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中文电影欣赏1]失控的叙事———《任逍遥》

字体 -

本届多伦多电影节大概有七, 八部中文电影。 《任逍遥》是其中之一。有了看过《小武》后的激动, 看过《站台》后的失望,对贾樟柯的第三部剧情长片倒抱着一种平静的心态。

但是《任逍遥》又一次令我失望了。 节奏的失控, 叙事的平庸, 演员的游离, 拙劣的背景设置都给人一种破碎而且凌乱的感觉。

用电影语言来叙事, 表达导演自己的思想和视角。 好的影片的氛围和节奏能够轻而易举的操控观众, 给人视觉的美感, 艺术的享受。 一个影片的节奏, 恰当的反映了导演的意图。《任逍遥》给我的感觉, 还是象记录片, 没有一个能够深入进去的节奏, 让我随着胶片的转动, 有所感, 有所思。

平心而论, 《任逍遥》的本子很有特色。 可是, 细节的失误是致命的。 当乔三手下的小流氓扇小季耳光的时候, 乔三居然只在一边笑眯眯的喝酒, 过后有和赵巧巧扭迪斯科, 当他低头看掉了的手枪时, 我不禁哑然失笑; 就算中国的警察再麻痹, 就算乔三再张狂, 他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在众目睽睽之下, 把一只真枪别在裤腰带后面呀; 还有小季的老爸居然用一美圆买赵巧巧的陪坐, 我不知道是编剧糊涂还是剧中人糊涂,一美圆大概只等于9元人民币都不知道么?就算是表明老百姓的无知和张狂, 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么?另外, 一帮人在闹市街头骑着自行车, 人手请一个花圈给乔三送葬, 感觉就象闹剧。

《小武》的出色一部分在于它的真实, 在《任逍遥》中, 真实被屏蔽了。

重复自己等于慢性自杀。 我不知道为什么, 贾樟柯在《小武》中的锐气和灵气正在慢慢消失。不停的背景声音, 新闻广告,在《站台〉中已经用的过度了, 这里还乐此不疲; 最后又是斌斌戴着手铐在一个警察的强迫下唱歌曲《任逍遥》, 影片嘎然而止, 和《小武》的结尾太相象了。种种的手段, 种种的方式, 让我觉得贾樟柯一直在重复自己。 这就老态龙钟了? 这只是他的第三部片子, 他也才32岁。是不是因为有想要创作好的作品的压力, 反而让他缚手缚脚, 不得已重复自己?

我觉得:可能是贾樟柯的文学艺术的功底太薄。 灵感和创造力不是天生的, 有深厚的文学功底, 敏感的心灵, 大胆的想象力, 才能够创造出优秀的电影作品。《站台》和 《任逍遥》的名字都来自流行歌曲的曲名。 当然这是导演的趣味, 无可厚非。 但这是不是也放映了他的精神状态呢? 流行歌曲真的能够代表一个人或者一代人呢? 我们如果要思考的话, 需要从流行歌曲中去寻找根源, 释放精神呢?我没有看到《任逍遥》这首歌和小季, 斌斌, 巧巧他们的必然联系。 是的,冲动, 狂野, 嚣张, 对异性的追逐都是青春的烙印,可把天地之间任逍遥和他们的生活状态硬拉在一起, 非要说出个道理, 实在有点勉强。 赵巧巧讲着庄子和逍遥游 的时候, 也无非说自己没有自由, 精神和身体的。 可这话由偏偏是禁锢她的乔三说的。 不知道是讽刺还是自嘲。

起用非专业演员似乎是一种流行。 可惜, 多少精彩的情节, 多少能够淋漓尽致的表达导演意图的地方, 因为演员的游离, 演员的贫弱的功底, 都不能展现。 剧本中不少精彩的地方, 都没有打动我。 赵涛还是有点儿意思。 可惜, 整部戏不是由她一个人演。

还是要谈谈他的背景设置( 指在〈站台〉和《任逍遥》中的电视, 广播中的背景声音和图画)。 我真想说, 求您了, 贾樟柯! 请别在用这样拙劣平庸的手法了。我想看你, 你自己的思想, 你自己的电影, 你自己的艺术, 而不是你作品中杂七杂八的东西, 时刻把我的感受撕扭的也杂七杂八。 因为〈站台〉中时代的变迁, 这种背景设置还不是特别突兀。 在《任逍遥》中, 这种东西简直登峰造极的滥用:
斌斌和女友去录象厅过道上, 背景声音〈花样年华〉;
小季的爸爸从酒盖中挖出一美圆, 电视〈 法轮功〉自焚事件的报道;
斌斌和妈妈在家谈参军的事, 电视〈中美撞机事件〉的报道, 另一次是〈焦点访谈〉;
最荒谬的是当小季带着一帮小兄弟准备找乔三报仇时, 和斌斌扭打后, 居然一起看路边电视中奥运会投票的实况转播。 当宣布北京为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时, 其他人欢呼雀跃, 他俩面无表情。 就算要表现他们内心的茫然和无奈, 也可以用新的手法呀。 干吗总跟电视叫劲呀!

贾樟柯, 真的不希望你下一部电影里还有这个。 要突破, 要创新。 不创新, 即死!

还有一个小插曲。 小武这个人在《任逍遥〉中再次出现, 不过这回不是“手艺人”了, 是放高利贷的。 他在斌斌的摊子上挑盗版VCD, 问有〈小武〉么, 没有, 又问有〈站台〉么? 贾樟柯在这里又是自我调侃, 又是对中国电影局的控诉。 自己的电影只能在街边的摊子上买盗版, 不能在电影院公开上映。 大概也对前一段时间在〈后窗看电影〉中关于〈电影是政治〉的讨论也心有所感吧。我等幸运, 尚能在正规的影院中欣赏他的原汁原味。

摄影, 想说, 余力为再一次显示了自己的实力。 整部用DV (Digital Video) 拍的片子, 丝毫没有看出在摄影表现上的不足。 反而, 在移动拍摄的时候, 晃动减少了, 角度更灵活了。 假如说, 我有保留欣赏这个片子, 那么摄影是其中较大的因素。 另外就是片子里的人, 景,物, 都勾起了我的思乡之情。

看的出, 贾樟柯在努力向着大师的方向走。 时刻控制着自己内心情绪的外露。 镜头, 灯光, 色彩, 都带着一丝丝的冷静和平稳。 而偶然泄出的马脚, 又让人知道了他的真实想法。 他在努力, 他在进步。 起码这样的工作态度和艺术追求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最后引用多伦多本地报纸的一段评论: Very nice cinematography, including some remarkbly poetic shots of nuclear power plant cooling towers, but someone should tell the people who go around calling Jia Zhang-ke the best director out of China that the inability to manage a narrative is not a talent.———————-<NOW> August 30, 2002.

北溟

2002, 09,07

《任逍遥》Unknown Pleasures
导演:贾樟柯
主演:赵涛
   赵维威
摄影:余力为
国别:中国/日本/法国/韩国

剧情:

  《任逍遥》是贾樟柯自编自导的第三部故事长片,由法,日,韩三国联合出品,香港胡同制作公司执行制作。这也是日本著名导演,演员北野武自2000年《站台》后投资拍摄的第二部贾樟柯电影。《任逍遥》于山西大同即兴拍摄,描写失业工人子弟的生活,写两名19岁少年抢劫银行的的故事。该片一改贾樟柯惯用的写实手法,风格迷离鬼异。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