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二十八宿漫談

2009年3月14日 | 作者: Daniel Cheung | 瀏覽: 788

字體 -

轉錄:二十八宿漫談

原文見於王立的博客

http://wangli.blshe.com/post/168/44743

 

      二十八宿是中國古代天文學中一個特別重要的概念。下面具體介紹各宿。

名稱                                         

星期                                         

編號  1     2     3     4     5     6     7     8     9     10   

名稱                                     

星期                                     

編號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名稱                                 

星期                                 

編號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木、 金、土、日、月、火、水表示各宿對應的星期名稱。凡是角、、奎、井宿日一定是木曜日(星期四)1—28表示二十八宿的出沒次序。在地球上觀察,它們依 次從東方升起,向西運行。角宿一即室女座α,春季黃昏在東方,到56月黃昏位于南天中部。心宿二即天蠍座α,78月黃昏在南天中部,古名大火、商星。宿又叫南,屬人馬座。牛宿以牛郎星最有名。昴、畢在金牛座。獵戶座大部分屬參宿,頭部爲觜觿(zi xi)。參宿當中排成“一”字的三顆星叫伐()。“參”字上部原爲三顆星,就是伐的形象,因此“參”有“三”的含義。星宿一爲長蛇座α。……通過這些大 家熟悉的星座可以大致了解二十八宿的分布範圍。

      1-7爲東方蒼龍七宿,8-14爲北方玄武七宿,15-21爲西方白虎七宿,22-28爲南方朱鳥七宿。由于我們在北半球每一時刻只能看到北天星圖的一 半,四方星宿不能同時出現在天空。但有的人不深究,往往認爲向東、向北、向西、向南環顧一周,就可以同時看到全部二十八宿。有些學術論文就是這麽寫的!應 當注意!

      與軒轅氏族選擇軒轅星一樣,四方的七宿之名都與上古圖騰有聯系。這種一致是先民長期探索的結果。太昊爲龍師,百官以龍爲名,自然也在星空中找龍。玄武爲龜蛇合體。《左傳•昭公二十九年》載:“少昊氏有四叔:曰重,曰該,曰修,曰熙,實能金、木及水。使重爲句芒,該爲蓐收,修及熙爲玄冥……”甲骨文有“許黾,即玄冥。“熙”字左上爲龜,右上爲蛇。中國文化及印第安文化喜歡龜蛇合體圖案,原來源自上古圖騰。虎圖騰氏族很多,如伏羲、西王母、蓐收爲虎圖騰。朱 鳥(朱雀)是炎帝族圖騰,三足鳥、太陽鳥、精衛是炎帝族的傳說。各宿在古代占星學裏的具體特征,可參見《史記•天官書》及其它史書的天文志。

      印度、近東有二十八宿,很多人並沒有深入研究,就斷言二十八宿是外來的觀念。衆所周知,獅子座大致相當于中國的軒轅星,中國古代把它想象爲龜——天鼋,是 黃帝軒轅氏的觀念,印度和近東有嗎?如果是傳入的,應該是獅子才對。不要說中國不産獅子,就不會接受它。佛教興盛以後,全國各地不是都非常喜歡它了嗎?易 洛魁人的圖騰告訴我們,遠在母系社會人們就有了天鼋崇拜和二十八宿的體系。從各個星宿的形象和占星學意義,我們相信二十八宿是中國固有的天文學體系。一星 期七天的排列是日、月及五行的名字。我在《黃帝爲什麽是土德》中已經對比了多種語言一周七天的說法。那些說法都應該與日、月、五行一致,只有漢語和中國文 化才符合這個規律。

      高句麗壁畫有四方七宿題材,很有名。高句麗建國之君叫朱蒙,與南方天帝佐臣朱明(祝融)的發音相似,可以窺見當時高句麗人的觀念,或許能找出其族源來。

      二十八宿在何時産生?在軒轅黃帝時已經形成體系,則探索的時間會更早。河南濮陽西水坡距今6000多年前的墓中,墓主頭向南,腳向北,仰臥,蚌塑圖案東有龍,西有虎,北邊有略呈三角形的可能是北鬥的圖案,還有龜、蛇、羊、鳥等圖案。這說明6000年前先民已有用大火、伐、北鬥定季節的實踐。《春秋公羊傳• 昭公十七年》:“大火爲大辰,伐爲大辰,北辰亦爲大辰。”《左傳•昭公元年》記載,子産說高辛二子不睦,遷實沈于大夏,用參定時節;遷阏伯于商丘,用大火 定時節。參、大火在黃道上相距180度,永不相逢。燧人氏爲伏羲氏先輩,《屍子》說燧人氏已把大火作爲大辰。張汝舟先生認爲中國農曆起始點在7000多年 前。無論從炎帝以火紀的傳說,還是從天文曆算推步,都能給予佐證。可是這也太早了!誰敢相信呢?

      《尚書•堯典》記載羲和宅四方觀象授時的情形。中外學者根據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星宿位置,確定《堯典》的年代。法國人卑奧計算出那是公元前2357 年。趙莊愚先生經過仔細推算各時期二分二至的日期,確定那是公元前2000年之際的天象記錄。這樣的科學推算有助于人們重新審視上古史料,給中國上古史包 括科技水平以公正的評價。《堯典》記錄的四仲星一定是千真萬確的史實,不可能虛構。

     周代以後,二十八宿的記載豐富起來。文獻關于不同時刻星宿的位置的記錄成爲有用的史料。中國在天文學領域的世界之最是先民智慧的結晶,有基礎,有發展,真實可信。再也不該把西周以上的曆史全盤否定了。

 

原文見於王立的博客

http://wangli.blshe.com/post/168/44743

作者 王立 20070501

分享博文至:

沒有評論

  1.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