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歸厚錄一書

2009年3月4日 | 作者: Daniel Cheung | 瀏覽: 490

字體 -

談歸厚錄一書

歸厚錄一書,原文據說為明冷謙所註,後經蔣大鴻加以補註,主要論述於平洋水龍;蔣氏對歸厚錄之註解,其用心特深。觀乎歸厚錄一書,鉅觀如國家與城鎮之興衰,微則及於一 家一宅之興廢,均可由是書之篇章內研求得之。惟世人每多著眼於所謂祕訣之追求,反忽略了一些垂手可得的已公開之好文章;現世習堪輿者,多喜尋求捷徑,追尋祕本,以為獨傳祕本在手,則可一夕了悟天地間風水之玄機,卻將一些前賢之寶貴心得與資料,棄若蔽履,殊為可惜。

 

蔣氏就歸厚錄內之氣化章,開宗明義地就說:「人身具天地陰陽五行之氣,既沒則魂升魄降,葬得其宜,朽骨得氣,陰魄常安,子孫之精神即祖父之精神;故死 者受氣而生者榮昌,此根本枝葉,一氣相通,不易之理也。古之大儒惟以安親為本,原非邀福私心,特先靈之安與不安,無從可驗,故即子孫之隆替,卜祖宗之安 危;茍不得吉壤,或致翻棺覆槨,螻蟻寒泉侵蝕,豈非不孝之大者乎?然大德受大地,小德受小地,不德受凶地,天有一定之理」。其實,古昔時為先人造葬乃以為先人謀一安靈之所為首要,蓋親安則後人安,而非以先人之遺骸及葬居去作為子孫謀求富貴之工具;凡好風水之道的同好,宜本此一層認識為要。

 

蔣氏就歸厚錄之審運章中曾註解說:「天道無百全之數,故有陽九百六之災,雖至美之地,不能有旺無衰;禍福倚伏有不得而逃者,此全依乎三元之運。人但見其只此一墳,只此一宅,而前後之不相 蒙,如此反以地理為不足信;豈知衰旺全係乎三元之運,運旺則寒門驟發,運衰則久貴忽傾,墓宅不更而廢興頓異,惟知者為能先覺耳。元運者,上元甲子以一白坎為統龍,二黑坤三碧震輔之,共主六十年;坎先管二十年,甲申入坤,甲辰入震,各管二十年,雖有吉凶先後清重之不同,而同在一元之中則皆乘旺氣。中元甲子四綠巽為統龍,五黃中宮,六白乾輔之;下元甲子七赤兌為統龍,八白艮,九紫離輔之,其旺治如前。歷驗已往之局,則上元之龍在中元未嘗不發,蓋中元固上元餘氣也天啟甲子以前,公卿驟發,及素封驟富者,皆四五六之地。一交下元天啟甲子以後,巽地忽然敗絕,而兌地皆發;甲申乙酉之難,凡被禍者必四五六之地,則知下元甲子二十年尚,屬中元餘氣,至甲申始剷盡耳今之趨時得志及白首保全者,必兌坎離也;坎至此時兼艮者存,兼乾者亡,坤盡亡矣;震地陰宅,存十之一二,陽基則盡更矣」。

 

同時又說到:「夫同為已退之運,其參差不齊者,何哉?蓋聞之我師云:坎離為天地之中氣,中男中女即先天之乾坤,陰陽互根之地,中藏戊己真土,故三元不敗者恆多;震木以壯 而根深,兌金以少而堅剛,且日月之門戶,春秋之平候,故亞於坎離。艮之象為山,山不可移,其質堅矣,故其久亦比震兌;而乾為老亢之金,坤為既產之土,五黃 廉貞之火依物而炎,故皆不久。巽為稚木,奇花爛熳,不耐風雨,尤為易衰。然四正四隅雖有優劣之殊,尤當以龍力驗之;若龍力薄,雖四正亦未可云美,若龍力 厚,雖四隅亦可大發龍運亦然,大約上元之龍並旺中元,中元之龍亦預旺上元,下元之龍嘗有餘力旺於上元,此定運也;然龍運雖定,而尤當以地力消詳之若水脈深長,環抱重疊,則為得氣多,雖入敗運,止於不發,尚可自保;若水脈短淺而環抱少,則得氣薄,雖入旺運,發亦不全,況脫運乎?且齊民一墳一宅則無牽 制,巨室墳宅不一,又當參而觀之;若有兩地,一衰一旺兩相抵當,則尚可享平福,但又當審其力之大小以決勝負。一旺不敵兩衰,則衰能為害;一衰不敵兩旺,則 旺能為福。嘗見今人處衰宅而發者必有旺墓,亦有葬衰墳而發者必有旺宅;或有遠祖墳正得氣,故新墳之禍未彰;新扦美而不發,必舊墳之凶煞難救。要之上吉始能雪小凶,而祖禰更切於高曾;作者求失元之大地,不如得及時之小地。人壽幾何?待其去衰入旺,身與家久同斃矣。故幕講師嘗教人開塞,以就本元之運,真良工苦心乎!但須斟酌來情方位真偽,而後從事,否則修之無益,切勿妄動,徒增其禍也」。

