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2002年5月22日 的存档信息

[诗]凌乱

动手亲自写一封落梅带雪的给你在微弱灯光下阅读的没有寄回地址的没有片言支语的没有感慨徘徊的仓促拙劣的信你也斟一杯酒吧在早春杂花生树的夜晚一起把时间凝固也来邀明月吧尽管那里凄凉尽管嫦娥独守广寒于是蝴蝶乱飞于是朝阳迷惑我把时钟轻轻倒拨可是你嫣然一笑“不, 不要, 我是分针, 你是时针。”“可是你太快。”“不, 你来, 我等你呢。”“对, 在一个个轮回里, 我们相遇。… (阅读全文)

[观影语]为什么绝望—–看《情书》

我要稍稍平静一下。 刚刚看过这个电影。 心情还没有调整过来。 不是电影不好, 而是电影触动了我的神经。我想从两个角度来说这个电影。 一方面, 是就我本人看过的, 给我相同感受的三部日本电影作类似风格的比较; 另一方面, 就相同题材, 但绝对不同风格的比较。 这两个方面最终, 统一在一个词挥———绝望。一, 同样的白雪, 同样的凄美。 《情书》,《铁道员》,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