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单人独幕剧]白云无尽

字体 -

(这是一个普通的移民家庭租来的一室一厅。舞台上有一张饭桌, 一个电脑台, 有电脑, 电话, 书籍, CD等等。 左边虚拟的门是正门, 右边虚拟的门通卧室。 中间偏左虚拟的门是卫生间。 开始时, 女人在擦桌子。)

第一部分

[女人看了看手表]
女人: 都几点了。 还没回来。

[似乎发现什么东西丢了, 四处找。 此处表演者可用夸张的手法表现女人的慌张和焦急]

[走到电脑桌边, 拨电话。 背景声音(以后的影子对话, 邮递员送包裹也是同一个声音)]
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再拨。 连续20分钟不通, 使用者有了麻烦; 连续40分钟不通, 1, 电话坏了, 2, 电话丢了, 3, 使用者身亡; 连续1个小时不通, 原因只有一个: 使用者在谈恋爱褒电话粥。

女人: (撅撅嘴) 唉, 怎么这么忙呀。(电话铃突然响起) 喂, 是呀,我是潇潇呀。 小燕呀, 你好么? 啊。。。。。。。。, 我挺好的。 呵呵, 是呀, 等老公回来吃饭啊, 是, 他最近挺忙的。。。。。。。。。。。啊。。。不是了。 呵呵, 对, 还在家。 没有, LINC 班现在SUMMER BREAK 么。 唉, 你工作怎么样呀。。。。。。。咳, 他们说都这样, 累的要死不说, 还看人脸色。所以呀, 我都不愿意出去作了。 。。。。。。。是呀。 他也不让我出去。 呵呵, 现在天天做家庭主妇呀。 有什么办法。 周末去哪玩了? 烧烤呀, 呵呵, 还不晒死你。 还好了, 就是想打牌, 对了, 什么时候去打牌。 好好好, 行呀。 恩,。。。。。。 拜拜。

[再一次四处找东西。不果。 进卫生间化装。 一会儿, 一边理头发, 一边出来)

女人:哎呀, 蛋糕还没送来呀。 

[坐在桌子边上, 发呆。 起身, 一个定格。]

声音:会不会在卧室里?

[女人进卧室, 转圈。 出来。]

女人:嗨, 不找了。[ 拨电话。 动作表现女人大咧咧的脾性。]

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再拨。 连续20分钟不通, 使用者有了麻烦; 连续40分钟不通, 1, 。。。。。。。。。。。。。。。。。

[女人拿电话卡, 拨长途电话。]

女人: 唉, 爸爸呀。 我是潇潇。 恩, 挺好的。 对呀, 今天是林海的生日。 对呀, 是, 我定了蛋糕了。
挺好的。 对, 他工作挺好的 。 是呀, 都够用了。 房租呀, 吃呀, 养车呀。 好好, 让妈妈听。。。。。。。 妈妈,(撒娇态。) , 我好烦呀。 天天在家作饭, 洗衣服,都不能出去。 好想吃你作的酒酿圆子 呀。 什么, 自己作? 上次想作烤鸡翅, 都糊了 。 对呀, 就是照你给我的方法呀。 呵呵, 你生的丫头就是笨, 还不是你的遗传呀。 啊。。。。。是呀。 林海生日, 可他现在都没回来。 对了, 上次我跟他说接你和我爸来, 他也挺高兴的样子。没有, 妈, 你看你, 他挺好的。没有, 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是呀, 我们说过了, 他爸他妈不愿意来。我又没说什么。 就是呀。 好了, 妈, 你别说了。 我从来都顺着他, 从来没说过他爸妈什么呀。。。。。。。。奶奶身体好么? 今年夏天, 你和我爸还去她那么? 恩, 哎, 妈, 我爸对你还好吧。 哈哈, 他才是老不正经呢。 哈哈。 好了, 不说了。 我给林海打个电话。 他怎么还不回来呀。恩, 好, 妈, 拜拜。

[女人拨号。]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再拨。 连续。。。。。。。。

[女人继续找东西, 不果。 烦躁。 女人坐到电脑桌前,转身, 开机, 敲键盘, 渐渐进入佳境, 开始摇头晃脑]。

女人: 真是笨呀。 枫叶卡是寄到家的 [敲键盘]。 [打开一个FLASH, 音乐起, 王菲的《笑忘书》。 女人在歌声中翻抽屉, 继续找东西。 不果。]