 

相地指迷一書中 之平洋金針,其文意與歸厚錄相通,可視之為歸厚錄的補充說明,尤其對平洋水龍敘述尤為明細。茲以其中的論龍、論水、論穴法來作佐證

附平洋金針之論龍、論水、論穴法:

論龍第一

凡地理未有不先言龍者,至於平洋則即以水為龍;每觀城市之中,初無遠來地勢,惟有數支大水咸來交會,環繞以做城廓,布列以做星垣,而煙火萬家百世不替,豈非 水城環匯,生氣自聚乎?故古人看平洋之法,既無脈絡可尋,則生炁從何迎接?惟以水之所趨即為炁之所凝,故曰:「葬山依骨,葬地依血」;以地不依血,不知其 氣於何受;山不依骨,不知其脈從何來也。

論水第二

凡看水,必先分枝幹,而後可知其結穴之區;水大而遠者為幹,小而近者為枝。幹水漭蕩,不能結穴,結穴多在枝上,其次即當原聚散,聚則數水會於一處,淵涵停 蓄,散則一水分為數股,湍急奔流。水聚則炁聚,便可尋龍,水散則炁散,莫輕點穴;又當明其死生,生則屈曲活動,死則直硬沖射。又宜知向背,向則彎抱有情, 背則斜飛反挑;更當審出落,山之落自上而下,水之落自外而內。故大水外行,忽放一枝小水曲折而入,頑即變秀,硬宜變柔,其中便有地。

山龍從山走出,必以到頭小山為盡;水龍自外插入,必以浜底止處為盡。故立穴之所當相其止處,乃為元辰精華妙液都聚于此,所以平洋發地都在浜內之轉灣如鉤處。水曲至此,炁亦至此而止也;若面前通行河道,祇是過水來往,可借為外秀耳。

幹水雖不結地,若屈曲而來,環抱而去,中開小漾,作一匯澤,下手交會不直走,幽折有情,雖幹亦結;但穴前不可太闊大,否則勢便散漫,下砂不能阻塞,乃不結穴 矣。必求近幹枝水,而以幹水為外抱,則得融結,能接幹炁,正是枝水有情而幹亦得用,故枝水取其近處。古人謂:「其支長大至盡處,至木稍花葉得雨露之滋,英 華發越,脈盡汽鍾,乃可穴也;若盡處之形醜拙斜蜚,再水路短淺,則脈不遠,炁不深,皆不可扦穴」。故大者須防散闊,小者又嫌卑凅,大愛清,小愛深,貴曲惡 直,貴聚惡斜,為至言也。

又 結穴常在枝水上,設遇枝水多處,又不盡結地,須辨死活;其法全在一特字,如眾長特短,眾大特小,眾淺特深,眾斜特正,眾直特曲,則眾皆死而此特活,便為真 氣所鍾,餘皆為我之輔。總之,眾枝中一遇屈曲活動,即是有氣脈之水,或結一枝,或結二三枝,又一枝之中或結一穴,或結二三穴,所謂老樹歸稍,節節皆為珠 玉。結于初分處須看入首何字,結于中腰處須看灣處何字,結于濱底須看其盡處屬何字,然後立法以收之,始無誤也。

論穴法第五

平洋穴法不與山同,勿論地之來龍落脈,惟於水之來去審其陰陽向背,以求取真穴而已。青田平洋祕旨曰:「接炁須要識炁根,第一先敲百會門,莫教炁直來沖 散,腰腧湧泉次第奔」。杜陵天元歌曰:「坐水騎龍為上格,挾龍倚水亦佳哉,向水攀龍非不美,後山有水始無衰」。蓋平洋之龍炁必從水至,而人身元首在上而會 諸陽,葬必天靈得氣而福斯生。騎龍則水在穴後,炁達天靈而發福較速,故為最上之格;挾龍則水或在左、或在右,氣從腰腧透進天靈,發福稍遲,故次之;攀龍則 水在穴前,炁從湧泉貫入天靈,發福較遲,故又次之。

又平洋必要濱插,而氣始聚;蓋外水來朝,不能收氣,必既得一支小水以為主氣,乃可配合外水以立局。若兩濱對鎖,又當看其長短、闊狹、曲直、淺深之不同,以察其生炁在何處,而後立穴無誤耳。

青田云:「凡地闊處作陽居,緊處作陰居,以緊則氣聚而不渙散;立穴之道,盡於是矣」。

 

結語:

歸厚錄一書既詳盡又平實地將平洋堪虞的理念,一一展示在我們的面前,若不加以細細品味其中的真意,只一味的去追求所謂真訣與秘本,豈不是面對寶山不挖寶,可惜。

分享博文至:

沒有評論

  1.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