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的故事

字体 -

今天去温哥华听力中心测试了听力,做了耳模,下月4日取助听器,戴上它们之后,就可以听到所有的人讲话啦,据医生说,还可以改善陪伴了我十多年的耳鸣,哈哈~

这次测试是回国之前就预约好的。那天,老公对我的“啊?啊?”厌倦了,说:还是给你配个助听器吧。

其实,我早该戴助听器了。还在英国公司上海代表处工作的时候,有次单独接待武汉的代理商,那两位温文尔雅的男子汉说话特别轻柔,我集中精神,只能抓住50%的内容,可以看得出两位儒商对我不适宜的反应很是惊讶。

还有一次,总部要我第二天就如何在下一财政年度将中国的销售额增长50%(压死人的指标呀,以前都是30%,很不错了)写一份策划。那夜我几乎没合眼,总算 完成了书面报告。第二天到办公室,拿起电话听筒,觉得拨号音声细如丝,我以为电话坏了,连连拍打座机的弹簧。再拿起另一部电话,声音也是千里之遥。我大声 问同事怎么回事,结果只看到同事的嘴巴在动。 这才觉悟到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3月3日-世界爱耳日。(It’s Ironic, is not it?)

办公室在上海峻岭广场,隔壁就是长征医院,连忙赶去看医生。测了听力,医生第一句话就问,你是不是工作压力过大了?后来做了一个礼拜的高压氧舱,总算好多了。但是医生还是建议我戴助听器。我那时尚未到半百,觉得戴那个玩意儿太早了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耳朵里有了永不间断地噪音,且好多种频率。一种像知了叫,还有一种犹如宛转的风吹声,再夹杂着工地打夯的鼓声 -那是我的心跳。第一次听到打夯声还是40岁出头的一个夜晚,我想:附近在建造什么建筑呢?总在晚上施工。一个月后,我出差到外地,夜里还是听到打夯声, 恍然大悟到是自己耳朵里的噪音。

不过,耳聋也有耳聋的好处,半夜打雷下雨我基本上是不知道的。有人说我坏话也基本上听不到的。和老公吵嘴后,听不清他在书房里的抱怨,我就以为自己赢了,呵呵。

可是,问题在于,我对某些频率过于迟钝了,比如和儿子对话时,比如女友在电话中要和我讲悄悄话时,比如看电视时(老公总把音量调的很小,怕影响邻居)。所以劳工建议我戴助听器,我还是接受了,再说自己年近花甲,身上的假冒产品已经有两三件,再多一件又何妨呢。

昨天下午,接到了温哥华听力中心的电话,提醒我今天上午十点的测试。

这已不是我第一次为买助听器测试了。上几个月回国我也做过助听器市场调查,原以为国内会便宜,其实不然。不少卖助听器的摊位设在大商场内,免费测试,但是 环境很嘈杂,使我对测试的准确性就很怀疑了。销售人员又很“PUSH”,恨不得我立马下订单,似乎每个经销商只对动辄上万元的西门子产品情有独钟。

我还独自去上海五官科医院做过测试,那里的设施倒是很先进,测试费也不贵,18元人民币而已。带着测试报告去医院附属的助听器配戴处,那里的医生看了看 我, 我的穿着实在太温哥华了(温哥华是世界上前三名最不讲究衣着的城市) - 普通退休工人一个。人家就问了:“侬还上班伐拉?”我说:“末。”人家就说:“格个末事老巨呃,两只要近两万块噢,侬阿已经退休了,值得不值得,回去搭侬 老头子、小宁商量商量再来伐!”(这东西很贵的,两只要两万元,你也已经退休了,值得不值得,回去和老板孩子商量了再来)

“切~”,我心里讲。

今天准时到了位于百老汇西街的温哥华听力中心,一位非常和蔼的中东女子接待了我,问了姓名、家址、联系电话和出生年月,我报上了年份,幽默了下:“是不是 a long long time ago?” 她哈哈笑了:No,no,no~。

然后一位白人女子领我进了测试间,问了些问题,这些问题几乎可以概括我美丽的一生。

你有没有长期地处身于嘈杂的环境中? - 有。

何时?何种情况?当时有没有耳朵的防护措施? - 我16岁到22岁间,在模具车间操作大型磨床,周围都是大型车床,机器声轰鸣不断。那时,有人走进机床要和我讲话的话,必须扯着嗓门大叫才能听到。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你的耳朵有没有发炎过? - 有。

何时? - 40岁那年得了几次中耳炎,还发烧。(那是我生命中最低谷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天天夜里躺下后哭泣,泪水流进耳朵,导致发炎)。括号内的没有说出口。

有没有长期用过抗生素药物? - 有。

何时?为了什么病? - 47岁时,用了一年多,癌症手术后化疗。

医生的眼睛充满同情:现在身体好点吗?

我耸耸肩:So so,比较容易累,到处痛。

她又问:你的听觉在安静的环境中差,还是在嘈杂的环境中差?

