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很多人都不认同此想法,只认为保险是可有可无的,无关紧要的。但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名人英年早逝,频发的天灾人祸, 不得不使我们重新思考保险这个问题。其实,现在我们的社会,生活,治安状况, 地球环境越来越复杂,风险越来越高,已是不争的事实。很多人在拒绝保险时,总是以没有钱买保险,或有钱根本不需要保险为理由。其实,保险对有钱和没有钱的人都是适用的。对于收入低的人,保险就是保障。对于收入高的人,保险就是起保全的作用。 在这个狂热的,跟风的和高风险的社会里,有责任感的人,都应该花一点时间,想一想,万一自己出了事,谁来照顾你的妻子儿女,谁来赡养你的父母,谁来替你还清债务

发生事故的移民比较多,我搜集了一些具体例子,大家一起看一看.

2004年6月28日36 岁的来自大陆西安的移民耿朝辉从住家公寓 14 层阳台跳楼自杀.

2005年1月6号早晨,许先海在驾车上班途中遭遇暴风雪,不幸发生交通意外,重伤不治,于10号在新宁医院辞世,年仅39岁。身后留下妻子、 一名六岁女儿及一名出生才两个月的儿子

在2006年,多伦多华人社区极不平静,有关华裔移民的悲剧事件不断。大家比较记忆犹新的是,在2006年7月21日凌晨,拥有美、加两国双博士学位的中国移民蒋国兵,从多伦多一座高速公路立交桥跳下身亡。 还有居住在多伦多的山东新移民钟道昌车祸身亡,士嘉堡发生华裔家庭伦常血案;北京移民王军猝死在家中、单身一人在多伦多的上海移民冯波在居住的地方被人发现病死,年仅31岁;2006 年5月12日,沈阳女移民宋春萍因身患绝症不堪经济和病情压力而自杀。

从王军和冯波的突然病逝令我们不能不联想到,移民来到加拿大确实有一定的工作及生活压力,在面对挑战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注意身体及考虑保险事宜。 冯波1975年6月5日生于上海,猝死时不满31岁。他单身一人,于2003年7月移居加拿大,去世前在多伦多东区经营一家网吧,兼营电脑零件与耗材。据了解,冯先生可能是因劳累过度悴逝。

不堪重负自杀身亡的宋春萍是2001年随丈夫儿子从中国沈阳市移民加拿大多伦多的。她的丈夫虽然原是沈阳市一名基础材料工程师,但夫妇俩在加拿大找工作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丈夫一直没有找到一份正式的、专业对口的工作,先后在制衣厂、面包厂打工,后来从事房屋装修,间或帮别人剪草、铲雪。宋春萍则在一家制衣厂找到了一份剪线头的工作,直到2005年9月,宋春萍才跳槽到多伦多希尔顿花园酒店做清洁工。2005年冬天,宋春萍被诊断出患上了肺癌,病情已经不允许她继续工作。2006年1月,宋春萍申请了失业保险,然而,当6个疗程的化疗进行到第5个疗程时,宋春萍的病情有进一步恶化迹象。为了不拖累丈夫和儿子,5月12日,万念俱灰的宋春萍选择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07年1月2日(周二)傍晚,华人聚居的芬治大道夹维多利亚公园大道附近发生交通意外。来自中国天津的徐维曼不幸在横过马路赶公车时被一辆私家车撞到,后因伤势过重不治死亡.

2007年7月11日晚,华裔张言和她三岁的儿子在当地运动场上放完风筝后准备回家。8点15分刚过,一辆汽车在路上疾驰,径直撞上了正在人行道上行走的母子俩。当肇事车发动机停止转动后,这位36岁母亲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她三岁的儿子受重伤被立即送往了医院。

新移民悲剧连连不时需要社会捐款救助。但在众多悲剧中,因过劳猝死家中的大陆移民工程师王军家人却主动表示,不需社会捐款。原来王军在离世前三年,购买了20万元的人寿保险。

其它很多都是生前均没有买保险,从而在他们去世后,亲人在要倍受痛失亲人的苦痛之外,更因经济陷入绝境而添一份忧心。作为华人保险业者我感到很很痛心,保险就是保平安,是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做出的妥善安排。

王军购买的是最便宜的限期TERM人寿保险。王军当时体检被列为健康状况最好的第一档。类似他投保时的情况,一位38岁健康男性,若投保25万元人寿险,每月只需缴不到20元的保费。相信大多数移民,即使经济再困难,每月也支付得起这小小一笔开销。许多大陆新移民对保险的误区,比如我现在没有闲钱,等有钱时再买,冯波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一个保险经纪曾经给他介绍过TERM, 冯波说过一段时间再说.没想到竟发生这样的事故. 还有一些观点比如谈保险就是谈死亡,听起来不吉利等等让新移民对保险避而远之.华人对保险的误解,也与本地一些保险从业员急功近利,热衷于推销一些又贵又不实用的险种有关。这样做的结果,一方面令普通大众失去了对保险的信任,另一方面也误认为保险都是这样一些以新移民经济条件无法负担的高端产品。保险有不同档次,犹如太空水与普通食水之分。我不提倡整天推荐太空水,对新移民真的是要量力而行, 他们更需要的是经济实惠的普通水。

.在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其实投保人寿保险及重病保险是最必要与最急切的。实际上,这两个险种不仅是新移民经济上可以承受的,更是最切合他们实际需要的险种。目前市场上的人寿保险,一般分为终身式和限期式(term),都是在投保人发生意外或大病死亡(除投保两年之内自杀)的情况下,向其指定的受益人根据保额提供相应的理赔。重病保险的受益人则是投保人自身。当投保人遭受条款中列明的20多种大病侵袭、失去工作能力时,会按保额得到理赔,用于治病或实现其它临终心愿。

近年来看到许多发生在大陆移民家庭的悲剧,不少人在叹息之余,会觉得那些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生命脆弱,人生无常,即使你自己甘愿没有保障,承担一份风险,是否也应该给家人一份安心?

记得有人说过, “没有保险, 只能说只要我活着,才能爱护你’;有了保险,你可说, ‘只要你活着,就能爱护你.’”. 虽然有点夸张,但也不无道理!保险是对父母的孝敬, 是对爱人的负责, 是给子女的爱心!

保险,可以说是人类发明最伟大的一种制度,它充分发挥了人类互助合作的精神。正如胡适博士所说,保险是生时为死时做的准备;也是一种爱心与责任感的表现。

一家之主买了保险,可以在家庭遭受变故的时候,免于颠沛流离之苦,并维持人性基本的自尊;母亲买了保险,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放心的照顾家人。总之, 保险是的具体表现,是责任的化身.

我代理:国联(Industrial Alliance)、宏利(Manulife)、永明(Sunlife)、加拿大(Canada Life)、皇家理财(RBC Financial)AIG(友邦)等各大保险计划,

请记住:平时积累分分毫毫,最终拥有千千万万!希望大家在阅读这篇文章后能用积极、正确得态度去面对保险:做一个对自己、家人负责任的有心人!

您若想进一步了解更多关于保险的资料,请与资深理财专家周万茂先生联系。24小时咨询热线:416-834-9204. Albert Zhou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