[音乐渐止。 女人打电话]

女人: 大柱呀。是我, 潇潇。 呵呵, 你在外面呀。 上次我托你搞的VCD拿到没有。 明天, 好, 你可一定要拿到呀。 林海等了好长时间了。 啊。 呵呵, 当然了, 我什么都不管, 是管吃和睡。 呵呵, 别逗了。 问小姐体重多不礼貌呀。 呵呵, 我还是你大姐呢。 对了, 找女朋友了没有。 上次在教堂见到的那个李婷婷怎么样。 什么, 哪个李婷婷? 人家坐在你边上, 从头到尾没动过窝, 你还跟我这儿装糊涂。 呸。。。。。。。呵呵。 好了, 下次她还去。 你可别那么不待见人家呀。 好, 恩, 明晚吧。 7点, 林海也回来了。 好, 恩, 拜拜。

[继续找, 不果。 电话响, 接。]

女人: 小梅呀, 哎, 好呀。 是呀, 在家里。 不在家里还能去哪呀。 呵呵, 别逗了。 只听人家包二奶, 哪有包二爷的呀。 呵呵, 小白脸, 恐怕是你吧。 呵呵。 上周末呀。 没有, 去大瀑布呀。 人多的要命, 还特别热, 差点儿没中暑。 他赌, 我不玩。 呵呵, 在HARD ROCK 买了两件T恤。 好贵呀。 没有了, 名牌么。 呵呵, 对了, BAY 这两天在大减价呀。 上次你看的那个GUCCI一套化妆品打8折, 买不买呀。 什么, (撅嘴)。 没心情? 啊, 你怎么啦。 小梅, 你没事吧。 啊, 你问我呀, 女人究竟要什么呀。 我们还能要什么。 小梅呀, 你要想开点。 女人还不是要靠男人。 在国内还好, 我们还有自己的职业。 可这里, 英语也不通, 又没专业。 还是的呀, 在家里洗洗涮涮。 有个老公, 将来生孩子, 平平安安, 快快乐乐的, 还求什么呢。。。。。。。。。可是, 小梅, 以前我们还有父母呀,兄弟姐妹呀, 可 现在只有老公了。 还是的呀。别, 别不过呀。 不是挺好的么。怎么啦? 别别, 别哭,哭的我心里也酸溜溜的。 跟我说说, 怎么啦?快说呀, 急死我了。
啊? 他, 他有外遇??他怎么能这样。早就告诉你别让他总呆在国内, 两个人总这么分开, 早晚要出事。你看我,天天盯着林海。, 唉, 别, 别哭。 唉, 这, 这, 这。。。。。。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怎么会这样呀。。。。。。。。。
别哭, 小梅, 别着急上火呀。 他在家么? 出去了。 好, 我明天去看你。 你别哭呀。 。。。。。。。。。。。。。。

好好好, 我明天上午10点, 恩。 好。 拜拜。

女人: 天呀,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有些慌张, 随即镇定}

[急急的拨电话。 ]
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

[有些慌, 放下电话, 继续找东西。 不果。门铃响]

女人:啊, 蛋糕来了。 [开门, 无人]

[拨电话]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
[女人心神不宁。 继续坐在电脑旁。 看屏幕, 打字。 过了一会, 象抽了鸦片烟似的。 有精神了。 摇头晃脑。]

女人:真有意思。 呵呵。

[ 门铃响, 开门, 没人。 女人四处张望了一圈, 满副狐疑]

[拨电话]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

(此后, 门铃响和拨电话交替出现。 女人来来回回, 用夸张的动作表演。 最后, 女人累了, 坐在椅子上喘气)

[门铃响, 女人开门, 正要骂, 声音起}

声音: 您好, 这里是林海先生的家么?
女人: 是是, 可蛋糕是我定的呀。

声音:对不起, 不是蛋糕。 是林海先生邮寄的包裹, 因为查无此人, 退回来了。 您是林海先生的太太么?

女人:是。

声音: 请签收。

[女人抱一个礼盒进来。]

女人: 密西沙加, 1000号, EGLINTON AVE WEST。 傅萍小姐收。 谁是傅萍呀。 不认识。 [顺手把包裹放在桌上]

[无聊的发呆][拨电话]对不起, 您呼叫的电话号码正在忙, 请稍后。。。。。。。。。

女人:[开门向外张望]怎么回事呀,蛋糕怎么还不来呀。

声音:你的蛋糕不会来了! [女人一个定格, 持续10秒]

女人:[继续翻找东西]怎么回事呀,我的东西怎么找不到了呢?

