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记录:一个地下教会的兴起和发展

字体 -

十多年前,儿子还在读大学,毕业后又被公司派去悉尼工作两年。我那时买刚买下的公寓离一所大学很近,经常去大学餐厅解决周末就餐,顺便贴了招租的告示。

不久,来了两个女大学生。她们的到来给我忙碌的工作之余带来了喜乐,给空荡荡的家带来了笑声。她们不仅仅看教科书,还每晚读圣经,吃饭前虔诚地祷告。一个 周末她们提出请我吃饭,然后就开始向我介绍基督教。我是有神论者,因为我的一生得到的恩典很多,最难的时候总有转机出现,一定是神/上帝在看顾我。但是我 不知道这个神是谁,是基督教里的耶和华,还是天主教中的圣母,还是犹太教里的真主,还是佛教里的菩萨。

这两个女孩子花了很长时间,企图说服我,唯一的真神就是基督。后来我就尝试参加附近普安堂的礼拜和唱诗班培训。

那个教堂是政府批准的,教徒很多,大多数是下岗女工。她们的祷告,有时候很感人,有时候又很吓人,哭呀说呀,简直不像一个思维正常者。牧师是个女的,如果我有一次没去,她就会打电话到我公司来。这点我非常不满。

我想换一个教会,我对那两个小姑娘说,她们说,好呀,阿姨你可以到我们教会来。我们的牧师是从美国回来的老华侨,但是我们没有教堂,聚会地点是轮流在信徒们的家中。

我在政治上比较迟钝,当时听了没觉得什么不对,就说好的。

正好那个普安堂的牧师又打电话来了,这次是打到家里,问我是否要参加受洗。我说暂时不了,因为我想换个教堂。女牧师问,哪个教堂?我说其实也没有教堂,就 是那些大学生和白领们自己组织的一个聚会。话没说完,那两个女学生突然扑到我身上,一个满脸惊恐地捂住我的嘴,一个帮我挂断了电话。

我很吃惊,你们干什么?她们说:阿姨,这个不能说的,因为我们的教会是自发的,不是政府批准的,算是地下教会。

我的妈呀,我竟然和传说中的地下教会信徒住在一个屋檐下。

我去了一次她们的活动,在一个新婚年轻人新买下的公寓里,他家有许多可以叠起来的椅子,大约有三十多个人吧,多是年轻人,有医生,外企主管,律师,白领 等。他们的唱诗也与教堂不一样,用吉他伴奏,曲调比较明快,没有普安堂那么严肃。牧师是个英语很棒的老头,他的妻子会弹钢琴。

后来又参加了一次这个地下教会的婚礼,形式和教堂差不多,但场面简陋很多,是在新郎新家的客厅里。

再后来儿子回来了,那两个女孩子搬走了,我不久也出国了,就再没听到她们的消息。那是2004年。

转眼到了2011年初,我回上海帮助儿子媳妇办理技术移民所需的文件。一天上午,我到浦东税务局索取儿子的报税单,突然旁边一个女孩子亲切地叫道:”Ingrid 阿姨~ “我一看,原来是那个女大学生房客。

七年没见,小姑娘长大了,她告诉我她结了婚,生了孩子。

“你还参加礼拜吗?”我更好奇她们的教会,她很坦然:当然~“还是那个教会吗?”“当然~”。

女孩很自信很骄傲地告诉我,那个教会发展到几百人了,现在分散在上海各个区,他们不再在家里聚会了,而是借了宾馆的会堂。每月或者两个月有一次总聚会,在市中心办公楼的一个会堂。

经费哪里来的呢?我问。兄弟姐妹们奉献的呀,她说。

都是些什么人呢?我问。她说主牧师还是那位从美国回来的老先生。其他有从神学院毕业的人兼做牧师,信徒大多还是外企工作人员和公务员,甚至不少在上海工作的老外。

“你们这么大的规模,不怕政府抓吗?”

她说现在不怕了,我们只是信教,不搞政治。她热情地邀请我,阿姨这个礼拜日你也来吧。

我去了,那是一个办公大楼里的会堂,很大。人很多,几乎坐满了。确实如女孩所说,还有不少老外。从美国回来的老牧师老了很多,竟然还认得出我。

不一会儿,礼拜开始,先是唱诗,读圣经。然后牧师讲道,再唱诗,读圣经,最后大家祷告。一切流程和教堂一样。连会堂上的大屏幕显示这样的做法也和国内外教堂一样。

这个地下教会还算是地下吗?但也不算政府批准的呀?它就这样在“和谐”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了。怎么可能呢?现在因特网被限制的那么厉害的形势下?百思不得其解。

我至今还没受洗,因为还自己没有具备好,因为还在寻找合适的教会。

点击下这里给我的画加加分哦~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annitezhao said,

    2012年6月6日 22:55

    俺是98年在一个澳大利亚牧师的感召下逐渐参加这个牧师召集的团聚的。然后在2001年正式到了一个经过三自委员会批准的比较大的基督教堂参加聚会的。那个在北京的教堂很大,最多的时候,尤其是圣诞节,一天需要举行5场,大概共计5000人左右。 2000年左右,在北京公开的基督教堂就有不下5个了,听说地下教会也很多。现在北京的基督教会,会众很多了,繁盛的很。 找到一个合适的有时候的看机缘。加拿大的宗教门派很多,不象中国门派那么单纯。俺在加拿大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个固定的合适的教会。

    回复:在温哥华去过两个西人教会,偶尔去的,所以没体会到门派,觉得都差不多。我偏向小一点的教会,有家庭的感觉。

  2. 2. 赵州茶 YesMan said,

    2012年6月7日 10:16

    哈哈,应该可以让个牧师来面试你一下,可以受洗了。

    回复:等我儿子家明年移民加国后,非常可能住多伦多,我也会有半年和他们住一起,会一起去教会的。

  3. 3. 睡熊猫 said,

    2012年6月7日 12:33

    樱果, annitezhao, 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用电邮告诉我你们住哪,我可以看看你们附近有否合适的教会。能认识神是最大的福分。愿神祝福你们。

    回复:我住在温哥华,Collingwood社区。

  4. 4. annitezhao said,

    2012年6月7日 12:57

    睡熊猫,非常感谢你。我住Etobicoke, closed Etobicoke Civic Center. 我在国内受过洗礼的是福音基督教,已经有9年的洗礼了。 不知道怎么在这个页面找你的电邮,我的电邮是:[email protected]

  5. 5. 呱呱 said,

    2012年6月7日 13:56

    都到了这个程度了,想不受洗都难啊!

  6. 6. ms said,

    2012年6月7日 14:14

    [“你们这么大的规模,不怕政府抓吗?” 她说现在不怕了,我们只是信教,不搞政治。]

    你搞不搞政治, 不是你说了话, 是政府说了算的.

  7. 7. 一条评论 said,

    2012年6月8日 00:00

    穷人没钱就去政府的教会。 有钱人就自己弄教会?

  8. 8. cai peng said,

    2012年6月8日 12:51

    能认识神是一种奇妙的福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