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了12小时的急诊手术

字体 -

经常有媒体和民众抱怨加拿大医疗差劲,急诊误人也差点成为我家的悲剧。五年前的11月,我和老公随温哥华学校局组织的巴黎12天“留学”结束,就在出发回加拿大的凌晨,老公说肚子痛,我在他说痛得厉害的部位一按,他就“喔哟”一声。我说,百分之两百是阑尾炎。

领队来看望,建议留在巴黎治疗。老公怕,忙说不痛了。

这样,从巴黎旅馆出门直到抵达温哥华,他整整痛了20个小时并且发烧。

一下飞机,来接我们的朋友就直接把我老公送到本拿比医院。

接着,如同大家听了N遍的故事那样-在加拿大的急诊室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入院是11月10日 半夜11:30。 接着急诊部门口的两个护士,进了急诊后一个护士,一个医生,拿着同样的两张表格,问了同样的问题:体重,身高,以往手术史,现服药物,有否过敏等等。此时老公已经发烧到39度6,痛得说不出话,还要重复相同的回答。

经过拍片验血验小便,医生说估计是阑尾炎,但是不能确认,需要专家来。这时,护士才给我老公推了吗啡止痛,吊盐水消炎降温。

又过了一小时,貌似从家里赶往医院的专家(因为她没穿医生的大褂)竟然又拿出那两张纸询问相同的问题。结果,专家也说“可能”是阑尾炎,也不排除肾的毛病。建议手术,在肚子上开三个小孔,用照相机探头察看两个肾和阑尾。

等到决定开刀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急着问何时可以手术,专家说八点,或许九点。

早上六点,进入病房,病房的护士又拿出两张相同问题的纸,我真的晕了。

这时候的时间过得真慢,分分秒秒像熬一样。

八点了,毫无动静。

九点了,毫无动静。

九点半,总算有人来消毒,又问了同样的两张纸的问题,说是手术医生要。

十点,护工总算把我老公推进麻醉室。但是麻醉师缺席。

十一点,麻醉师总算来了。据说和医院闹疙瘩,故意迟到,直到院长发话。

等到俺家老公上了手术台,已经在医院里过了十二个小时。

手术结果:急性阑尾炎穿孔。医生给我手机打电话告知情况,说估计在飞机上穿孔的(BURST),幸好CONTAINED(就是没有感染到腹腔)。

此时的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一夜是在飞机上,一夜是在急诊室。我都没有精力反驳,既然还没有感染到腹腔,难道就不排除在急诊室穿孔的?

加拿大的医疗制度,有些是不错的,比如入院免费治疗,谨慎会诊,无须家人或请护工伺候病人,医院的环境和饮食都相当可以。可是,就是不能得急病,弄得不好,真会出人命关天的大事。

———————————

老公的堂哥堂嫂来探望,说我当时在机场就应该叫救护车,这样的话,急诊室就会马上处理。一般自己去急诊,医生护士不会迅速处理。这是我的失误之处。如果万一以后有类似的情况,也是一条重大的经验呀。

问题是,老公在公共场合很注意形象,痛得非常有风度。机场和大家告别时腰都直不起来,脸上还带笑容。已经关照他了,以后万一胃痛背痛,一定要重视要说出来。

点这里给我的画加分吧,谢谢啦~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dj said,

    2013年11月4日 12:01

    I think you should call ambulance asap.

  2. 2. morning dew said,

    2013年11月4日 17:14

    这世上总是有这种人, 是自己耽搁事,想不花钱,却总是别人的责任。 另外,成年旧事,现在才想起来说事,是想误导人么。

  3. 3. 七成新 said,

    2013年11月5日 00:19

    好在有惊无险,保重。

  4. 4. 茶故事 said,

    2013年12月16日 03:20

    唉,加拿大醫療體制真是讓人無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