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过的地方-上海枣阳路香山苑 1999~2003

字体 -

1997年,银行里帐号积累到20万人民币的时候,我下决心买房了。这辈子还没有向别人借过钱,因此很忌讳“贷款”这两个字,公积金贷款倒也算了,商业性贷款就比 、较有压力。所以初始只想买20万的房子,然后再存钱装潢。几个月的周末,到处去看房,20万的房子,要么地段不好,要么房型太差。一边看,一边惊讶地发现 、房价在上涨,我想,千万不能等了,快点出手吧。

于是一个周末,我叫杭州读大学的儿子赶回上海,去上海枣阳路正在开工的工地签署预售合同。同去的还有一位男下属(我竟然记不得他的名字了)。他在我与房产 中介谈话的整个过程中没有发表过一点点意见。我带他去,也只是壮壮胆而已。虽然我那时已经做了中国市场的主管,但是人家眼中的女强人,自己心底里还是弱女 子。在我签下字的时候,儿子知道以后的十年中我每月要付3000多元的贷款,脸色立刻显示出担忧的神情。此时,这位男下属对我儿子说了一句话:你妈妈不容易,你要好好读书,孝顺母亲。儿子很慎重地点点头。

交房要到1999年。从这点看,这个小区的建筑质量还是比较讲究的,没有赶时间。这一点后来得到了证实,上次回国我还去看了这个住过四年的小区,它的外墙竟然还是同样的色彩。不像新世纪后建造的房子,旧得很快。

合同上把外立面内走廊的材料颜色都写得清清楚楚。总面积是112平方米(竣工后改为109),两室一厅。当时没有板式高楼,都是蝶形和塔型的。厅里只有一扇不大的窗。但是大卧室有24平方米,用我老外同事的话来说:可以跳舞了。三面窗,又在21楼,望出去很远。

在等候它的建成那那段日子里,心情的迫切不亚于十月怀胎。几乎每两周就要去看它一次,电梯还没造好,就乘坐工地的升降机上去看看,有时候遇到工人午休,就爬21楼楼梯上去。至于房内的家具布局,我不知道画了多少张图纸…….

到了1998年年底,我沮丧地发觉,更好的房型出现了,房价在跌了。

那时我刚刚有了男友,他建议我卖了它重买,但我这个人比较一往情深,觉得已经怀胎二十个月了,眼见孩子出生了,再丑,偶也认了,折腾什么呢?

竣工前我就联系好了当时最可靠的装潢公司,因为我只有周末才有空去监工。所有的材料、厨房设施、卫生间设施,我都选用上好的。欧式的家具是新加坡合资厂制 造的,至今妹妹们都说买的耐用而又典雅。每月三千多元的还贷到了1999年,对我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因为中国市场的销售业绩好,两年内英国老板给我加 薪幅度很大。

等到99年初夏入住时,竟然整整一个多月有种恍恍惚惚的感觉,怀疑这装潢一新的新居真的就是我的家了吗?

刚刚入住时,发现自己总是在找东西,以前一进屋,随身东西随手放,因为房间小,任何东西只要一转身就都在眼帘中。现在不行了,你必须记住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以前在家中转不开身,两三步就能走遍全家,现在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可以小跑了。

新居使我改掉了周末睡懒觉的坏习惯,以前的汽车库房间没有阳光,一到周末,你可以睡得天昏地暗到中午才起身,现在阳光早早地催人离开梦乡。凭窗眺望花园似 的小区,感受着清风和阳光的抚挲,心头生出有点受宠的欣喜,哦!我家有清风了,我家有阳光了!再也不用担心黄霉天了,再也不要担心发大水了!

只有一样习惯依旧,儿子在自己的房中仍把书和CD散了一地,我呢,还是跟在儿子身后为他收拾房间。

不过,我发现了一件不甚愉悦的事-每次在电脑上打印自家地址“枣阳”路的时候,第一显示的就是“遭殃”。

然而自己的现状与“遭殃”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我的男友很优秀,曾是我年轻时的梦中情人,我有了自己美好的窝,有成功的事业,有孝顺懂事全国重点大学在读的儿子,我的一切实在太圆满了。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如果有的话,就要遭殃。 更何况我住在枣阳路。

我真的遭殃了,入住后不久,就查出了癌症。我接受了乳房全切除手术。

化疗结束后,梦中情人走了。

我想,用“飞蛾扑火”来形容爱情再恰当不过了。人们勇敢地追求爱情寻觅爱情,人们又用“火焰”比喻爱的热烈。我,和所有的人一样,和所有的飞蛾一样,一次次地扑进炙热腾腾的火焰里,一次次被烧得遍体鳞伤。

这个住过的地方,曾经的火场,该离开了。

点这里给咱的画和照片加加分哦~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