声音:你结婚戒指是不是不见了? [女人一个定格, 持续10秒]

女人坐在桌前, 玩弄着包裹。 犹豫着, 好奇的左右上下翻看。 终于, 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个美工刀。小心翼翼的裁开。 刚要拿包裹, 掉出一张卡片。 女人拿起, 看]

声音:  

萍: 也许我的片言只语根本说不尽我对你的情谊, 
   也许我的短暂停留根本撒不尽我对你的柔情
   也许, 昨天的误会只是偶尔的乌云  
   我相信, 我们的天一直是晴朗的。

   身处异国他乡, 我没有从婚姻中得到爱, 却从你清亮的眼眸中看到光芒
   你知道么, 我的孤独从来没有回响, 即使在所谓的家里;
   你知道么, 我的寂寞从来没有抚慰, 只有在你的怀抱中, 才有一丝丝的温暖。

   萍, 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老天待我太好了。 
   不要在意我的小小过失。 
   每次在你的房间, 我都迷恋那股淡淡的甜香。 那是你的体香, 我的呼吸。

   萍, 你知道么, 你和我是同一天的生日。 呵呵, 我不把这个礼物亲手给你。 我用快递给你一   个惊喜。 到时候, 我们肯定在一起, 一起亲手打开我给你的礼物。

   至于我的礼物, 你, 萍, 就是上天给我的最美, 最贵重的礼物。

   萍, 吻你, 从你出生的那一天, 直到此时此刻, 此地, 此生。

爱你的海

XX年XX月XX日  (即, 演出的这一天)

声音:霹雳哗啦 [模仿电闪雷鸣的声音]

女人: 啊????????[女人倒地,掩面绝望而泣]

[背景声音:轰隆龙, 糊查查]

[收光]

第二部分

[女人呆呆地坐在地上。 自言自语]

女人:怎么会, 他怎么能这样?

声音: 那应该问问你自己。

女人:[一惊]你, 你是谁? 干吗在这里说话。

声音: 我, 你问我么? 我是潇潇呀。

女人: 胡说! 我才是潇潇。 你不要看我这样了, 还来欺负我。

声音: 我没有骗你呀, 我就是潇潇。 我可能是你白天的思想,你夜晚的影子, 我也许是冥界生死簿上的潇潇,也许是前生逍遥自在的潇潇。我也许是孤魂, 也许是野鬼, 也许是天使, 也许是恶魔; 也许是投河的杜十娘, 也许是守空窑的王宝钏。 反正, 我没有骗你。 现在, 当下, 在这里。 我就是潇潇。

女人: 不, 你不要骗我了。

声音: 没错, 我就是潇潇。 因为, 我注视着你, 就是注视着我自己。 我知道你心理的感受是什么。

女人: 痛苦呀!!

[以下声音的对白尽量显得平静, 而女人则情绪激动]

声音: 痛苦? 他心里不痛苦么? 当你一次次在他回来的时候不作好饭, 让他拖着疲倦的身体自己下方便面的时候; 当你心里或身体稍有不舒服而拒绝和他做爱的时候; 当你没日没夜泡在网上聊天而不和他——自己的丈夫说说话的时候; 当你为了和女友出去购物而把他一个人扔在孤零零的周末里的时候, 是他—–你的丈夫, 在痛苦, 而不是你!

女人: 胡说!!!我也是为了他呀。 我为了他, 放弃了那么多, 我每天烧饭, 洗衣服, 那么一两次的疏忽, 能够成为他。。。。。。。他背叛我的理由么?

声音:不错, 你是为了他放弃了你心爱的广告事业。 你来了, 可你有一天安心做一个太太么?你被娇宠着长大, 难道你不是任何事情都以自我为中心么?

女人:[猛然一惊] 你,你究竟是谁?

声音: 我是潇潇!

女人:(声嘶力竭地) 不, 你不是我!你居然为他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说话。 不, 你不可能是我。

声音: (声音转低, 舒缓的) 潇潇, 我是你, 你也是我。 人, 都是两重的。 在你最初的惊讶和愤激之后, 你难道不认为他的出轨, 也和你有关么? 的确, 你为他作了很多。 可是, 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就能让他开心么? 你有没有问过他, 想家么? 孤独么? 烦躁么? 他的内心里有多少话想和你讲,可你却只顾着自己上网聊天, 发帖子; 和女友打没完没了的电话; 自己和朋友聚会,还说女人要有自己的天空。 难道, 你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女人: (有些心虚的)可是,他有的吃,有的穿,家里的琐事都不操心, 这不就够了么?

