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肌肉遍布人体的全身,所以肌肉退化、萎缩的问题也可以发生在全身的任何地方。人在年轻的时候扭伤了肌肉很容易恢复,甚至一些轻微的扭伤自己都不知道就已经恢复了,但随着年龄的增大人体开始退化,最早退化的肌肉就是这些扭伤点或劳损点,所以人体的很多疼痛其实就是肌肉退化萎缩引起的,只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我看来肌肉的退化萎缩通俗地说就是肌肉、韧带缩小缩短了,而西式按摩放松肌肉、让肌肉回归原处的原理就特别适合治疗肌肉退化萎缩,所以我的工作就是把缩短了的韧带拉松拉长,把缩小了的肌肉拉松拉开,这样就可以减少甚至完全消除疼痛和延缓退化。我觉得治疗肌肉退化萎缩对按摩师的技术、手感和指力要求是最高的,我甚至认为能够治好肌肉退化萎缩的按摩师需要达到另一种境界,这种境界不仅需要一流的手感、一流的指力、耐力,还需要另类的思维,这是最难得的,有时就要靠这个思维给出正确的诊断,确定正确的治疗方向。所以我觉得不是每个按摩师都有能力治疗肌肉退化萎缩,我希望通过下面的病例让大家对肌肉退化萎缩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病例一  病人60多岁时跟着年轻人一起走街串户做义工发传单走伤了腿,几年后感觉左腿很痛,痛得不能走路、不能站立,后来连坐着、躺着都痛,痛的时候要先生拉她的腿就感觉舒服一点。第一次给她做治疗时摸到她左边小腿外侧的韧带很硬,就好像一条绷紧的带子,我觉得就是这条韧带退化萎缩导致腿痛。于是我告诉病人是这条很硬的筋缩短了导致她的腿痛,我把这条筋揉松、拉松后腿就不会那么痛了。病人已是70岁左右的老人,不能受什么大力,所以我用的力是她刚刚能够承受的力度,太大病人受不了,太小又没作用。通常1小时的治疗我花10分钟给她放松一下全身,其余时间都用于揉松、拉松左边小腿。她面朝下趴着时主要是揉,最后10分钟面朝上时主要是拉,顺着那根硬筋拉,病人感觉特舒服。每周1次,每次1小时,1个月后病人的腿完全不痛了,甚至可以逛街走很多路也不痛。这个病人是坚持得最好的,除了外出旅行和大风雪,从不间断每周1次找我做治疗,直到我离开原来的公司老板找人替换我。至少在我中断给她治疗前她没再腿痛过,即使是外出旅行几个月没做治疗也没痛。

    后来我又遇到过几个类似的病例,都是腿外侧(大腿、小腿都可能)的韧带退化萎缩引起腿痛或脚痛,而且还都只是30多到50多岁之间的中年人。许多病人只是那根韧带比较紧,感觉比较累,还没有发展到退化萎缩的程度,但如果此时不防微杜渐放松这跟韧带,任其发展的话退化萎缩会引起更严重的疼痛。如果是韧带紧治疗几次就能放松,如果是韧带退化萎缩就要视病人的退化程度和肌肉恢复能力不同而不同,但不管怎样每次治疗后症状都应该有所改善,否则就是这个按摩师没有能力做这种治疗,因为有的按摩师根本按不到这根韧带又何谈治疗呢?作为病人很容易就可以知道按摩师是否能够按到韧带,因为不管韧带是松是紧、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只要按对了地方就会有酸胀的感觉,没有感觉就是没按对地方。

    治疗重点:

    1.  首先要诊断是否是大腿或小腿外侧韧带紧或退化萎缩,用大拇指顺着腿的外侧带力推、揉,从脚踝处直到膝关节,再从膝关节到臀部的坐骨神经处,手指可以感觉到韧带的松紧程度,然后根据松紧程度来判断,如果是退化萎缩通常韧带就像一根紧绷的带子绷在腿的外侧,如果还没有形成这样紧绷的带子就只是一般的紧,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根本不紧,按摩师良好的手感是下诊断的保证。

    2.  诊断完后就要对症治疗。如果只是一般的紧,就顺着硬条揉,如果有特别紧的地方一定要重点揉,通常这是个结点,揉开这个点整条腿也许就松开了。如果是退化萎缩通常需要顺着“带子”又揉又拉,“带子”既有“起点”也有“终点”,“起点”和“终点”处是揉的重点。

    病例二  病人50多岁,13年前右手大拇指开始疼痛,骨头慢慢变形,从手腕处开始的整个大拇指朝掌心方向移到与食指几乎粘到一起的位置,手腕处的一块骨头也特别地突出来,经过10年的疼痛终于固定下来,没再继续发展,但左手又开始了同样的过程。病人希望我治疗这个病的时候左手已经开始疼痛近3年了,左手手掌已经不是平的,大拇指向掌心方向侧立着,但远没有右手严重。病人的母亲就有这个病,但发病时年龄比较大了,还没等发展到他现在这样的程度已经去世,看来这个病还有家族史。

