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陈年芝麻 的存档信息

贺卡-书信-往事如隔世

今天在家里一整天花在贺卡上。从夏天起就开始画圣诞贺卡,老年画画班的Alice说:We start our Christmas Card painting from the hotest summer in Vancouver。我画了16张,除了给圣诞晚宴聚餐的亲戚们,其他大多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好朋友。 这些朋友最短认识五年最长有二十五年,他们都不用微信/WeChat,在E时代的今天,仍旧钟情于纸质的友情传递。 每张贺卡除了千篇一律的节… (阅读全文)

旧事 - 老白领拦出租,难上难~

上海下一代亲友们常叹上下班出行难,自驾车吧,路面堵。坐地铁吧,有专门工作人员在那里把乘客推进车厢,女孩子到了公司都累瘫了。拦出租吧,下雨天根本没可能。 想起自己退休前拦出租的难。上海话中出租车毫无道理地被称为“差头”,好多年里,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车不在,灯火阑珊处。于是有了以下作文。 (十年前)在下五十又一,不算太老。九十年初代跻身外企。想… (阅读全文)

曾经的三只猫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还没有宠物的说法,曾养过三只猫 - 灰姑娘,白雪公主和黄毛丫头。 那天正伏案,忽闻脚下喵喵声轻柔委婉,低首只见一团 灰不溜秋的小小猫,尾巴不知怎么只有半截,一看即知野猫的後代。小猫与偶视线相遇更坚决地叫,阿谀讨好乞食之意显而易见。恻隐之心怦然而动,遂取一勺牛奶 喂之,随即重回书桌。少顷起身,却见小猫蜷缩在七岁儿子二十码拖鞋中酣睡悠然。… (阅读全文)

老友记(6)时光流逝友谊长存

最后几句话 或许是缘分,戴维玛丽对我一直像自家人一样周到而随意,后来他们对我老公也像自家人。2010年我们去他家,早餐时,老公的杯垫总是黏在杯子上,一举起又 啪的掉下来,两次。我老公生性腼腆,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戴维还大声说他:what are you doing Alfred? 我用手一摸那个垫子,粘的,本来就没擦干净。就明知故问:Who prepared the table this morning? 戴维自己也… (阅读全文)

老友记(5)戴维难忘那年生日

  戴维的生日是12月4日,我不必用心记。因为戴维每年十一月中就会用email通知我:我要过生日了哦,几号几号。。。。大概怎么安排的。。。言下 之意:你Ingrid别忘了邮寄生日卡片哦。这样他就可以在生日聚会那天向来访者炫耀他从全世界收到的生日贺卡。这就应了一句名言:男人都是孩子! 每次他的生日提醒Email,戴维总要提及那一年他在北京度过的难忘的生日。 一九九六年… (阅读全文)

老友记(4)戴维的训斥

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戴维写信来说:你需要的是一条鱼竿,而不是一条鱼。他对我的事业上的建议和帮助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每次去他们家度假,我会详细向戴维叙说我的工作,他会给出很有建设性的建议。而玛丽在旁总是听着,不说一句话。 我为英国公司工作后,很想自己办一家私人公司。去英国开会到他家度假的时候,我征求了他的意见。戴维立刻否认了我的想法,这不符合西… (阅读全文)

老友记(3)亲兄弟明算账

二十多年来,我和戴维之间一直是亲兄弟明算账的。 戴维一直工作到78岁。他65岁退休后,又开始为美国的FM工作,FM是专门对做出口产品的公司进行认证的。戴维因此也就常来中国 - 这里重复讲了,怕没看过前文的人不知道。 有次我和父母陪戴维逛外滩和陆家嘴,他想上东方明珠看看,就问我父母感兴趣吗,我父母说没啥好看,戴维一脸轻松-不用请客啦。就说那我一个人上去了哦。 我们… (阅读全文)

老友记(2) 拥抱、亲吻和流泪

重复啰嗦 我这个人有“写手”的激情,就是没受过应有的教育。而且我写东西在1995年到2007年期间最好,国内国外的杂志报刊都有发表。后来就不行了,思维越来越简单,估计受佛教徒老公影响;表达能力也越差,也是受他影响;用词越简单,更是受他影响。反正好像回到小学生水平了。 今天继续写戴维,但是戴维和他老婆玛丽是无法分割的,所以很多地方要提到玛丽。 戴维和玛丽 - 拥抱… (阅读全文)

老友记(1)-认识戴维

(好久没写文字了,自己评估起来,写的最好的时候是1995~2007。年龄越大,老表达能力越差,好像回到儿童时代。) 不知道戴维算不算蓝颜知已。 戴维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1988年我工作的仪表厂和他公司有意向搞技术引进,戴维是国际销售经理兼董事,作为代表来上海洽谈。我当时在设计科的干活,由于业务能力差,接的项目都是最简单的,但比较起那些老工程师,我会说点结结巴巴… (阅读全文)

“吃”和“穿”

四十年前的上海,人人都是36元人民币工资,家家都是28条腿的家具。存不多钱也无需担心,反正医疗公费,房子分配,旅游业没“出生”——一周工作6天,买张机票还要单位批准。没有什么好比较好炫耀的,就比主“吃”还是主“穿”。 主“吃”的一方大张旗鼓理直气壮:“阿拉钞票才(全)是吃光额,吃光好,吃在肚皮里,才(全)是自家的”。结束了还不忘贬一下主“穿”的:“穿在身上拨(给)宁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