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观影语]蓝宇蓝宇

字体 -

最爱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
                 ——黄品源《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闭了自己的心。爱过,痛过,笑过,伤过。看遍人情世故,笑过芸芸众生。开始怀疑,开始逃避。敞开心怀,以最纤弱,最敏感的神经去触摸那个字的时候,现实冷酷的长矛戳的它鲜血淋漓。

问世间,情为何物?是蓝宇在分手时那一滴晶莹的泪。很多年以前,也有一个女孩子,说,我以后不会再为什么人流泪了。

问世间, 情为何物?是捍东柔声的问,还用那种洗发水么?很多年以前,也有一个女孩子,问,踢足球还是不穿球袜么?

问世间,情为何物?是公共汽车站,捍东问,你穿那么少,不冷么?很多年以前,也有一个女孩子,一个雨天,问,这么大的雨,你没有伞么?然后,我尴尬的和她分享那顶粉红色的小伞。

两个人那惊心动魄的一抱,捍东颤抖的声音:那时侯,我怎么把你放走了呢?很多年以前,一个傍晚,夕阳如血,我问:你说,我们结婚,会幸福么?

沉默, 良久的沉默。

我们相拥而眠,我们没有亲昵,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内心里那一丝悲凉和凄苦在两个人之间传递。

天明了, 我们没有去登记。

于是不敢想,于是不敢问。甚至不去碰那个字。

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怕辜负耗尽生命的烛火,怕辜负天长地久生生世世的约定。

冷冷的太平间,冷冷的蓝宇。繁管急弦的音乐,嘎然而止,传来陈捍东声嘶力竭的哭泣,男人的哭泣,情的哭泣。

持久的长镜头,歌声:最爱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就走。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为一个艺术品感动了。尽管我痴迷地热爱一切人类心灵所创造的艺术。

在不经意间,一部电影,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泪满眼眶。

我不语。站在多伦多闹市的街头,看着熙熙攘攘的红男绿女,心中默默念着:蓝宇蓝宇,蓝宇蓝宇。

超越了性别,超越了语言,超越了地域,超越了思维。《蓝宇》是人世间,情的结晶。

北溟

2002年8月16日 《蓝宇》观后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随笔]破碎的记忆发问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