声音:够了么? 人都是有感情, 有思想的。 他整夜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苦苦思索的时候; 你非但没有去安慰他, 反而斥责他打扰了你的睡眠, 你不觉得你很残忍么?

女人: (掩面抽泣)那我, 我还能怎么做呢?

声音: 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

女人: 我, 我还是可以感动他的。

声音:我相信你有理由去感化人们的思想,而不是被那种不为世俗所理解的苦痛所折磨,
永远屈尊在自己的阴影之中。

女人: 可是, 可是, 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呀。 他, 居然和别的女人。。。。。。。。。

声音: 你是要一个虚与委蛇的身体, 还是一个真诚强烈的情感?

女人: 你, 你不要和我讲大道理。 我已经受不了了。 一想到他现在可能正在和那个女人。。。。。。
我就受不了。

声音: 是的, 你是承受不了。 因为你从没想过, 也从没思索过。他也是个人, 活生生的人。 他的确是个道德上的叛徒, 婚姻中的逃兵。 他应该收到谴责, 他应该负上道义上的枷锁。 他伤害了你, 也在戕害他自己。 他不知道, 他现在的行为是饮鸠止渴, 因为这样的解脱, 不是解脱, 是进入另一个牢笼。但是,你, 作为他的妻子, 难道一点儿责任都没有么?

女人: 我,, 我想我有点儿理解他了。 可是, 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呀?

声音: 因为, 他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你知道你自己要什么么?

女人: 我, 我以前以为我知道,可是今天, 我有点儿糊涂了。

声音: 在这个世界上, 人人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别人怎么说, 他们就怎么作。 上学, 读书, 毕业, 工作, 谈恋爱, 结婚, 生孩子, 变老, 然后死去。 他们从来不去想, 我们为什么这样作, 我们这样作是为了什么。 只不过古往今来, 大家都这样, 他们也就随波逐流。 你有没有想过,你和他, 在结婚前究竟对对方了解多少;你有没有想过, 婚姻究竟是什么? 甚至,当你们甜言蜜语, 花前月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爱情究竟是什么?

女人: 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呀,人,为什么不能活的简单一些呀。不,我没有想。 爱情,只有第一次在大学里的时候,我曾经暗恋过一个踢足球的男孩子,可却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可是,那时男人都围着我转,我干吗要想那么多呀?

声音: 是呀, 因为你从来没有想过, 也从来不知道生命中的这些东西。 所以, 今天事情终于来了, 你就不知所措了。 

女人: [一惊] 你,你究竟是谁?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声音: 我是潇潇!

女人:(再一次仆地抽泣)他为什么抛弃了我,不要我了。去和另一个女人。。。。。。
难道我真的那么差么?难道这个家,真的令他痛苦么?

声音: 我可以代替你去谴责他, 甚至打他, 骂他。 可是这有什么用么?
现在我问你, 当他回来的时候, 你还能接受他么?

女人: 我。。。。。。接受, 不接受?

声音:你还愿意他用甜蜜的声音叫你 HONEY 么? 你还愿意他用轻缓的动作抚慰你么?
你还愿意在他的臂弯中沉沉睡去么?你还愿意在阳光灿烂的清晨为他作丰富的早餐么?

女人:我,,,,,,,,我做不到!

声音:(也有些消沉的) 潇潇, 你愿意放弃你的自尊么? 我知道你不能。可是, 能离婚么?

[女人拿起美工刀, 想要割腕自杀。]

声音:死, 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了么? 离婚不是万灵药, 死也不是万灵药。

光线转暗, 一道霹雳。

[收光]

————–完————————

2002.07.18 ————-2002.07.22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download casino games - 2007年12月28日 17:21

    Very Cool Game….It’s All Free and the Casino games Software is SAFE. I usually play free but i can also Play for money :) In this Casino i Play for Money usually only in Poker…the Rest i Play for Fun. When i Win i get Money sent to me Instantly if I want it. Take my word for it check out 24K Gold Casino. download casino games Its the best Online Gaming Casino Ever! Best Regards, Tizzatov :) o0o0o0o0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