这真是非常专业的问题!一般人总以为,周围鸦雀无声的话,你就能听清别人讲话了。其实不然,周围越是安静,我的耳朵似乎被静音了,耳鸣声越发明显。所以我答道:前者。

问题结束后,就开始了正式的测试。我戴上耳机坐在无声的测试室内,医生坐在玻璃隔着的外间,先间断性地对我的左耳注入不同频率的声音,由无到轻到强,只要我听到一点点,就立即按下手中的按钮。然后换右耳,同样程序。

接着,右耳注入不同强度的噪音,测试左耳在不同频率下的反应,然后对换。

最后,医生读单词,仪器控制她的声音由响到轻,我必须重复她所说的单词,直到我听不清楚以致无法重复为止。

测试结束,医生问我,是否同意我那门外等候的老公一起讨论助听器的事。我说当然愿意啦,心里加了一句:银子是老公口袋里的呀。

医生对老公说,你妻子确实需要助听器,除了解决听力问题外,还能缓解耳鸣的痛苦。我想,我早已经把耳鸣看作身体的一部分了,无所谓了。但是耳鸣真的能消失的话,那感觉应该也不错滴。就像医生所说的,提高了生活质量,呵呵~

接下来医生介绍了几种型号,耳挂式的,外耳式的,内耳式的。我首先选了挂在耳朵后面的那种:最便宜!老公的银子也是血汗钱呀,我可不能乱花哦;再说我头发可 以遮盖那个小东西。医生说不合适:因为我戴眼镜,戴上摘下会碰到助听器的。我退而求其次,选了外耳式的:第二便宜!俺这个人,能省还是要省滴!这次老公说 不合适,因为我的发型是露耳的,别人很容易看出我戴助听器。结果呢,就选了最贵的内耳式,旁人几乎察觉不到的,^_^

这样的话,左右两只助听器总共3200多加币,电池每周换一次,每月10加币,我这个老婆好昂贵哦~

那位白人医生边为我打耳模,边说,助听器还有个用处,在飞机上可以当耳塞,只要把它们电源关闭即可。

打好耳模,医生又说,下个月就可以试戴了,随时可以来免费调整,一直到你觉得最适应最舒服为止,产品的保质期三年。

老公问今天付钱还是取货时付钱。医生说,无息分期付款,每月75加币。“这么好?”我惊喜地叫了起来。医生很得意:“Surprising?(奇怪吧?)”

最后,用一句套话结束此文:I a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hearing aids。届时再向大家汇报配戴助听器后的体会吧。谢谢大家!

-写于2009年12月 - 加国无忧有偿征文2010

我画了一艘船,儿子讽刺我船翻了,请大家看看,求加分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1. 凌波仙子 said,

    2013年2月25日 19:03

    俺现在还无病无恙,不时偷偷作无病呻吟状···将来升级了,就像果姐姐这样,把呻吟大声唱出来···

    戴上LG的爱妻牌助听器,去看电影吧,新出炉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奇幻漂流,视听一流享受

    回复:呵呵,看电影/听音乐会都无需戴助听器的

  2. 2. 加国无为 said,

    2013年2月25日 19:55

    这东西好,感谢发明助听器的科学家,老朽过几年也需要这个,咳咳~

    元宵节好!

  3. 3. 七成新 said,

    2013年2月25日 22:52

    分享到这个经验挺有趣的。

  4. 4. 养心阁 said,

    2013年2月26日 00:30

    姐姐老来有福了,有一位好老公。

  5. 5. olive tree said,

    2013年2月26日 10:36

    这个经历被你说得这么轻松,可见你是个开朗的的人啊~~

  6. 6. 乐陶陶 said,

    2013年2月26日 12:28

    “不过,耳聋也有耳聋的好处,半夜打雷下雨我基本上是不知道的。有人说我坏话也基本上听不到的。和老公吵嘴后,听不清他在书房里的抱怨,我就以为自己赢了,呵呵。” 严重同意啊 :D 我的姑姑也配过几千的助听器,说效果一点不好,我想是因人而异。

  7. 7. 替天行道 said,

    2013年2月27日 00:37

    早年的噪音生活对晚年影响很大,当年我们和声学所一起搞噪音试验,每天都在130分贝的噪声中测试信号,如今也有耳鸣的感觉,这正是:年轻时人找病,年老时病找人。

  8. 8. 懶貓 said,

    2013年2月27日 11:31

    原來您需要佩戴助聽器啊,當然是在加拿大這邊專業,因為幫你試戴助聽器的地方都需要有專業執照!這裡的工作人員是非常專業的,與國內的推銷員是不能同日而語的。Osmond三歲就開始戴助聽器,得到的服務非常專業。

    回复:呵呵,我身上假冒产品很多哦

  9. 9. 兰花草 said,

    2013年2月27日 13:10

    助听器公司保险会cover吗?谢谢分享!

    回复:这个不知道呀,我和LG都是退休的。

  10. 10. 栗子 said,

    2013年2月27日 16:57

    佩服姐姐身体大恙小恙都在,依旧乐观生活。榜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