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小说]温哥华冬天的月亮 (续一)

字体 -

假如能给婚姻中的双方定个胜负的话, 萧想, 他一定是失败的那一方。但是, 能够这样理智而冷酷的说谁输谁赢么?
萧想, 我要好好做, 无论如何,不能再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 那简直是一场梦魇。

公司的主管渐渐对这个中国人的扎实的专业基础,勤奋的钻研精神和出色的表达能力,有所欣赏。 一年后, 萧成为一个新的开发项目的主管。

温哥华在冬天里显得格外萧索。 萧不知道为什么, 想起这里的冬天,总是心里酸酸的。
我并不是那么的多愁善感, 生活还有很长的路, 也有很多的方面呀。

一个周六的下午, 方平来了。 自玫走后, 萧搬到FRASER 河的南岸。 方平忙于自己的生意, 除了电话联系, 倒也很少见面。

你不能总这样一个人过日子呀。 方平呷了一口咖啡,对萧说。
这样也挺好。 忙,没时间想别的。 萧似乎不愿意谈这个话题。
方平故意不去理会。 继续着, 明天, 你去教会吧。 挺长时间了, 那个顾兄弟还惦记你呢。

萧沉默着。 顾兄弟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移民。 在国内经历了反右, 文革,受的苦不少。 后来由儿子接到美国。 他笃信上帝。 自己一个人从旧金山跑到温哥华作专职侍奉。
对每个到教会的人都关心备至。 玫走后, 顾兄弟曾亲自驾车来看萧, 还带他到处走, 散散心。

两个人, 其实就是一个信念吧, 就象我们侍奉主。婚姻也是一种信仰呀。
顾兄弟的话还在萧耳边回荡着。那一天, 顾兄弟带他到维多利亚公园。 有一对结婚的男女在拍婚照。 萧茫然着。

第二天, 风和日丽。 萧一早起来, 觉得心口有点儿不舒服。 可能是这一段工作太累了。
喝了一碗牛奶, 他还是出门了。

今天有几个洗礼的仪式, 所以教堂门口的人很多。
萧关车门的时候, 听见有人叫他。抬头一看, 是顾兄弟。

顾兄弟, 萧招呼着。 走向站在门口的人群。

好久不见了, 你还好么? 顾兄弟紧紧握住了萧的手。

顾兄弟拉萧到了一边, 轻声说, 有件事要跟你讲, 前两天, 我接到一张明信片, 是从卡尔加里寄来的。 是你以前的太太。

哦, 萧心里咯噔一下。 不想让顾兄弟看出他的异样。 勉强掩饰,用平稳的语气问, 那她, 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 就是问候我一下。 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们, 一直没有联系过。

那好, 等今天的礼拜结束, 我把那个地址给你。

好的好的, 谢谢顾兄弟。

两个人并肩走进去。

悠扬的音乐声起, 大家唱着赞美诗。 萧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平静。 心突突的跳。
玫, 她好么? 她的一年,都作了些什么呢?

萧在心里竟暗暗祈祷, 神呀, 如果你真的有灵, 哪怕让我见她一面也好。

散场的时候, 方平打了个招呼, 说有事先走了。
萧一直坐着, 呆呆的。 有些儿恍惚。

周围静寂下来,人都走光了。
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萧使劲摇了摇头。 好象是。。。。。。。。

那个人慢慢地转过身来, 一双秋泓, 如先前一样地深。

是玫。

2002/5/10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