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陈年芝麻 的存档信息

男女授受不亲

上篇蹲的习俗提到上世纪1987年公派出国的外事培训,回忆起来,外事培训另一条也是很有趣的 - 男女出差/合影之规定。 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孔子属于被批判对象。可是他的“男女授受不亲”格言却被严格地执行着。1975年到1983年期间,我们厂设计科就我一个女 性。当时有条莫名奇妙的出差纪律:不准一男一女出差,因此我损失了多次游山玩水的机会,那个年代,是没有旅游这… (阅读全文)

名字的故事

*中文名字* 人家问起我的名字,我总是气壮山河地答道:郭沫若的郭(现在知道郭子仪的人不多了)!智慧的慧!英雄的英! 但是,小时候我狠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觉得那个“英”听上去很俗气。文化大革命时,擅自改为“红缨枪”的“缨”。后来允许“小资”情调 了,就又改成萤火虫的“萤”,以致熟悉的朋友们大叫:“哪像小资啊,鬼火似的,吓死人了”。当然这些改动从来没有在身份证或者户口簿… (阅读全文)

过大年,洗大澡

过年,公众喜庆;洗澡,私密休闲。过年和洗澡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许多年前,它们是两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大事情。 那时候的上海,95%以上的人家没有浴室。从过年前两个礼拜开始,公共澡堂门口就开始排长队了,每人带着一个大包,装有换洗的内衣裤,还有毛巾肥皂等。 虽说是公共澡堂,男女分开,但价格却不一样。男浴室为淋浴,5分钱(人民币,下同)一位;女浴室则有盆浴… (阅读全文)

今昔过年

(所有图片取自于网络) 拿到移民签证时,老爸老妈就谆谆嘱咐我家哥哥,希望我们每年回去两次,中秋一次,过年一次。聪明的哥哥就安排隔年回去过春节,隔年回去过中秋。 如果我不回上海过年的话,与上海家人MSN视频聊天时,他们就会问:你们在加拿大哪能(怎样)过年呀? 我总是回复同样的感慨:在加拿大哪能过年呢~ 过年过年,只有回国团聚,才有过年的感觉。虽然居住在华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