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鹿湖露天交响乐演出

字体 -

每年的七月中,温哥华交响乐在几个赞助商支持下于鹿湖举行免费露天交响乐。我从2004年至今,总共看了四五次不止,除非天气关系。

不少人认为,加拿大推崇多元文化,起源于欧洲的阳春白雪-交响乐,在只有两百年历史的加拿大没有多少粉丝。其实不然,当我们一行五人提早整整两个半 小时抵达鹿湖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车位了。丈夫建议把车泊到鹿湖租船处,那里水面有许多野鸭,只有带孩子的父母才比较熟悉这个地方。

从泊车处走到演奏的大草地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幸好我们带了辆手推车,把野餐的用具放在推车上,跟随着人流一路小跑到大草地,离舞台不远的正中位置,铺开了我们的塑料布。

下面那张照片是晓临提供的。 七月的夕阳还很有威力,环顾四周,密密麻麻聚集了各种肤色的人群,不少人还撑开了大大的太阳伞,像一朵朵鲜艳的大蘑菇开在草地上。而那白色的舞台, 远远看去,仿佛搬来了悉尼的大剧院。和往年一样,舞台上楣标有赞助单位的名称;和往年不一样的是,赞助单位只有三个 - 少了。

刚过七点半,着燕尾服的指挥上台,草场上大蘑菇一个个消失,人声渐弱,一首西班牙狂想曲拉开了音乐会的序幕。但是我觉得那灯光,或许由于赞助商减少 的关系。远远没有四年前第一次来鹿湖听音乐会的美妙。附上的照片是2004年的音乐会舞台,那时赞助商有星岛日报,TD 银行等六七个单位。

待要仔细看看指挥的风采,可是我们的正前方,有把大阳伞依旧昂立着,遮住了舞台。我的性子比较急躁,心里埋怨那个家庭怎么就不顾旁人;又奇怪为什么 他们周围的观众怎么没有提醒。大约过了五分钟,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轻轻地走上几排人群,问这把大伞是谁的。有人用不屑的眼神指向伞下帆布椅上直腰坐着的高 鼻梁金发年轻人。我于是呼唤那个先生,不知道他太专注于音乐还是怎么,竟然无动于衷。我只得轻轻拍打下伞柄,告诉那个小伙子:如果不是前面有舞台的话,我 们后面倒是很乐意欣赏你的大花伞。那个年轻人毫无表情,把下巴转向旁边扬了扬,一个胖胖的高鼻梁老妇人立即起身收伞,以致我以为遇到了英国公爵和他的老女 仆。更为意外的是,等我猫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后排七八个西人对我鼓起了掌。

温哥华交响乐团的演奏技术是一流的,并没有因为”免费”而有所松懈。反观听众们,台下正襟危坐的大多为年长者,年轻人依旧躺在垫子上,那些个小孩子随着音乐摇头晃脑。一曲结束,掌声也不是非常热烈。九斤老太又要说了,四年前观众的热情远远高于现在。

两首曲目后,从台下上来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华裔小提琴演奏者,他在乐队的伴奏下,演奏一首查科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这首曲子除了运弓难度大技巧高,还需要 与伴奏乐队的精密配合,以及注意激情的尽情抒发。我的观点和西风古道一样,觉得那位华裔青年“把那首曲子已经演奏得炉火纯青了,那琴声,时而舒展缓慢,时 而刚劲有力”。精通音乐的朋友说,听起来他与乐队配合时间不长,他演奏时比较注重与乐队的和谐以及音阶的准确性,所以激情尚不够充分展现。

后半场开始,就有人陆续离开;草地上也有随意地被扔掉的空瓶子和空罐头,这些都使人不爽。但是就在此时,看到夕阳的余晖涂在白色的舞台顶上,泛出金色的光 芒,舞台后面便是墨绿的树林,高高的树枝上挂着半个月亮,月边掠过一群飞鸟。这幅北美特有的祥和景色,在雄伟的1812序曲声中,显得动静对比特别强烈。 这就是北美,这就是加拿大,一个和谐宽容的国家。

当我们带着视觉听觉的满足起身离开时,一位身穿义工衫的小伙子一个健步上来,用夹子捡起前排人丢在草地上的空罐头,放入垃圾袋中。

帮我画廊加加分吧,谢谢啦~  

一年一度的露天音乐会又来了

大温哥华的本拿比市有个鹿湖。

一条长长的木头小路沿着鹿湖直到斜坡大草坪。

这块斜坡草坪真是完美的天然的室外剧场,每年七月的一个夜晚,温哥华交响乐队在这里免费演出。

人们早早地来到鹿湖公园,或划船、

或钓鱼。

或野餐。

我和女友早早吃了晚饭坐公车来到这里,躺在带来的太阳伞下。

我们还带了小地毯和小凳子,这是我们坐的地方,离舞台不远,但是不很正中。

乐队在调音,义工们推销着捐款性质的兑奖券,5加币一张。

演出开始了,指挥很年轻很帅,每个节目都作了简单的介绍。第一首是伯恩斯坦/梅森的西城故事,然后是比才的卡门选曲。

我和朋友躺在草地上,闭眼欣赏着门德尔松那欢快激情的婚礼进行曲。

那种欢乐和雄壮,与周围恬静的气氛对比很强烈。

接下去是12岁孩子领奏的孟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快板。不太熟悉,但是小孩子的飞快地手指和弹弓技巧令人惊叹不已。

中场休息30分钟,沿着湖边散步。看夕阳,看荷叶。

注意照片中右下角的那位男士,他就是正在演出的“2010交通塞车”的作曲者。这是此次演出唯一的一首现代曲。

美丽夕阳下的鹿湖,响起了贝多芬的利奥诺尔第三号序曲。其中,独奏小号传来两次报信的号声。令人惊讶的是,小号手不是在舞台上,而是站在远离舞台百米外的草坪上,吹响了那几声悠扬的小号。 

接下来是我最最最最喜爱的曲子- 马斯奈的冥想曲, Normal 0 7.8 磅 0 2 也有称“沉思”。初始轻柔的行板,很有宗教色彩,每次使得我联想到圣母,因为总它听上去非常虔诚。后来,优美的抒情性主题反复反复重现,衍变成热情、激烈,最后恢复到初始的行板,以泛音的微弱音响慢慢消失而结束。

整个曲子,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婴儿小手,触摸到你柔弱的心灵深处。

最后,音乐会在柴可夫斯基作曲的,为纪念俄国人民击退拿破仑大军的入侵、赢得俄法战争的胜利的“1812序曲”炮声中结束。

掌声中,乐团走下舞台,几千名观众起身走向各停车场和车站,硕大的草坪转眼整洁干净如常。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Helen said,

    2012年7月17日 20:42

    “整个曲子,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婴儿小手,触摸到你柔弱的心灵深处。”

    写得好! 阳光,音乐,美景,神仙过的日子!!

    Helen

    回复:谢谢Helen阅读,明年就会谢谢多伦多的生活

  2. 2. 栗子 said,

    2012年7月18日 08:49

    还是温哥华的人们有福气,夏日里伴着美景能欣赏这么美妙的音乐,羡慕!

    回复:不是很多人都知道这些活动的。多伦多应该也有,我相信。以后我会到多伦多生活半年/每年,一定千方百计挖出各种免费活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