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想你的时候

      今天早晨坐在咖啡店里喝热巧克力,这辈子从今年和咖啡绝缘,以前晚上连喝三杯浓咖啡都睡得象猪一样舒坦,现在早上喝一杯double double 晚上还象猫头鹰一样瞪着个贼眼珠精神着呢,所以承认不承认都是我老了,而且越来越象个老菜帮子。咖啡店里唱的都是圣诞节歌,日子过得真快,去年我坐在这里听歌的情景好象隐约还在,每个周六的这个时间如果我偷懒让儿子一个人上钢琴课… (阅读全文)

拿什么改变你,我的命运 (原创小说)

       秀清从医生的办公室走出来时眼泪不可抑制地奔流而下。父母双亡,40未嫁,没老公,没孩子,没情人,却有医生的诊断:子宫癌晚期。医生说:治疗的意义已经不大,有什么没完的心愿,还有什么想做没做的事,趁着现在精神好,赶紧实现了吧,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假如生命只剩下三个月,你能做什么?秀清从来都没想过,自从买了两室一厅的房子,每天想的都是怎么尽快把… (阅读全文)

困难到底有多难

       上学的第一个学期常常把书里的意思理解错,好在碰到两个原先学法律英语又好的同学,连拉带扯地读完第一个学期。好久没念书,年纪又是小屁孩的两倍,身心疲惫。常常书看到半夜就禁不住热泪盈眶,心想我这个彻头彻尾的loser,没事找事不在国内呆着,跑这里受这份罪真是吃饱了撑的。老师说,有的人就喜欢抱怨这里的生活,谁也没捆着你啊,买张飞机票回国啊。我不能回去,… (阅读全文)

棒棒糖男孩

        周日一整天都被儿子的“I love you” 包围着,我已经麻木,儿子的我爱你越来越承受不起。上次花了$400买了个Itouch, 这次又是$400 买了grafic Card, 说是玩游戏效果好。我刚开始坚决不同意,儿子象跟法官辩论一样,每天晚上都跟我讲道理。终于我投降了,又一个《大话西游》的唐僧,受不了。最后无奈地跟儿子说:“妈妈的爱是without condition, 你的爱 condition 太大了… (阅读全文)

换老板与换老公

       第一份工作干了整整三个月的时候,老板一句生意不好就把我炒回了家。         我对自己在加拿大的第一份专业工作很上心,从来没有迟到早退过,每天上班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兢兢业业,但还是被遣送回了家,心里甚不是滋味。扪心自问:我不够努力么?不是,做事不认真么?也不是。不容易相处么?还不是。那为什么还被炒?类似的这话好象很多年前问过我老公:我变成黄脸… (阅读全文)

下坡路

        以前的一个同事下了班还要到多大上Part-time的课,一天她轻轻而无奈地对我说:我很累。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无言以对。终于有一次她恨恨地说“要是嫁了个有钱人,才不用这么辛苦呢。”我安慰她说:“也未必,咱们的老板娘还不是在家抑郁呢,你要是嫁个有钱人,可能也抑郁得想出来工作吧。”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没有坟墓,人就死无葬身之地,都说天堂好,谁都不愿去,… (阅读全文)

无人喝彩

         丁香总是很雅,每次聚会都说是讨论,我总是屁里屁气,跟朋友说我跟网友吹牛去了。朋友问我怎么那么爱吹牛,我说因为吹牛不上税。加拿大是万万税,只有吹牛-就算把牛皮吹破都不用交1 cent 的税,让人感觉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周末的时候跑到朋友家蹭饭,然后接着跟朋友吹,吹到晚上11:00,忽然惊问:咦,你老公还没回来呀?工作… (阅读全文)

包子是怎么蒸出来的

      给丁香讲了一堆包子的故事,问她:你知道包子是怎么蒸出来的吗?丁香一脸错愕:什么意思?不知道吧,这世上有人愣是喜欢把自己当包子一样蒸好了送给别人吃,都没人要的。       传说中的包子天赋异禀,总能在人群中挑出最垃圾的一个;坚毅非凡,忍常人所不能忍,任垃圾欺压鱼肉;出手大方,对对方言听计从。最要命的是,知道爱上的人是个垃圾,叽叽歪歪跟别人讲了一通,… (阅读全文)

春光灿烂猪八戒

       做热瑜伽的时候总是在结尾的时候就做不动了,将一身肥肉趴在垫子上喘气,朋友说看上去就是一头猪,于是马上把喘气变成猪哼哼,只要不是被吃掉的命运,对与我来说做头猪真的是最佳人生。         朋友很能干,在厨房做厨师的时候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抬50斤一桶的牛奶。我吃惊地对朋友说:要是让我抬50斤一桶的牛奶,别说两个小时,就是第一桶都抬不动,抬什么抬,先掉进… (阅读全文)

地下铁歌手的琴声

      每天上班下班都要坐一站地铁,这时就想起电影《Switch》里的旁白:“Look at us, running around. Always rushed,always late.I guess that’s why they call it the human race.” 地铁的通道上总是有歌手或弹琴或唱歌,我知道在地铁里卖艺是要licence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在那里唱的。匆匆经过陈旧的地铁通道,上班的时候睡意朦胧,下班时已满脸疲惫和倦怠。从周一上第一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