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小说]一半是纯洁,一半是阴影

字体 -

最初的邂逅, 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 我踢完球, 洗好澡, 开了一罐啤酒。
在阳台上无聊的望着远处的飞鸟。天色暗下来时, 我习惯性的打开电脑, 检查信件。
一个交友网站发来新的信息:你所设定的搜索引擎为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匹配者。
对这类信件, 我已经没有兴趣了。 通常都会删掉。 今天好象心情还好。
索性看看时哪个庙里的姑子思凡了。

你不会后悔认识我,
但请别走的太近。
我不相信会再出现奇迹。
再一次审视自己的心,
一半是纯洁,
一半是阴影。

第一眼看到这个个性留言, 我有点儿震动了。 倒不是我真的纯情什么的。
只是感觉,在寥寥几行字后面, 藏着一颗受过伤的心。

“明天你还会来吗?”

“我可能有别的事情。”

“有缘再见。”

“好的。”

冬天的风吹落了这个城市所有树上的叶子。我不适应这种寒冷,无聊的时候我会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无聊的看电视。

电视有着神经质一样的毛病,只在夜晚才打得开,于是我整夜整夜的看电视,即使大多数时间播放的是广告。抽那种路边摊上买来的烟,即使味道苦的令人皱眉。

我们在网上已经聊过了夏, 秋。 而我始终看不清她的内心。

凌晨,电视画面上只剩下闪烁的雪花,耳边也只有“沙沙”的噪音。我打开窗子,外面下了雪,飘飘扬扬。扑面而来的冷风让我蓦地惊醒:我在想她。

她在网上,等我,静静的,只等着我对他说:

“嗨!……”

似乎, 她的全部生活都在网上。

她 ID 叫冷月花魂,而我的叫落叶别树,冷月花魂?落叶别树?!我淡淡的一丝苦笑。那时,一段情感在我心头留下的伤还在淅沥地疼。而我知道, 她也有同样的心路历程。 我们常常谈论别人的故事, 说自己的心情。

“别来无恙……”我用自己的方式和她打招呼。

“落叶别树是吗?”

“你怎么知道?!”

“ Oicq 有你的资料啊?”

“你在等人吗?”

“不,我在寂寞。”

“答非所问么, 为什么寂寞?”

“因为。。。。。。。。。。。。生来寂寞。“

……

和她认识的那个傍晚,在以后的日子里, 成了一个模糊的回忆。

“我闻到了你的花香”在习惯了她的沉默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 她常常沉默着)我喜欢对着电脑自言自语,我知道她一定会看到我的留言,即使她没有及时回复,我知道她会看的。

“好闻么?”

“真的很冷, 你没有一丝热情么?”

“有, 你接触不到。 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

“我能走进那个角落么?”

“你看到我的个性留言了么?”

“呵呵, 我能看看纯洁么?”

“不, 纯洁和春天一起走了。”

“春天还会来的?”

“那是别人的春天, 不是我的春天。”

“那就再造一个春天!”

“呵呵,你倒很豪迈。 说说看, 你在这里怎么造一个春天?”

“告诉你,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可以和我聊天、倾心交流的人,这种人通常都有个名字, 叫红颜知己。”

从 12 月 1 日那天起,我每天朝她的信箱里发一张电子贺卡,漂亮的图配上我自己写的文字。她确始终没有回复,我也没有问过她,只是觉得这是一个美好的梦。

我在一个飘雪的冬夜, 给她发了一首诗:

我将一直坐在这里 让天空知道
一颗化石的心 恒久而执着的等待
让多少星星流下悲凉的眼泪
我的心情是蔚蓝 我的凝望是钻石
我的爱是星辰大海

忽明忽暗 一如我的喜悦,忧伤
在背后你看不见 我追随的眼神
经历了几个轮回的沧桑
流星如雨 我的泪亦如雨
落向依然没有结局的后世

“这样傻傻的坐着 是抓不住流星的”
你轻轻的笑了 这样说着
城市的繁华在那一刻是
如此的虚无 我不敢起身
生怕坠入那苍茫无尽的思念与想念

第二天, 我搭上飞往南国的航班, 去那里工作一个月。那一天, 全城的人都去看流星雨。

南方和煦的阳光打在酒店客房的茶几上。 我打开笔记本电脑, 急切的想看她的踪迹。

Qicq 上空荡荡的,没有了她的影子,我的心也如一片被风吹的干干净净的沙滩,充满了落寞。

这个美丽的梦是她编织着的,我却像扑进网里的飞蛾,想要挣脱,却无力挣脱。

“我明天回去了。 天气怎么样?”我期待她的回应。

“好, 天气好。 快过年了。 挺热闹的。” 她的话语里有了一丝丝暖意。

“你喜欢晒太阳么?”

“是啊,晒太阳一定要晒下午的太阳,早晨的太阳太新鲜,中午的太阳太强烈,只有下午的太阳,有一点庸懒,倦倦的穿过玻璃,很有味道的。”

“和一个晒太阳都有这么多讲究的人一起肯定也很有味道。”

“我很乏味的……”

“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再认识,你会怀念我吗?”

