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岁左右时清高骄傲、年轻气盛,甚至有点不可一世,觉得凡事都必须靠自己去努力争取,什么也不信,到了佛教圣地峨眉山连根香也没上。那时别人对我的评价基本上是用爱憎分明、疾恶如仇、敢做敢当、坦率爽快等带有棱角的词语。讲话从来不顾忌别人的感受,想说啥就说啥,自己痛快就行。

     但那时还真的什么事情都不顺意。那时我形容自己就像在沙漠里顶着风沙艰难跋涉一样,每往前走一步就要往后退半步,步履艰难、充满苦涩。磨难多了,身上的棱角自然就磨平了许多,也开始觉得仿佛有一种超人的力量在左右着一切,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与之抗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进了庙堂以后有了一种敬畏,不由自主地上香、拜佛,祈求佛祖保佑。虽然没有正式信奉佛教,但我也是逢庙必拜,经常烧香拜佛、祈祷,结果生活也开始慢慢地顺利了,一些似乎不可能的事也成为可能。

     其实最根本的变化是自己的心态。心态平和、客观,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体谅别人的难处,说话自然就会给别人也给自己留有余地,语言自然就会柔和许多,人际关系也会随之改善,生活中的诸多事情也就顺了许多。

     到加拿大后,身边许多朋友去基督教教堂,当然也就不断有朋友介绍我去,我总是说过去我烧香拜佛,我不能乱拜菩萨。朋友说你的菩萨是假的,真神只有一个,就是耶稣。就是这句话我不能接受。我一直觉得最重要的是神在自己的内心里面,他时时刻刻影响着我的心态、言行。这个神基督教叫耶稣,天主教叫天主,回教叫阿拉,佛教里面是佛祖……不一而足。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宗教,存在的时间都不短,各自都有自己的信徒,既然存在就有存在的道理,为什么一定要去否定、排斥别人呢?宗教应该是可以共存的,就像加拿大的多元文化。

     我非常尊重那些真正信教的人,不管他信的是什么教,而对一些很功利的信徒(为了多认识人发展生意、为了小孩读书等)感到不屑,不愿与之为伍。所以当朋友说为了小孩进天主教学校读书而成了天主教教徒时,我丝毫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走上这条路。

     事情的转变开始于搬家之前。我们的新家就在号称安省最好的天主教学校、经常排名第一的St. Justin 附近,很多人为了让孩子进这个学校,不惜花高价买或租附近的房,我的一个邻居经过千辛万苦才终于把孩子弄进St. Justin,每天都要从Warden / Finch ~Warden / HWY 7 来回接送小孩,虽然很辛苦,但她觉得值得,因为她感觉在天主教学校读书的小女儿比没在天主教学校读书的大女儿懂事、听话。听到这些情况,我们开始动心了,觉得自己就住在附近,每天还有校车接送,不去的话不是太浪费资源吗?但先生是绝不会为了孩子读书去搞一个什么信仰的,于是他就Push我,万般无奈之下我决定为了孩子做出一些牺牲。

     小儿子9月份开学进小学1年级,St. Justin 的老师说最好是从小学1年级开始读,如果2年级再进来有些课程就得去不同的班级学,所以如果教堂不能在9月份开学之前给我开证明信,我也就失去了去教堂的意义,因此在找天主教教堂时我必须问清楚小孩读书的事情。不管我说得多么委婉、虔诚,几个天主教堂都不接受我,也许是嫌我太功利吧,看来不是你想“牺牲”别人就愿意接受的。

     在遭到几次拒绝后我几乎绝望地对先生说:如果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都成不了,那就只好放弃,我没有办法了。真是“信神无门”啊。后来一个朋友介绍我去位于Denison / McCowan 的一个华人国语天主教教堂,朋友说这个教堂在慕道班学习3个月后就可以开证明信(别的教堂要1年多受洗后),教堂的李修女接受了我。按朋友的吩咐,我没有提小孩读书的事,倒是修女主动问我是否有小孩要读书,我很诚恳地说:我希望寻找心灵的归属,也希望我的孩子在道德修养、思想品德方面受到更严格的教育,朋友介绍说天主教学校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修女表示很理解。

     上慕道班的第一天,修女问大家:有孩子要读书的吗?几乎所有的人都举起了手。真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大家走到一起来了”。看这情形修女笑了: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孩子读书才来天主教的。不过天主接触每个人都有一个机会、原因,你们的机会就是孩子。因为孩子你们有机会接触、认识天主,孩子就是你们跟天主的缘分。至于上完慕道班后,你们是否真的信天主,那时你们再作决定。听了这番话后,我的内心顿时释然:解触、认识宗教干吗一定要一个非常“高尚”的理由呢,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愿意接触、认识天主就已经足够。修女有信心在慕道后使你相信天主,即使不相信,至少对天主有了更多的了解、会在整个慕道过程中获益良多。我真的被李修女的修为所感动、折服。

     慕道班有一位同学过去每周都去基督教教堂,甚至决志了,但没有受洗。她曾经问李修女:我父亲信佛教,我信了基督教以后,劝父亲改信基督教,因为这样才能得救。但父亲说世界上的人归不同的国家管,那么天国也由不同的宗教管,佛教管中国,基督教管加拿大。我希望父亲得救,该怎样说服父亲呢?修女说:如果他能够在佛教里面得救那不是很好吗?干吗一定要到基督教里面得救呢?这个救他的神就叫“超越的存在者”。听了这些话我的心豁然开朗,我不再为“乱拜菩萨”而忐忑不安,不再为自己的“功利”而内疚,不再认为每个星期天放弃Part Time工作,特意抽出3小时来上慕道班是一种“牺牲”,我真的获益很多。

     修女非常体谅大家的心情,在8月底就主动给我们开了证明信,使孩子们能够按时顺利地入读天主教学校。我想能够遇到这么包容、有修为的修女真是天主给予我的恩赐。

     对于我来说宗教信仰的最终目的就是调整心态。过去我们受的教育是偏激的,凡事只有两种选择,不是友即是敌,不是对即是错。其实这个世界是多元、变化的,常常都有第三甚至更多的选择,而且选择是动态的。如果以平和、宽容、客观的心态来看待人和事,就会多一些理解、包容。人的许多不良情绪,比如愤怒、嫉妒、仇恨、沮丧、悲伤等等其实都是正常的,但人应该学会控制、调整自己的情绪,让不良情绪影响自己的时间尽可能的短。虽然来加拿大7年我都没有去过教堂,但那个“超越的存在者”、那个“神”一直就在我的心里,影响着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使我得意时没有忘形,失意时没有沮丧,被人误会、谩骂时没有愤怒,被人吹捧时还记得自己是谁,尽量让自己做到荣辱不惊,怀着感恩、理解、包容的心态待人处事。这个神真正使我获得心灵的宁静。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