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花盲,妹花痴,游花园

说来惭愧,来了温哥华十一年,居然是第一次去著名的凡杜森植物园 - 因为老公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因为自己财迷 - 它是温哥华极少的收费花园之一(好像大温总共有三个吧)。 来加后渐渐认识了一些网友们,大浪淘沙认,结交了几个贴心妹妹们和一个优雅姐姐。这次就是和花痴美美一起去逛的,她比我小七八岁,正能量实足快乐大气美丽健康,对我这个花盲乏力的姐姐照顾有加,好像比… (阅读全文)

走走温哥华福溪道,想想新移民辛苦路

上午去了温哥华听力中心。上周五换电池的时候电池盖掉下来了,这么昂贵的东西哦,立马打电话预约到这个周二(赞一下效率)。不能戴了怎么办呢?试试用手指 轻推到位,以后几天一直小心翼翼的。想不到听力中心的莎拉医生看了笑了,这个电池盖本来就是搭上去的,关照我以后要用磁棒工具换电池,不要用手指。其实是 我懒得坚持,最初换电池很规范的。 这样在听力中心两分钟就完事… (阅读全文)

助听器一定要经常戴!

助听器戴了五年多了,因为终身免费调整,今天去温哥华听力中心测试下。 要不是一个多月前预约的,我就不会今天出门了,太阳晴好,风大。感冒第十二天,抗生素还有两天就没了,可是还是昏昏沉沉的,病去如抽丝呀。去的车上,我戴着帽子包着围巾半闭着眼睛一幅病态,觉得坐对面的人在打量我,睁眼一看,一个貌似同龄人的胖老太穿着短袖和裙子,我俩互相惊讶地看着对方,最后相视… (阅读全文)

生日午餐

我的生日午餐   Hart House Restaurant, Burnaby, BC. Reservations: Phone: 604-298-4278 Location Hart House Restaurant 6664 Deer Lake Avenue Burnaby, BC Canada V5E 4H3 因为和儿子生日只差三天,年轻时前夫总是让我们一起过,那时气盛喜欢计较,心里很不爽。现在我主张和儿子一起过,可是老公不愿意了,说要两人世界庆祝。鹿湖上月刚去过,生日那天又去了。 餐馆… (阅读全文)

最美当是樱花雨

本拿笔中央公园 落樱花瓣中的松鼠 鸭子在樱花漂浮的池塘中 绵绵细雨落樱路 Knight @ E22 Vancouver, BC 绵绵细雨落樱路 Knight @ E22 Vancouver, BC 任何地方的落樱 任何车上的樱花雨 春雨樱花雨,早樱入泥,晚樱含苞。 请给我们的画,照片加加分哦,谢谢啦~ (阅读全文)

孙儿在温哥华科学馆走失后

今年一月以来奶奶我每周一次带孙儿旸去温哥华科学馆。午餐时,旸和奶奶一起排队一起Order,基本上总是Fish &chip,Chicken &Salad。后来旸对order失去兴趣了,叫奶奶排队买,他在桌子那里等,奶奶从不把两岁半多的孙儿看作无思考决策能力的幼儿。就让他看桌子奶奶排队。一般午餐的队伍就四五人而已,奶奶很快就会回到餐桌。   最近温哥华学校春假,餐厅排队很长很… (阅读全文)

温东民居街赏樱

那条街从我家走过去五分钟,去年和老公去赏樱,今年自个去了一次,前天和女友们又去了。 索尼傻瓜相机,多年前打折时90刀买的。因为便宜,所以没有好好珍惜,摔裂了,贴了粘纸继续用,开机前把裂缝咯咯按下。效果还不错哦。 感恩异国他乡有正能量满满的美女们相伴春游赏樱聊天吃小笼包生煎包菜肉馄饨。 地址: Austrey Street, 天车站Joyce下,沿着Joyce街走三分钟,看见天主教… (阅读全文)

孙儿耳垂拆线记

后记: 孙儿耳垂割裂后,爷爷奶奶琢磨好久总算推理出事故发生的真相,暘用手指拨开书橱上部的门,拨开一点想把头伸进去,放了手指,想抽回头,左额头碰到右边橱门下角,左耳被弹回的左橱门下角削到。 周末。爸爸车着旸又去了Ikea,亡羊补牢,买了很多橱柜用的限位器。旸尝试了N次无法打开,讪讪地说oh No。然后跑开玩别的了。 第八天爷爷奶奶带旸去医院拆线,一点也没等就进了… (阅读全文)

含饴弄孙晚霞美

盖斯顿公园就在我们公寓楼下,有儿童区,垒球场,足球场,篮球场,大草坪。 傍晚带孙儿下楼玩,奶奶抬头看天,孙儿埋头推车,奶奶觉得孙儿不看晚霞好可惜,多美呀~ 孙儿说,Nainai & Louis are different(奶奶和旸旸是不一样的)。 孙儿在自己家午睡是趴在小床上折腾15分钟入睡,爷爷奶奶宠出来的习惯是开车兜风15分钟入睡。那天爷爷不在,奶奶把换了睡裤的孙儿带到车上开… (阅读全文)

内疚,孙儿耳垂割了一刀;感激,医院急诊快速有爱

昨天闯祸了。旸和奶奶在小房间,旸叫奶奶弹钢琴《Down by the Station》,他自己在奶奶身后玩托马斯火车。突然一声惨叫,奶奶回头一看,旸的耳朵左耳屏齐刷刷一刀裂缝,鲜血直流,旸上气不接下气地哭。爷爷跑去 取来邦迪裹住旸的耳朵,幸好爸爸还没离开,立即驱车去本拿笔中心医院。 路上旸已经不哭了,奶奶告诉他是去医院找医生fix his ear(修理他的耳朵) ,他说OK。 赶到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