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2日 的存档信息

水没草屋

金屋银屋,不如自家草屋。 前天夜里11点,回到阔别六个星期的家。放下行李箱,就想爬上床休息 - 多伦多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一踏进大卧室的地毯,吓的我惊叫起来 - 沼泽地呀,一房间的水。 原来卧室卫生间坐厕漏水了。 关掉坐厕的水闸阀门。在水面的床上不安地辗转一夜。 昨天一大早,俺家哥哥从Locker里取来洗地毯机 - 买了三年了,第一次用哦。 哼哧哼哧把卧室的家具搬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