    病人从右手开始疼痛时就到处“寻医访药”,但没有人能够帮他,甚至还有医生说这不是什么病。认为有问题的医生觉得是骨头出了问题,治疗时总是扳他大拇指的骨头,希望能扳回去,但都没什么效果。病人大部分时间在中国工作,每年回加拿大几次,每次回加拿大都要找我做massage,不过是为了治疗腰和肩颈,也许他也觉得手的问题是骨头问题,而我只解决肌肉问题,所以从来没有与我谈过手的问题,直到今年才要我看看他的手。第一次给他做手时只剩几分钟时间,也就按照常规给他松了一下手上僵硬的肌肉,没做什么特别有针对性的治疗。第二次给他做手已经是病人又从中国回加拿大的几个月后,他说上次做后感觉不错,希望再做一做。听他这么说我就多留了一点时间准备好好研究一下他的手。我边做边听他介绍病史,手边揉边感受肌肉的变化,脑子就在不断综合各种信息,猛然间我突发奇想:我觉得你的手不是骨头问题,而是肌肉退化萎缩,是大拇指和虎口下面的这片肌肉退化萎缩,肌肉缩短缩小后把骨头扳过来了,就好像一棵树上绑了很多绳子朝一个方向扳一样。萎缩后的肌肉全堆积在虎口下面,所以这里特别厚、硬,把这里的肌肉揉松、揉开后骨头就有空间回去了,这里的肌肉不松,怎么扳骨头都是回不去的。按照这个思路我加力推、捏、揉病人虎口下面的肌肉,肌肉揉松后病人的手可以放平了,大拇指可以回到正常的位置了,就连因手变形皮肤上暴出来的血管都平了。这样的结果让我深受鼓舞,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接着就如法炮制地治疗右手,右手已经固定位置近3年,要回到正常位置当然要难得多,但治疗后也改善了很多。几天后病人回中国之前又治疗了1次,效果更加明显。因病人的特殊情况我无法跟进继续治疗,只得吩咐他回中国后找人继续这样做治疗,但愿他能找到合适的按摩师帮他。

    治疗重点:

    1.  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诊断,我觉得是凡事爱琢磨、爱寻根究底的习惯和另类的思维方式使我能做出和别人不一样的判断。

    2.  治疗时全靠手指发力,没有强劲的指力是揉不透的,而且要边揉边调整力量。常有病人说我的手会转弯,其实就是我会根据手触摸到的肌肉情况来调整力的大小和着力点,随时都会变化。做手和肩颈这种调整和变化特别重要。

    病例三  病人30岁左右,右边肩痛12年,而且肩痛导致头痛,除了睡着了不知道痛,就没有不痛的时候,经常要吃镇痛药解除疼痛,每次发病时上吐下泻,就像得一场大病一样。这样的重症病人当然是到处寻访名医治疗,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帮到她,她说甚至没有一个人跟她说她究竟有什么问题。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介绍她来找我,她说是我的一个徒弟、她手下的一个员工向她推荐了我。

    我第一次给她治疗觉得她从腰到颈肌肉就没有不紧的地方,但最紧的是右边肩胛骨附近到肩膀的肌肉,左右两边肩胛骨周围的肌肉不对称,右边特别厚、硬,像驼背一样拱出来一块,而且右边肩胛骨到脊椎的距离比左边肩胛骨到脊椎的距离小。第一次治疗给她放松腰肌,然后重点放松右边肩膀,我觉得她的肌肉是从肩开始紧,然后延伸到腰,所以不放松肩部的肌肉整个背和腰就放松不了。治疗后效果还不错,病人觉得很舒服,也许她做massage太多,感觉很灵敏,第一次做完就很肯定地说:我觉得你的方法能够帮到我。第二次治疗时我告诉她我看到和我的手感受到的她的肌肉状况,然后和她谈对她的问题的看法和治疗方向:我觉得你是右边肩胛骨旁边的肌肉退化萎缩,缩小了的肌肉把整个右边的肩胛骨往中间拽,导致右边肩胛骨旁边的肌肉特别厚、硬,右边肩胛骨到脊椎的距离比左边肩胛骨到脊椎的距离小。我要把这块肌肉推松、揉松,没有拽的力量了肩胛骨才能够回到原来的正常位置,这样你的疼痛也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紧绷的肌肉就像剥笋一样需要一层层地松开,治疗到第56次时我感觉可以有一个质的飞跃了,我就加力“猛攻”,“狂轰滥炸”似的盯着做,到第6次时病人的两边肩胛骨几乎平了,右边肩胛骨到脊椎的距离和左边肩胛骨到脊椎的距离几乎相等,也就是说肩胛骨已被推回到正常的位置。可以说第6次治疗是一个分水岭,从这天开始头和肩的疼痛完全消失。从第1次到第6次治疗都是每周1次,每次1小时,第7次治疗病人隔了两周才来,病人说上次治疗之前还感觉偶尔会有点痛,但这两周没有一点疼痛,感觉特别轻松,就像回到12年前一样。病人甚至说可以公布她的电话,如果有人需要证实治疗效果可以打电话向她询问。要完全治好和keep还需一段时间,但确定了正确的治疗思想和方向后剩下的事情就不难了。

    治疗重点:

    1.  最重要、最关键的仍然是诊断。我是学工出生,医学知识与科班出生的医生们比起来只能说贫乏,我脑子里天天就琢磨、研究肌肉,也许就是因为我天天就关注这么一个点,考虑问题反倒比较纯粹、另类,疑难杂症在我这里也简单化了。

    2.  治疗时主要用大拇指边压边揉、边压边推右肩胛骨旁边的肌肉和右肩肌肉。肌肉放松后骨头才有空间回归原处,肌肉和骨头都回归原处后疼痛自然就消失了。

    其实我非常感激我的每一个病人,他们找我治疗是对我的信任,也是给我提高的机会,我在给他们的治疗过程中成长进步,他们使我享受到这份工作的无穷乐趣。

分享博文至: