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随笔]那一刻的春光乍泄

字体 -

今天把王家卫的《春光乍泄》又看了一遍。  

人们对于自己不熟悉, 或有成见的东西, 通常持排斥的态度。而如果你没有开放的胸襟, 达观的态度, 明察秋毫的眼力, 独特无两的品位。 你的生活是不是就单调了点。
我喜欢观察, 我喜欢思考, 我也喜欢回忆。 《蓝宇》中, 胡军说, 人死了, 就什么都没有了。 刘烨说, 没有, 还有记忆呢。 于我而言, 对一些事情的记忆,背景总是季节;我可能不记得事情本身的内容,但我能准确地回忆起它发生时的各种色彩、气味、触感、声音。一个季节,一个天气,就像一幅作品的底色,是的,时间过去了,主题像一件丝绸的衣裳,黯淡下去,沉落下去,而底色如一泓水,荡漾着,总也不干,甚至恍惚地照见你此时的脸,和脸上模糊的悲喜。  

  看看《春光乍泄》。
“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那个知道自己被深深爱着的人总是这样说。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一, 让我们和好吧,二,让我们结束吧。到底是哪个选择要由说这话的人决定,张国荣, 这个被宠坏的孩子总以为自己主宰着所有的事物。——可是,能因为他的任性, 梁朝伟就不爱他了么?来到世上,他那在爱人面前的坦率与任性不是他最诚挚的表达么?他那因对世界的厌倦与颓废、无常与极端不是因为爱人没有给予他一份完整么?尽管这对爱人是一种苛求,也尽管这对他是一种非分,可是,你不还是深深去责备自己么?
  
这个故事不是一个例外。异国他乡是我们每个人的真实处境,只要你感受到了生命诞生的偶然和它在世间不能自主的颠沛流离, 我们就无法回避。人没有故乡,没有家园——都是杜撰,宛若死亡来临时的一刹那的回魂返照。哪里会有最亲的人呢?宇宙间漂浮的不过是一块又一块孤独的碎片,大声地自语,却冷寂无声。爱情是我们唯一能相互取暖的方式,是一个奇迹。可是悖论也由此发生,要想让奇迹变成日常生活,要么就消灭奇迹,要么就用死亡来结束日常生活。日常生活最为本质的特性就是重复,而奇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重复。我们为了让爱情在时间中存在,不惜以婚姻来进行偷梁换柱,最后还指责婚姻是罪魁祸首。如果把一个奇迹的价值看得至高无上,我们最明智的方式是结束它而不是留存它。

奇迹只能是艺术品,不能是日常生活。  

张震也许继续流浪, 也许回到了台湾, 梁朝伟想结束, 想回到香港? 张国荣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漂泊?

当爱情最终成为记忆中的一件作品,开始把它写成诗,谱成曲, 作成雕塑, 画成艺术品,它已遥远,它已与人无关,在天国的长河边,寂然与人相望。年少时读过的舒婷又重现: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于是绝望, 于是哭泣, 于是空灵,
于是在生命中, 烛照激情,坐看行云。

2002.03.18
2002.05.01.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