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2003年2月 的存档信息

〈对她说〉—爱情可以残缺, 生命永远灿烂

幕布和巨大的流苏占据了整个的舞台,幕启:两个女舞蹈家用肢体讲述灵与肉的故事, 一个男子在布满整个舞台的椅子中跌跌撞撞。马克, 中年记者和作家, 泪光盈盈。 年轻的医院护士贝尼诺坐在他的旁边,目光专注。职业斗牛士莉迪亚昏睡半年后, 走了;四年如一日照顾芭蕾舞学生阿里西亚的贝尼诺在不能忍受没有阿里西亚的发夹的地方生存, 走了。阿里西亚纯真的笑着, 在苏醒之后… (阅读全文)

[随笔]关于寂寞的无聊思绪

友人从电话线另一边,问:“你耐住心灵的寂寞吗?” 无言以对。 无人的时候, 问自己,你,守住心灵的寂寞吗?     能做些什么呢? 把寂寞化成烟盒中的云彩, 装进空荡荡的胸怀, 还是流成酒杯中的大海, 放在胃里化成血?   假如不能逃避,假如寂寞也是一种美丽,忧伤的快乐为何要逃避呢?世间万物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守的住守不住的都是寂寞。形影孤单是寂寞么。潜意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