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趣事(二):投诉嗜好

字体 -

老爸退下来后培养了好多嗜好 - 种花,炒股,摄影。但是最大的嗜好是投诉,大多采用写信的形式。比如2006/2007年间,我妈说突然有区人大代表上门,原来老爸写了封信提意见:你们 区人大是怎么选出来的?我都不认识你们,是政府自己安排的吧。人大代表很耐心地解释:老伯伯,我们的选举投票通知过大家,您一定是没注意才遗漏了。 老爸倔:那你现在把你情况讲一下,让我了解了解。

老爸房间的书柜是那种从地板到房顶的,堆满历史文件和法规。他住的(也是我童年住的)大楼房租涨价了。老爸埋头查文件,找出1998和1999年不能加房 租的理由:还没有房产证。此时已经是2002年了。老爸挥笔书写投诉信后,踏破铁鞋,定期上访有关部门,结果2007年(整整花了5年处理时间哦)真的退 回了那两年的房租和利息,而大楼中不投诉的邻居就没有退。

老大楼的走廊暗,老爸要求局房管处安装声控灯,写信、上访、面谈,结果如愿。这次是全大楼的住户(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得益。

2006年底,老爸经过社保局,看到门口一通知:当年参加北归起义的每月可增三百元退休金,上面列出飞机的编号。老爸一想:不公平呵!驾飞机起义能加退休 金, 俺当年驾轮船咋没呢?于是,他开始联络当年北归的一批老人,只剩四五位健在了,而且都是“80”后了。老爸那时眼睛做过癌症手术了,视力不好,写字没以前 那么漂亮,就打个草稿,不说明任何原因让大妹抄写。大妹抄写了老半天还不知要领,抬头问:爸,你又写回忆录啦?原来老爸花了五张4号纸描述北归起义的场 景,还没提及加工资的本意。大妹精炼地修改老爸草稿,一,缘由,二,要求,三,健在起义者签名。 另附一份当时情况描述。

那时,每隔几天,五个颤颤巍巍的80后老头来我家开会讨论我爸的申请报告,老妈不喜欢折腾:都八十岁了。为三百元钱忙什么呢?等上面批下来我们活不活着还是个问题。

老爸不那么想,当时我做领导,没为自己谋过私利。现在那批@#$%^&*,我也不能让他们吞掉我的合法权益。

这件事的处理比较令人满意,第二年就上报了,第三年,老爸的养老金每月多了700元,另外400不知道是什么名堂。2006年他牵头来签名的只有一个去世,其他人都拿到了每月多300元。

但是2007年老爸的一次投诉遭到了全家人的激烈反对。老妈心力衰竭,经常要去出院加油,那次出院老爸问医院要了清单,发现几处错误,其中最明显的是住院23天被收了28天的氧气费。

是否要和医院理论,家人意见不一,一是因为还要和医院打交道,不想得罪这个护士长,老妈生病多年,我们多年来一直把她当作朋友看待的。二,个人付款部分只有8%,因为老妈个人的医保配额已用完,所以多付部分的都是医院从社保基金取得的。

老爸没作声,却瞒着家人去了院长室,要求彻底清查老伴历次住院账单。院长态度很好,立即通知财务部查账。护士长着急了,打电话来央求我家人取消投诉,保证 以後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妈妈和妹妹们都埋怨老爸,说他把钱看得太重。这下老爸跳了:是我把钱看得太重,还是你们姑息养奸?社会风气就被你们这帮子人搞坏 的。社保基金的钱是老百姓大家的,我不能眼睁睁看他们医院啃人民的生命钱。

老爸是对的,可是我们考虑到妈妈以後还是要住院,万一被刁难没床位怎么办?就私下和医院撤了投诉:对院长说:“我家老爸年龄大了,有点老年痴呆。”然后回家又骗骗老爸:“你去股市的时候,医院来赔礼道歉了,还退钱了。”

老爸很得意:看,我的投诉没错吗?对的!以后他们不敢了。

从越洋电话中听妹妹们讲述老爸夭折的投诉,我很疑惑,是老爸老年痴呆,还是他的下一代对社会的丑陋麻木到痴呆?

请来涂鸦画廊加加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