是层层保护???我们村民没有办法只好求求高层领导,只是希望能求助给我们村民挽回一亿元经济损失 三、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条的规定,涉及全体村民利益的重大问题,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后方可决定。但是村委会书记主人、副书记副主任、等人根本没有召开全体村民大会,就冒然背着村民倒卖土地,视党纪国法而不见,给集体流失了1亿多元的资产,如此的欺上瞒下,欺压群众,非法倒卖置换土地,殊不知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刑法的相关规定。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及同国土资源部的联合要求——彻底查处土地违纪违法行为的立案标准之有关规定:第一条、非法转让土地;第二条、非法占用土地类;第三条、非法批地类;第五条、其他类型的土地违法行为(3)、(5)款。 举报详细内容: 一、2005年9月15日,中央纪委着国土资源部严查土地违法有关案件时,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和我们村书记主任、副书记副主任等合伙倒卖给威海文平房地产开发公司一百三十四亩土地(包含大水库) 二、倒卖土地价格每亩仅8.8万元,实际价格上限是93.3万元/亩。 三、每亩93.3万/亩乘以130亩大约为1.2亿元资产。威海市高技区国土资源局仅付给我们村1,114万元。那么一个亿的款到哪里去了?很明显是一起商业贿赂从中谋取暴利的非法贪污。 四、我们村土地是威海市政府基准价二类土地,130亩土地是在道边黄金地带里有果园,他们却上报是荒山地。 五、村承包果园果农4亩果园其中包括倒卖土地130亩之内其中1。2亿元资金,按法律规则,挂牌招标,直接给国家损失和税金四千多万元,给我们村村民直接损失6千万元,难道不是违法吗?按《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文件》《威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文件》有关规定,按年产值16倍价格计算总数 28万元至今未给。要求把果农的安置补偿费28万补给果农。

    八、村主任在2004年已患病,早已不能正常工作了,至今还在家养病,起初给村里造成的很多遗留问题却迟迟不能解决。 九、村副主任邓远因工作和选举中,村小区长、村民代表及代表组长徐桂萍没有选他当村书记和村主任,他就无事生非,挑拨他姊妹出来骂人打架,并伙同高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采取违法手段拘留了代表徐桂萍,还以次为借口2005年11月撤销了村代表和代表组组长及村小区区长等职员,徐桂萍的丈夫在村华威开发工作,邓远兼任开发公司出纳会计,2006年不发工资给其丈夫,明显是严重打击报复,徐的丈夫曾在建筑行业工作20年,2006年从外面回到村中,准备为村里开发公司做些贡献,但邓远百般的阻挠,不发工资及任何补贴。 最后,我们代表全体村民恳请求助中央领导胡锦涛、吴官正等能够体恤民心,及时责成有关部门和人员来我村彻查,严惩村官的腐败:农村财务管理的混乱及暗箱操作,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私款公报、打击报复等违法行为。 强烈要求保护我们对重大事项的民主决策权。 要求公开听证土地买卖的相关事项,收回流失不明资产一亿元。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条的规定,撤换村书记主任副书记副主任等人在村里一切职务并严肃查处。

    附:本村果农果园土地的照片及收款收据等证据。

    此致

    敬礼! 山东省威海市高技区神道口村

  9. 9
    XUGUIPING - 2007年3月14日 02:40

    你好李新德先生;你是中国人的骄傲,中国那些贪官都象你那样正直中国会更嘉美好.我想联系你,怎样和你联系;能告知电话吗.我的电话小灵通-2588965.谢谢;

  10. 10
    XUGUIPING - 2007年3月14日 02:55

    李新得先生你好;我和我家人支持你.希望你能帮助我,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