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chen专栏

斯氏本酒徒 壶中自有一天地 众人呼浪子 笔下竟翻小波澜

[小说]温哥华冬天的月亮

字体 -

温哥华冬天的月亮

萧的手轻轻触摸着那片叶子, 已是初秋, 天气转冷了。
他的眼神茫然, 望着远处开始积雪的山脉。
温哥华到了忧愁的时候。

5 个月前, 萧和玫来到了这个被誉为地球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的城市之一。 但这里并不适合萧居住。 求职的失意,苦恼,烦躁,疲惫; 玫的一天天在他眼前的变化。。。。。。。
萧竟恨起这个城市。 当那个叫彼德张的香港人载走玫的时候,萧痛不欲声。心如撕碎了一般。爱去了,挽不回了。 争吵,甚至动手都无济于事了。 彼德张刚下车接玫的行李时,眼神显然慌乱,是怕萧与他撕打。
萧只是茫然的坐在门前台阶上,厚厚的雾蒙住了眼镜。

” 萧, 明天教堂有聚会, 来吧。 “
” 明天。。。。。。。。不, 我不想去。。。。。。。。。 “
” 来吧来吧, 你在家里憋着,工作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不如多认识几个人, 说不定能帮上你忙,来吧来吧, 这儿的人都挺好! “

早上的阳光照的刺眼, 方平驾着他的老道奇车接走了萧。 方平在一年前来到温哥华。在初来的连续 5 个月的失业,失意中,靠着对基督的虔诚,度过了危机。 萧在国内的同事给他介绍了方平。在萧和玫刚来时,接机,找房子,介绍临时工,都是方平一手承办,他也目睹了萧和玫的悲欢离合。
起初方平劝他们去教堂, 萧不以为然。玫走后,萧只觉得脑子空荡荡的, 心里慌慌的。
颇觉寂寞凄凉。这天早上,特地换了新衣服。

教堂是当地华人创办,修建的。教众们大多是早年移民加拿大的华人,香港,台湾人居
多, 近年大陆来的人越来越多,国语已经成为交流的主要语言。
萧坐在后排的椅子上, 手里捧着圣经。 第一章,创始纪。 神耶和华创造了一切。
萧想人类,人心的不可琢磨。从哪天起,玫经常坐在窗口向外发呆。自己忙着写简历,去餐馆打工,竟没留心她的变化。常常是自己回来就要吃饭,吃完了到头就睡。打工的活太累了。
爱情在面包面前无能为力。有一天早上,玫忽然说,我好久没化妆了。萧随口答,化什么妆,给谁看呀。 玫皱了皱眉,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旋开的唇膏又拧紧了。

有一天晚上,玫钻到他的怀里,伸开双手,说,我的手好粗糙。是呀,拉小提琴的手整天忙于作饭,洗衣服,能不粗糙么?
萧想我该怨谁哪? 生物学讲师只能和厨房里的屠宰有联系,我搞了 10 年的专业只能派这个用场?

” 萧,该唱歌了,第 345 首, ‘ 信奉主 ‘” 方平帮萧翻开唱诗集。

歌声响起,萧把眼睛移向窗外。

每次争吵后,玫总是默默坐着,一声不吭。
萧便坐在外面的木椅上狠狠的吸烟。 两个人心里都苦苦的。想说句贴心的话,又不肯放下脸。
为什么吵那? 房租在催,要买菜没钱了,面试又失败,回来晚了,饭做糊了, 总之在心情烦躁时,任何一个小小的火星都能引发燎原之火。
玫说,我累了,不想吵了。我想睡了。
早上醒来,玫不在了。萧感觉玫的枕头湿湿的。
电话里,玫的声音有些战抖。但总算说出来,我们分开吧!
萧觉得肝肠寸断,双手死死攥着话筒。

方平知道彼德张追求玫很久了,也早就告诉过萧,要他珍惜。但萧不只一次以此指责玫。
方平说,你怎么这么糊涂,玫从来都对你一心一意,她要走,早就走了。你是真的伤了她的心。

萧在正午的阳光里走出教堂的大门。近处几只海鸟在天空翱翔。它们也自由么?萧想。

背后歌声依然。

入冬时,萧终于在一家生物制品公司谋到了一个职位。 想着是不是买辆车。因为上班实在不方便。吃好晚饭,忽然想,玫,她还好么?

玫在音乐学院时就认识了萧。那时她是管弦系拉小提琴最好的。虽然并不漂亮,但气质高雅,
颇有不少追求者。萧用与他生物硕士不相称的浪漫诗篇打动了她。
经常是玫谱好了曲,萧填词。玫便在有很好月光的晚上,熄了所有的灯,。她赤着双脚,穿着白色长裙。迎着撒进客厅的月光,如泣如诉的拉着,如吟如歌的唱着。萧坐在地板上,仰头望着,他的缪斯女神,他的灵魂所在。

萧想起这些便心痛。

那一天晚上,温哥华冬天的晚上,天上漂浮点点星辰。
月亮很圆。
萧在月光下孤独地饮着一瓶酒。
他在思念,。

2001 . 3 . 12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诗]时差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