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弛有度的节奏- 巴黎

字体 -

巴黎的节奏

刚才说到走路速度,其实巴黎的节奏确实很急促。就连白天到餐馆就餐咖啡馆喝饮料,远没有温哥华广东餐馆西人餐馆的从容,侍者把菜单送上不 久,就挺着身子注视着你,一边还招呼新来的客人,问你点菜什么的语气比较短促,发音速度也比较快,在那些很明显的暗示下,我们只得乱点一气了事。 至于那些车,无论在12车道的凯旋门周围,还是在熙熙攘攘的卢浮宫附近,一律地快速,只要是绿灯。如果有纠纷,自行处理也快。我们抵达的第一天,载送我们 从机场去旅馆的大巴士就与一辆私车抢道,结果擦碰了一下。两个人先用优雅的法语对责。满车的人都说完了,有得等了,说不定还要叫警察。不料三分钟后,两个 大男人一个拥抱,挥手拜拜。

在巴黎,车让人是不太可能的事。虽然行人违反交通规则,死也是白死伤也白伤;但是乱穿马路的还是比比皆是。 巴黎人只要看看左右没有车,前面就是红灯也敢闯,要么就是比绿灯率先几秒起步也好。总之,巴黎是匆匆忙忙的,人们匆匆忙忙地走,车子匆匆忙忙地开。就是 玩,也带竞争的匆忙,那天在公园看到两个小伙子玩溜冰鞋,他们用十几个小东西设置了障碍,然后就绕着这些障碍溜来溜去。我想到温文悠闲的加拿大人,穿溜冰 鞋是自己的事,似乎没有意识要表演。

那天,我和老公从蓬皮杜画展中心出来,那里也是一个比较热闹的地区。在人声鼎沸的路上,忽然听到一 阵天籁之声 - 悠扬,张弛有度,和周遭的嘈杂对比及其强烈。顺着声音寻去,原来是旁边一个旧的可怕、老的古典的教堂里发出来的。推开那沉重的大木门,教堂内的肃穆立即隔离了门外的凡俗。老公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信奉“敬鬼敬神”,因此一进门他便双手合十鞠躬90度。然后他掂着脚尖,环绕了教堂一转拍照。巴黎任何博物馆都允许无闪光灯的拍照。教堂只要不是弥撒时间,也允许无闪光灯拍照。

我在唱诗班前坐下,欣赏他们的美声歌声。据说他们为赞美诗音乐会排练,先是一个衣冠整洁的先生在指挥下唱歌,两楼的钢琴伴奏。而后,一群十多岁的 男孩子排练声部合唱,指挥屡屡打断他们,并演示正确的唱法。不知道是那些法国人天生的好嗓子还是教堂的回音功能好,男孩子们的合唱好听的不得了,连指挥随 口哼几句也妙得要命。我坐在那里几乎不想动身了。音乐真的没有国界,我听不懂他们的歌词,却深深地感动于他们的歌声。排练中的唱诗班,时间似乎凝固了,他 们一遍遍 地追求着更美的音质更好的效果。

在美轮美奂的歌声中,我想到大画家蒙奈,对这巴黎圣母院和他家的莲花池画了十多年甚至几十年,我突然意识到:巴黎也是张弛有度的城市。

2008. 11 我有新画啦~请帮我的画加加分吧~

Read more: 讲究和节奏 - 巴黎行(下) - 卉樱果的日志 - 贝壳村 -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group7 said,

    2012年1月14日 10:37

    虽是一篇游记、但细腻感人!新春快乐!

    回复:谢谢留言,新年好~

  2. 2. 百艺 said,

    2012年1月14日 14:31

    每个字 每幅图 透着两个字: 浪漫。。。

    回复:谢谢阅读,谢谢评论,龙年好~

  3. 3. 卉樱果 said,

    2012年2月3日 21:01

    日程如下:

    10月30日温哥华起飞,次日抵达巴黎,入住。

    晚上在旅馆周围参观私人画廊。

    11月1日

    上午:乐丽宫花园听课-古典希腊和罗马艺术(750BCE-500AD)

    下午:从罗浮宫步行到埃菲尔铁塔,再步行回到巴黎圣母院附近的旅馆,观看巴黎市容 – 整整六个小时

    11月2日

    上午:卢森堡宫公园听课-中世纪艺术(500-1400AD)

    下午,在公园作画,每人随意画三分钟,然后转给下一个,再画三分钟,等到你的画再传到自己手上,已经和你原先的草稿面目全非了。张张成了抽象画。

    11月3日

    上午罗浮宫门前-听课-古典雕刻和中世纪艺术

    然后参观罗浮宫内的古典雕塑。

    下午参观克呂尼博物馆-中世纪的“史前古器物”(时差未倒好,我请假,路上掉了相机)

    11月4日

    上午:巴黎圣母院前听课:中世纪哥特式建筑-参观巴黎圣母院

    中午:参观圣礼拜堂,26岁以上被拒

    下午:孚日宫花园写生

    11月5日

    上午:自由活动,我们去了凯旋门

    中午:罗浮宫前听课:意大利复兴时期(1200-1599AD), 德国巴洛克主义(1600-1699),法国新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1780-1840) 下午到晚上九点,参观罗浮宫有关的画展。

    11月6日

    上午奥赛宫前听课:欧洲印象派(1860-1880) 和欧洲后印象派(1880-1900) 参观奥赛宫博物馆

    傍晚:参观欧洲第一个艺术学校-Ecole des Beau Art (感受,我都要累垮了)

    11月7日

    上午参观罗丹博物馆-后印象派雕刻

    下午罗丹博物馆公园写生

    11月8日

    上午毕加索博物馆前听课:欧洲现代主义(1900-1945)和全世界后现代主义(1945-至今)

    中午参观毕加索博物馆 下午参观蓬皮杜展览中心

    11月9日

    上午参观蒙玛特(毕加索和赫诺名画家在那里作画)地区和圣心大教堂

    下午圣母院写生

    Nor

    回家好

    十二天的学习很快地过去了,由于每天要步行6个小时,体力消耗过大,以致我们两个无法像年轻人那样在自由活动时间多看看巴黎其他地方。

    回到温哥华,进了家门,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这么感到亲切、温暖、欣慰和放松:金屋银屋音无不如自己家草屋。

    记得从巴黎蓬皮杜的顶楼望出去,密密麻麻地全是房子,一片片灰色的楼顶一片片奶白色的墙面。

    而温哥华不一样,那天去本纳比医院,一轮大大的明月从北面的洛矶山后升起,夜幕中仍见满目的绿叶黄叶金叶,大温地区地势起伏,闪闪点点的灯光就像珍珠洒落在绿色的树丛中。温哥华即是城市又是乡村,年轻,安静,有序,地势美丽。打开电视、外出进入餐厅,国语广东话英语,缭绕耳边的都是熟悉的语言。巴黎可以短期去,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确实还是多元文化的温哥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