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趣事(一):曾经往事

字体 -

这个周末就是父亲节了,打电话过去说老爸我想你,老爸只会呆呆地说:噢。他脑溢血后说的最多的就是“噢”。

老爸去年四月七日脑溢血,那三个月里,我天天与守候在老爸身边的弟妹们通电话,夜里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好像这辈子没这么哭过)。幸好老爸被抢救回来,但是生活一点也不能自理。医生说他因为脑子瘀 血而成了老年痴呆,但是他懂得点击鼠标与我视频,我去年四月还以为不再有与老爸视频的机会了呢。以前他会侃侃而谈,什么国际国家大事政治和社会新闻,大多 是发牢骚。现在因为老年痴呆和药物关系,他只会呆呆地看着我,问一句答一句。以前的事情还记得,当天的事情全忘记。

老爸曾经是很帅气的。 我朋友们都说我性格一点一点也不像“上海”女人。我想,可能是自己从没住过上海人的典型家居 - 弄堂,所以上海小市民的风俗就相对来说少一点。再就是因为我受老爸的遗传多。虽然小时候很晚才见到爸爸,他被派到东南亚一带做地下工作,拿的是香港的身份 证。老爸出国时,与上面签字说好一切活动内容保密时效三十年。我妈妈也不知道他的行踪,只知道是国家派出去的,什么也不能问。通信地址和他们一年两次的聚 会地点在广州的一幢洋房里。

我们家享受的是国家供给制。不缺吃穿,也不多量。

一天我从幼儿园回家,看到家里单人床上躺着一个男人,问老妈是谁,她说:你爸呀。我看看墙上的照片再看看他,说:一点不像。

老爸秘密生活的结束,是因为老妈无意间泄漏了广州联络处的地址。家乡人出来找我爸,我妈给了广州的地址,那人找到广州,结果联络处搬迁,老爸挨批评,返回中国。

老爸回国后到海运局工作,老妈连着生孩子,我就有了几个妹妹。

老妈脾气一向暴躁,所以我和老爸亲。他会带我出去附近的公园商店,玩结束后叫我一个人回家。等我到了家,发现老爸已经在家了。我很奇怪,爸爸你不是有事吗?怎么你也回家了?为什么我路上没看见你呢?老爸哈哈大笑::他的女儿能识路了。

一到周末,我们几个女孩子就缠着他去公园,老爸沙发上一躺:“袜子!”我们赶快找来袜子给他穿上。老爸又说:“鞋子~”。给他穿鞋比较吃力,七手八脚地。。。“外套!”妹妹立即奔去拿外套。最后还有指令:“拉老爸起来”。于是,我们几个用尽吃奶力气,把他从沙发上拖起来。

老爸这才一脸得意地带着我们几个出门了。

老爸喜欢买二手货逛旧货市场,女儿们不喜欢。老爸就让我管住妹妹们在门口等,答应出来后给我们买棒冰(冰棍)吃。为了那根棒冰,我和妹妹们非常耐心,当然我 们不会停止叽叽喳喳的讲话。好不容易等老爸看爽了(很多时候他只是看),出了门,几个等得眼睛发绿了的女儿们飞也是地迎上他。

老爸买了冰棍,一根,四分钱。我是老大,第一个吃,只能咬下四分之一。我咬的时候,其他三个妹妹们此时把同胞手足之情全忘记了,眼睛瞪得大大地监控我是否超过四分之 一。而后大妹咬四分之一,二妹四分之一,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最后,三岁的小妹拿着那根带有棍子的四分之一棒冰,用舌尖小心地舔着。我们几个做姐姐的不要 太羡慕哦。

我十六岁进厂当了学徒,第一个月的工资交给妈妈,自己留了几毛钱,给妹妹们一人买了一根雪糕,八分钱的,人人都可以拿棍子,这是后话了。

再回头说老爸,周末遇到他值班,有时会带我们几个去他的办公室。那是外滩广东路n号的一幢欧式大楼。我一直很崇拜老爸的,从没搞清楚他干什么工作, 老妈总说你爸爸工作很忙,所以想看看值班是怎么回事。第一次看他值班,他忙着秀给我们看单位里的枪。我想:然后老爸还会干什么?老爸继续玩那些真的长枪短枪。老爸说:这就是值班。我说:那是玩~ 。最终我很失望,回家告诉老妈:老爸其实工作不忙的,他骗你呢!

我整个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是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

一九六六/六七年那会,最心揪的事情就是老爸被批斗。那时我不过十四五岁,老爸把我这个老大叫到小房间,慎郑重其事地要我相信他不是坏人,任何情况发生,记得照顾好妈妈和弟妹。

老爸被批斗,除了因为走资派的帽子,还因为他的几年失踪历史。军宣队要他坦白,老爸很倔很傲:打死我也不说,那是中央要我保密的。

有天老妈说:“你爸爸上个月在大连被押着游街呢。今天在上海广东路局里批斗,你去看看他们有没有过分。” 我去了,远远看到台上老爸被硬按下头,口号震耳。我匆匆拿了张传单回家交账。不过心里有点安慰:台上被斗的好几个呢,不是老爸一个。

我们的邻居们几乎家家都遭批斗,两个月内自杀了四人。老爸每次被批斗回家,我看他的眼神就会充满怜悯,他摸摸我头,没事,走,我们去外滩看大字报。

。。。。。。

老爸工作到六十九岁才离休。

离休后花了一年多时间写回忆录,那段时间只见他把自己关在小房间, 写的热泪盈眶心潮澎湃,完全沉溺在往事中。只要有儿女们回娘家,他就会拿出来给我们看。 偶弟弟翻了一下:哦,老爸您老还蛮会写的!这句轻描淡写的评论令老父亲龙颜大怒。妹妹们调皮惯了,一进门就和老爸打闹,用嘻嘻哈哈地态度预防老爸严肃的开 端 - 要他们看回忆录。第三代儿孙们不敢违抗外公/爷爷的指令,只是读到那些带有时代痕迹的革命字眼就忍不住吃吃地笑。

儿女中只有我感兴趣读个全。看了回忆录,除了清晰地了解当年他在东南亚工作性质外,还知道他年轻时参加过被称之为“北归北航起义”,1949年10月1日 解放前几个月,把国民党已经开到台湾的大轮船大飞机开回到中国北方解放区。那个起义队伍很庞大,十几艘船和近十架飞机。

我把老爸的文字输入电脑存档,鼓励他继续写,因为我对文化大革命也很好奇。可他只写到1961年事件就此搁笔了。究其原因,就像辛辛苦苦写了博客只有一次点击,没劲了。

请来涂鸦画廊加加分!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said,

    2012年6月16日 21:09

    看来你也有个好父亲, 父亲节快乐~

    回复:父亲节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