“也许吧, 谁知道。”她的话有点喃喃的味道。

一天, 她把她的一篇日记发给我,他出去和朋友喝酒了, 在晕悬中, 忘记了所有的痛苦和快乐。 还说, 记得那个电影么? 一个女人送给她心爱的男人一坛酒,酒的名字叫醉生梦死。 喝了以后,人会忘记所有以前的事。

我无法忘记, 我想清醒理智的活着, 但面对她 Oicq 上的头像, 我始终无法清醒。

“我们, 要不要, 见一面。” 我试探性的问。

“为什么, 这样很好。 为什么要见呢。 很多好的东西, 作的过头了, 就变坏了。”

于是, 我放弃了。放弃了邀请她见面, 却没放弃心里的思念。

又是夏天。 我被手头的项目缠了整整一个春天。 几乎没时间上网。 每天下了班就是睡觉。

又是一个傍晚。 白天作完了最后的交接, 我迫不及待的回家, 开机, 上线, 她在!

“我们约个地方吧。”

看到这句话, 我有点呆了。

“到我这里来好不好……”她明显的想了一会儿,在屏幕上打出了这样一行字。

我的心跳的厉害。这是她第一次约我。并且, 用这样一种方式, 并且, 要我去她家。

“我, 想你。”她打出一个笑脸,可我分明看到那脸上的焦虑。

我发出一张动画卡。一张海滩,蔚蓝色的海水冲击着金黄色的海岸,沙滩上写着

“我爱你。”

良久的沉默。

一场虚拟的恋爱比现实中的恋爱更伤人,现实中如果得不到真爱可以放手,但是在虚拟世界中,一切都根本是不存在的啊。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她长的并不漂亮, 唯有那双眼睛, 深不见底。“你会有更好的生活。 为了我, 不值得。”

一点儿酒, 我似乎醉了。 醉中的她, 似乎十分模糊。

在我进入她的那一瞬间, 我感到她全身战栗。


那以后我始终记不起那一晚发生的事。 我再也没有见到她。
她从我的生活里, 一下子消失了。
Oicq 上她的头像始终是灰色的。 电话已经停机。她的家, 已经人去屋空。
每天, 我都检查那个我特意为她开的信箱。 只有她的信在这个信箱里。
我失望了,每一次, 都显示着: no new emails 。
接下来的日子,我有些恍惚。

三个月后, 那个电子信箱里忽然来了一封信。

落叶别树:
你也许很奇怪, 冷月花魂为什么失踪了;
你也许很气恼, 似乎我玩弄了你;
你也许开始怀疑人心的诡吁;
你也许从此可以更清醒。

我不值得你的爱。 从前的种种, 令我对一切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男人, 什么是男人。 男人是最残忍的动物。
女人, 什么是女人。 女人的残忍并不比男人差。

我上网, 不过是想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求一点儿安慰。
遇到你, 是你的不幸, 我的幸运。
那个春天, 我等着, 等着, 等着你的电子卡, 等着你会在 Oicq 上说;“别来无恙。”
可是,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幻的。 你不可能得到我。 我也并不想要你的爱情。

哪天晚上, 你突然出现, 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急切的想见你。
可是, 我不可能爱你。

把从前的虚拟交流化成一夜的激情, 不是你的目的, 也不是我的期望。 那晚, 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什么。

不要问我现在那里, 也不要问我的一切。
今生今世,我不可能是你的红颜知己。
如果你要想, 就想这是这个商品社会里的 ONE NIGHT STAND 吧。

伤心么, 痛苦么? 很好, 你就会成熟了。
不要期望在虚幻的世界里得到真正的东西。 我不能, 你更不能。

我不怀疑你的真诚, 甚至我感谢你的爱!但是, 我们是天上的两颗不同轨道的流星, 偶尔交会, 还会各走各的路吧。

落叶别树, 我不期望你会记得这个女人, 但我期望, 你会记着冷月花魂这个名字。
记得我的那个个性留言么。 我给你, 你要, 记在心里。再见, 希望你能找到你自己的幸福。

你不会后悔认识我,
但请别走的太近。
我不相信会再出现奇迹。
再一次审视自己的心,
一半是纯洁,
一半是阴影。

保重

冷月花魂

我并没有觉得所谓的自尊受到伤害, 只是感觉极度的空虚。
这时, 耳边传来那首《广岛之恋》的旋律。

2002.02.20
2002.04.08 最后改毕

附:《广岛之恋》歌词

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时间难倒回 空间易破碎
二十四小时的爱情 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越过道德的边境 我们走过爱的禁区
享受幸福的错觉 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是谁太勇敢 说喜欢离别
只要今天不要明天
眼睁睁看着爱从指缝中溜走 还说再见
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愿被你抛弃 就算了解而分离
不愿爱得没有答案结局
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
终于明白恨人不容易
爱恨消失前 用手温暖你 / 我的脸
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诗]时差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